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yin_flaneur

尋找末日人類的意義 真善美的開光藝術


真善美村由Joseph 和 Cas 組成


是否要躺下來聆聽頌砵的共嗚,又或盤座著冥想才算得上是spiritual的儀式?除了傳統的儀式之外,我們還可以通過其他方法來體驗“spiritual”這回事?於去年年底組成的香港藝術二人組 (duo) 真善美村 @virtue.village 的創作就是以影像、行為等跨媒介像開光儀式一樣,以不同邏輯和方法演繹spiritual 在今日社會的不同層次。


真善美村既是藝術家居住、創作的地方,也是他們思考人類存在的角度:「其實人是什麼?有什麼核心意義?」組合成員Joseph Chen 在訪談中問,另一位成員Cas 接著說:「Joseph是偏向理論的人,我則是著重感性經驗的人。我們都喜歡跟靈性相關的題目,走在一起,除了在探討我們的共同嗜好,亦是在實驗不同邏輯思維模式的人可以有什麼夾得來的地方。



不簡單也不隆重的儀式


藝術家組合以仿廟宇紙符的形式寫下他們對人類生於世上的想法。



真善美村的作品看起來camp camp的,懷舊的、新潮的、次文化的、主流文化的、Ka-wa-i的、被唾棄的、資本廣告的、官方語言的文化符號在他們的藝術品隨機地出現,乍眼看奇怪,有點難入口。但再看幾眼拆解符號後,又會讓人回心微笑。他們的第一部影像作品“How to Migrate to a Higher Dimension” 玩弄「移民」這概念,不以地域的流動理解離開/安置,而是以精神性的角度看,提出唯有藉「高維度移民」才能獲得解放。畫面裡的藝術家在真善美村裡遊走,象徵藝生與死的符號如觀音貼紙、紙紮公仔、玩偶頭像等在影像穿插,配搭著不同頻率的音樂,猶如是人們被困在沒有飛機的離境大堂,夾於殘酷現實和更殘酷的現實之間。


在深水埗阿伯前的即興表演


在今年的5月,真善美村在深水埗舉行了一連兩日的「活體洞」,找來不同本地藝術家在人來人往的街市和地攤之間創作。平面的臉、被打的臉、灰黑的臉在他們的作品”Facial Nuisance” 出現。從一輛貨櫃車開始演出,藝術家在鬧市黃昏的麻甩男女前做出日常所不能理解的動作。對於真善美村來說,他們不是要解釋某一個論述,而是想通過不同媒介的創作分享他們探討人、spiritual等問題的過程。


“How to Migrate to a Higher Dimension” 截圖

“Facial Nuisance” 在深水埗(2021.05.02) 街頭演出


他們最新的作品是為Yep Yep創作的一系列偽廣告,正於 PRESENT PROJECTS 展出,平面的collage 進一步展示藝術家如何在不同面向的文化符號中建立即興而camp 的秩序,例如把八字廣告、穴位圖與人工智能放在一起,又或把春麗、長輩圖和鹿茸大補酒組合在一起,把各不相干的符號從原來的文本孤立出來,再經真善美的「開光」而成為一道道具儀式感的符



真善美村為Yep Yep所創作的一系列偽廣告



畢竟,真、善、美這些價值觀的應用應會隨時代而改變的,隨著社會文化而不斷更新的價值觀比起調教主義式的非黑即白來得更深刻、更貼地。真善美村不依傳統的邏輯和儀式,以不同媒介在不同地方游擊式創作,演繹那些說得很大的價值觀的現代內涵

真善美村 @virtue.village

Joseph Chen @chenyuen1314

Cas @c.as.tie.l


IMAGE COURTESTY - 所有照片由真善美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