COVER STORY

1/11

最自戀的惹禍妖姬・

SERRINI

「自戀是所有人都要愛自己,當然這世界的廢話「你不可以太愛自己的」我不知道甚麼叫太愛自己囉!我覺得要自戀一下,大家這麼謙虛不愛自己,咁做乜姐?」- SERRINI

 

有人會說讀書為了生活糊口,「讀哲學或文史哲類的東西,我猜一些沒有教育水平的家長是不知道我們在讀甚麼的。」SERRINI BITCH MODE地一笑置之。

「讀大學開始我才知道,原來你可以傷春悲秋、可以思考死亡、可以思考人的自由、可以思考生而為人的束縛。」如果你問她的音樂和性情為何這麼多面向,相信這就是答案,一個不停思考,不故步自封的思維方式才能令自己吸收更多世界的事和想法,「我覺得令到自己人生思想自由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知道自己可以有其他路,雖然你是選擇一條傳統的路也好,但認知到自己是有其他的路可以選的時候,你看世界的方法會很不同。」

宏觀性的想法帶著互相影響和催化的能力,你被世界影響,以致你去理解世界的不同,同時影響別人的世界。我們很多時都會走入死胡同,隨波逐流又會覺得沒有獨特性,想任性一點卻恐懼未知,這種矛盾取決於你對自己的信心。當然自信未必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閱讀和對新事物的接觸是一種方法,內化你的內涵修養,也外化你NOTHING TO LOSE的生活方式。

FASHION

1/8

LATEST POST

IMG_0289.jpg

SHO IN BORDERLAND

MODEL SHO GIERSZTEIN, FASHION DIRECTOR AND STYLING BY SYAN LEUNG, PHOTOGRAPH BY MORGAN H. FEATURING LOUIS VUITTON, CHLOE, LOEWE, FERRAGAMO, SIMONE ROCHA, MARC JACOBS, TOM FORD, PORTS1961, PACO RABANNE, GANNI, BALLY, MICHAEL KORS, MARYAM KEYHANI, NORTH FACE, CANADA GOOSE.

w26 (2).jpg

               仙女教母

讀書時期結識了一群同樣修讀時裝的朋友,其中一個就是針織設計系的W26。有些友人畢業後當上造型師,有些轉行平面設計,更有投身保險行業的,W26是為數不多繼續造衣服維生的同輩。除了一般短片、廣告等拍攝外,他更為本地的偶像製造服裝。本來香港就談不上什麼偶像文化,地下偶像更是非主流中的少數。這次特意跟W26做個訪問,窺探一下這個異色世界。

IMG_4978.jpg

SERRINI

入圍叱叱咤我最喜愛女歌手五強,以自稱巫婆LOOK與PER SE FEATURING,一個大鳴大放的新生代唱作女歌手,沒有公司後台撐腰,當然自不然會被問「主流非主流」這些陳腔濫調的問題,但她最吸引人的相信是她形象的反差,一個香港大學的文化研究博士生唱著騎呢的《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諷刺的《網絡安全隱患》,極端的《邪童謠》甚至感性的《油尖旺金毛玲》《DON'T TEXT HIM》,她體現了年輕人內心渴求表演自己的行為心態,樹立了一個能不顧一切同兼知性的榜樣。

夢想的顏色・小薯茄 POMATO

雪櫃冷笑話 就睇得多!大家又知唔知佢地幾位小薯茄嬉笑後的認真呢?

當YOUTUBER有什麼挫折?如何才能爆紅成功?夢想,在香港說易行難,有人說夢想是不求回報的自我追求,也有人說夢想是不切實際,小薯茄卻說「不要發夢,直接去做吧」。一眨眼便到年終,大家又對自己夢想的實踐進行了多少步?

#鍾正: 殆盡

鍾正的藝術媒介予人的第一感覺是,他把觀眾凝聚進去,同時又讓人感到作品是戛然而止的。以《Orange》《Talking the album》為例,藉由呈現母親、年幼的他及長大後的他的三者關係,重現、回逆並修復自己的過去。《不讓太陽交更》崩解了原有的時間觀念、形成一個無法完成的循環;《I wiped the graffiti》在時間線和歷史上同時作出了重現的效果,它們和母親系列創作中對顏色的持續性和虛幻的延續性類同。

「串」全民造星3: TIMO 江宏基

全民造星3正式完場,很多人都為賽果感到驚訝!在比賽過程中,有一位表演者的聲望由高企直插谷底,haters 滿滿,他是TIMO 江宏基。但究竟他的「串」是「節目效果」還是「堅串」? 「我認我是牙擦!不過並非去傷害別人那種。我對得住自己。」這是TIMO對「串」的Definition。

VIDEO

搜尋

FOLLOW OUR MIND:

  • Facebook B&W
  • Instagram B&W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