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專訪法國五月重點節目《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 聯合藝術家 Zahia Ziouani 和Mourad Merzouki新時代下我們真正需要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 綵排花絮



每逢藝術三月完結之後,便急不及待把焦點放到五、六月的法國五月藝術節(French May Art Festival),由1993 年起,香港法國文化協會(Alliance Française)便發起了這個以推廣藝術文化、港法兩地交流為核心的文化活動,三十多年來無間斷為香港帶來海量般的節目,透過各式各樣的藝術類型提高大眾接觸和了解藝術的機會。今年適逢巴黎奧運將至,法國五月為我們帶來由霹靂舞(breakdance)和古典音樂相互結合而成的《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令人萬分期待。先引人注目的是霹靂舞首次成為奧運新項目,而奧運中有關於卓越、尊重、團結和友誼的核心價值,成為了藝術家們今次的理念源頭。除此之外,當代與古典的糅合足以讓人對音樂、運動和舞蹈之間的邊界產生無限的幻想和好奇。是次作品由指揮家 Zahia Ziouani 和編舞家 Mourad Merzouki 共同創作,分別帶領其管弦樂團Divertimento Orchestra 和舞蹈團 Compagnie Käfig,以及香港城市室樂團共同演奏和表演,嘗試與新時代連結和碰撞出不一樣的藝術視覺。



音樂和舞蹈可説是最快、最直接讓公眾體驗和連接藝術的兩種媒介,將兩者結合的多元、跨媒介的藝術演繹方式並不陌生,所以到底怎樣才能為我們的視野帶來突破和創新呢?

 


關注界限的高敏感度


界限(boundary)指向的是不同事物的分界,以及其邊界上的一些限制,透過今次訪問和觀察Ziouani和Merzouki 以往的作品,令人驚訝地發現他們是徹底的高敏感族。透過自身多樣性的背景和成長,遊走在新舊融合的創作上,着重了解世界的需要、感知文化的不同,同時對社會價值的關注,重新讓音樂和舞蹈在彼此之間保留靈活性,其強調共享的核心價值更帶給創作者與觀眾一個舒適、可呼吸的藝術空間。

 



《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指揮家莎雅・齊奧妮  (Zahia Ziouani)



卡比利亞裔法裔阿爾及利亞的Ziouani ,雖然自小成長在巴黎郊區,卻因為父母的關係從小接觸古典音樂,成長的經歷和結合多元文化的背景激發了她在音樂演繹上的靈感,「我認為在音樂上發展出和具現時性的議題是很重要的。不論是城市或當代舞蹈與交響樂的結合、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共演、運動與音樂之間的可能性,這些都是我希望從音樂中發展出不同的想法。」有別於傳統的古典音樂指揮家,以傳統和現代的方式來演繹古典音樂對她而言似乎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如何把不同風格的音樂連結起來

 成為她在創作路途上的核心探索,今次《新世界交響頌》這個項目的概念就是讓音樂和舞蹈遊走在世界、舞者與音樂家之間,各地文化之間的相遇成為與觀眾分享的共享藝術。

 



《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編舞師穆哈・莫蘇奇(Mourad Merzouki)


同樣成長在法國郊區里昂的法藉編舞家Merzouki,從小學習武術和馬戲,後來因街頭舞蹈而確立人生目標,對於拋開界限、跨界對話、以肢體作為語彙,他絕對是藝術家中的表表者。「文化的不同對於小時候的我而言是不安的,但後來我很快意識到不同文化的建立和聯繫的好處,它們不單豐富了創作的層次,更多的是激發對創意的好奇心。」其實Merzouki 並不是第一次把街頭和當代舞蹈與古典音樂結合,記得他在2018 年的作品《Folia》早已以嘻哈、現代舞、芭蕾舞與古典音樂形成之前的巴洛克音樂結合,強烈的節奏、精緻的旋律、以複調為主的音樂被他重新加以編排,從當代的角度形成了一個新的觀賞方式。

 


思考如何開放舞蹈和音樂的環境

 


「我們別無選擇,必須創新。」- Zahia Ziouani

 


而最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創新的真正意義在於什麼?答案在於藝術的包容性和共享性。雖然歷史告訴我們這個時代早已經歷多次的藝術文化革新和運動,但持續保守的創作氛圍依然讓觀眾難以融入,故此藝術家和觀眾都需要一個更開放的態度去接受藝術。當我們再次回到和思考多元、跨媒介的藝術演繹方式時,會發現《新世界交響頌》並不是在展現一些專業、傳統的技巧,或刻意賣弄跨媒介的創新,而是真正的做到消除觀眾因文化障礙而產生的距離感,把來自世界各地的觀者連結起來。「即使交響樂的發源地在歐洲,但讓人們了解各地的曲目也很重要,音樂和文化並不需要刻意區分。」今次最令人在意的是合共15 首的選曲,以1896 年SAMARAS 的奧運曲《Olympic Hymn》為首,然後由歐洲故事走向西亞的傳說,尤其是BIZET 的法國南部亞爾姑娘《Farandole》和RIMSKY-KORSAKOV 的一千零一夜故事《The Story of the Kalendar Prince》,及後連接一系列跨越印度、美洲和亞洲的作品,例如MÁRQUEZ 充滿墨西哥和拉美風格的民族街頭音樂《Conga del fuego nuevo》和九石讓的《World Dreams》。事實上音樂和舞蹈原本就是不受限於各國各洲、背景、文化淵源的束縛,一種透過自身便可溝通和交流的語言。

 



「我希望觀眾能夠體驗到一種特殊情感,特別是透過舞者和音樂家之間的關係,他們在世界之間創造的對話,也代表着一種堅定的態度。」- Mourad Merzouki


 

反觀糅合霹靂舞和運動,把這些屬於「街頭」的創作搬到舞台上雖然極具挑戰性,卻建立和擴展出讓觀眾可接觸、包容性更大的舞台。當舞蹈同時結合當代和古典音樂時,彼此互相影響所產生的火花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語境,「音樂絕對影響舞動,根據樂段的不同會產生不同的共鳴、節奏和能量,我們從中試圖在舞者和音樂家之間建立一種真正的對話。」舞蹈向來都是一個挑戰突破身體和能量框架的一種藝術媒介,如何把身體的跨越性提高和思考形態的可能性並不容易,更莫論把具意識性的想法提煉並呈現出來,但對話和溝通不但會產生無限的創意來源,更會提高思考,激發藝術家對表達內在的慾望和渴求。

 


改變常態和建立新事物是需要時間,但更需要的是保持趣味性和刺激感,而二人的合作彼此激勵,放下媒介理論細節的影響和形式,相互糅合出一個新的藝術世界。

 

「交響樂能帶來不同的情緒和力量,而舞蹈則帶來運動的能量和輕盈感,和 Merzouki 的合作能夠讓彼此獨特的想法糅合和平衡,音樂透過舞蹈變得更加強大,而舞蹈亦因此呈現出另一種面向。」

 

「Ziouani 的作品反映了我一直以來的:想法吸引廣大觀眾的原創創作。作為一名古典音樂指揮,她透過想像超越我們所知的舞台原則、服裝和議題,並擺脫以往的管弦樂團的傳統和限制。」




 

反思:新時代下我們真正需要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作為少數的女性指揮家,Ziouani 除了鼓勵和思考女性在社會上的角色和責任之外,她更期待每一次的創作都能從中向大眾傳遞更多有意義的信息。「我希望觀眾在觀賞後會學到一些東西,或對這個創作上提出的主題/議題感到好奇。」例如男女平等、包容性和殘疾人士在我們社會中嘅地位、世界文化彼此之間的交會、過去和現在之間的連結等等。

 

「我們今天所處的世界總是向我們提出質疑和擔憂,對我來說「新世界」這個詞意味着對美好世界的追求,一個以積極和令人安心的發展方向的世界。作為藝術家,創作是一種表達我們正在努力並思考如何發展一個更美好世界的方式。」《新世界交響頌》無礙在新與舊、當代與傳統的視點下出發,以豐富的音樂和舞蹈語言讓觀眾和藝術家重新思考和審視現今的生活和當下交織出的議題和聯想。



 



新世界交響頌:霹靂交響樂

場次: 23-24.05.2024(星期四及五)8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即日起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https://www.urbtix.hk/event-detail/11443/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