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Hoiyin Wong

專訪編舞家Emanuel Gat:「我不會試圖解讀我的作品,我只會觀察它、體驗它。」|法國五月藝術節 FRENCH MAY ARTS FESTIVAL



「法國五月藝術節2024」將為一眾藝術及音樂迷,呈獻一部風格別樹一幟的當代「音樂劇」——《愛情列車2020》。十二位舞者透過躍動的肢體,在舞台的光影之下,以多首膾炙人口的八十年代流行音樂作「鳴笛」,誠邀觀眾與他們一同乘上由獨立編舞家艾曼紐.蓋特(Emanuel Gat)所駕駛的「列車」。這位來自以色列的當代舞領頭人物,過去十年憑藉其大膽而嶄新的編舞和手法,一直在法國等地的國際舞台上,展現其精巧細膩且充滿奇幻色彩的藝術才華,這次他和其舞蹈團抵港,又會如何衝破語言和文化隔閡,為觀眾帶來怎樣的深刻體驗?Emanuel Gat親自為我們解說其創作背後的所思、所想。



「法國五月藝術節2024」呈獻當代「音樂劇」——《愛情列車2020》

《愛情列車2020》編舞師及燈光設計Emanuel Gat




1. 《LOVETRAIN2020》已不是首次呈現予觀眾,是次作品又會以甚麼全新姿態站在觀眾面前呢?


EG: 這個作品,就像我創作的其他舞蹈一樣,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它隨着時間不斷轉變和演化。 就像人一樣,它始終如一是,只是隨着歲月的流逝,他也隨之轉變、演化和成長。



2. 《LOVETRAIN2020》是以英國樂團Tears For Fears的作品如 《Mad World》、《Shout》、《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及《Change》等等作為創作基礎,為何開初會選用活躍於八十年代的樂團作為創作的基調?


EG: 與我以往的音樂選擇一樣,大多是出於直覺。 這與我對某種音樂在舞蹈語境的表現感到好奇有關。 而且,它們本身就是非常優質的音樂。



3.《LOVETRAIN2020》來到現刻,你又對作品有甚麼與開初不一樣的理解?


EG: 我不會試圖解讀我的作品。我只會觀察它,試圖領會它展開的體驗。試着理解它,就像試圖理解日落與山脈一樣。舞蹈作品是一種體驗,而不是一個需要解決的謎題。



4. 很想知道你如何理解「即興」此詞?這字對你來說是如此重要,那它又如何影響你的創作?


EG: 在當代舞蹈和編舞中,即興的工具、實踐方法經常被使用。與音樂實踐相似,它們傾向於探索在習慣的作曲傳統之外產生連貫和有意義內容的能力,這些傳統習慣傾向於設定、固定和產生詳細的預先練習的樂譜,以在執行時引導。大多數即興表演的產出,只不過是一種「空話」。 許多時候,這些不同的「空話」,不斷互相堆砌,形成一個更大的「空話」結構。 即興表演內容的使用,需要在任何動力結構中,確保兩個原始方面的平衡,即固定與流動。


當音樂家進行即興表演時,無論是在西方古典音樂、東方音樂、爵士樂等傳統中,他們都是在一個明確建立的、練習過的和被認可的框架內進行。在節奏、和聲、旋律等方面,他們實際上也受到具體的參考點的限制——這使得他們能夠製造出能量度得到的、連貫且與多個方面直接對話的即興內容,但這些方面本身是固定的、被認可的。





然而當代舞蹈一直渴望擺脫西方古典舞、新古典舞和現代舞的枷鎖,這些舞蹈風格都有設定和嚴格的編舞樂譜。即興表演作為一種即時製作舞蹈內容和編舞結構的方法,一直是當代舞蹈製作人試圖回答的問題。但問題往往在於,缺乏足夠或根本沒有固定的元素的創作,便無法支持和賦予即興流動的意義。


換句話說,缺乏一個明確建立的、練習過的和被認可的編舞框架,將使得即興表演內容變成白噪音,動作就像喋喋不休一樣。這導致即興,都不具吸引力、思考或引人入勝的特質。 


將即興內容融入編舞背景中,需要極其清晰的認識,以及編舞事物的預先建立知識和掌握,這既需要編舞者興舞者的掌握。

只有當編舞環境作為即興河流之間堅固的堤壩時,即興思維和行動才能得以茁壯成長。 如果沒有明確建立的、練習過的和被認可的編舞框架,即興內容的流動就不有意義。 這意味著,即興內容和編舞背景之間必須有一個深刻的理解,才能產生有意義的即興內容、行動和訊息。


只有當編舞環境作為支撐即興流動的堅實堤岸時,即興思維和行動才能得以養成。若果沒有預先確定且沒有擁有結構良好的編舞背景下,以及每位參與者對面前所發生的事情沒有深入的理解,即興的內容和資訊就無法形成有意義的流動了。






5. 很想知道你到目前為止,是如何理解「舞蹈」與「創作」這兩字?


EG: 簡單來說,身為編舞者,我向舞者提出一系列問題,然後指導和訓練他們解決問題。 這一切都涉及分析環境、理解潛力、決策、因果關係、責任和問責等方面。 


我選擇向他們提出什麼問題以及如何提出問題,我向他們拋出的問題,是根據我的原初創作提出,但編舞是一群人分散在不同位置共同解決問題的結果。我無權決定他們選擇哪些解決方案,我只是確保他們深入研究問題並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 


作為編舞者,我應該向舞者指示他們該做什麼和如何做,這是異常的。 然而大多數編舞實踐的普遍方式,也反映了當前社會、政治和經濟系統的扭曲和非人性化。



6. 成為編舞家如此久,你認為自己的創作方式如何有別於過往?又是甚麼地驅使你有着這樣的改變?


EG: 我想大多數的變化,主要是因我意識到我的角色為「推動者」,而不是「內容創作者」。




《愛情列車 2020 》


場次: 18.05.2024(六)8pm  & 19.05.2024(日)3pm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380 / $280   

即日起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urbtix.hk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