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Jason Ho ・ 遊走於建築和藝術之間的維度





UCL Cambridge 建築學系畢業、手執兩個碩士學位、一個建築師牌的Jason,他應該是我認識中藝術歷程最短、卻又是一個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和創作方向的藝術家。他於上年 2022 年在疫情期間的時候回流香港,從而開展了自己的藝術旅途,才剛踏上這個藝術圈子便獲得 Seafood Room 的賞識,在 Art Central 舉辦了一個個人展覽,這次訪問就讓我們認識一下這一位新進的香港藝術家。


「他們認為繪畫不能賺錢,是一個很傳統的想法。」



從小就喜歡繪畫的他成長在一個傳統的亞洲家庭,到預科考大學的時候,家人便建議他揀選建築科目,既能繪畫又能賺錢的未來。讀碩士那兩年 Jason 有稍為重拾繪畫這一個興趣,那段時間摸索和定義藝術的狀態是不停地變化,但亦是他重新接觸和感受手畫的時候,而當時繪畫了一些和現在風格不一、比較複雜而仔細的作品。






考完建築師牌後,因為疫情而在家工作,而工作以外的時間 Jason 都用來做自己繪畫的事情。後來亦是因為疫情的關係他決定回流香港,基於跟着英國公司的工作時間,每天下午四點之前都是他的自由時間,這段時間讓他思考了許多關於藝術創作自己的關係,「我發現,不試過我是不會心息的。」最後他決定每天早上帶着自己的作品,沿着荷李活道走到中上環大大小小的畫廊,尋求不同人對自己作品的意見,亦因為這樣他認識了不同的人和藝術不同的面向。經過這個與藝術界不同人士面對面的交流過程,讓他更能體會到建築美學和藝術美學中間重疊的地方和各自的分別。


「我希望在藝術上有所追求,創造屬於自己的作品,而不是為他人繪畫。」



同時他開始思考以前的作品方向,風格上面對比起現在的明顯有很大的不同,Jason提及到以前作品的客戶偏向商業化,形成很多時候是為對方而繪製一幅作品。


狀態 轉變


之後他下定決心,辭去建築師這個職業,專注於藝術。2022年9月份他去了泰國寓工作於娛樂,開始放下工作和疫情城市所帶來的壓抑,並和自己的身心靈進行溝通。「在這個過程我接觸到很多大自然的東西,我亦開始練習更多繪畫技巧,從中意識到個人思維在創作上的轉變。」在泰國和自己相處的過程中,是由混沌、迷惘、找不到方向,走到了解自己內心的狀態。「我知道我有一個目標,但找不到方向去到。狀態就好像開車的時候,在一個模糊充滿霧的前方,你永遠不會知道前面是一個美好的風景還是一個懸崖。但當時我只有一個信念,我一定要繼續向前行,只有向前行才有機會到達。」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透過信念,不停向前走不停嘗試,「我跟自己說一定要做到,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是破釜沉舟,必須走藝術這一條路,一定要畫到好、把我的「膽汁」畢生絕學都要運用出來。」


回到香港後Jason的藝術旅途如火如荼,11月份便在 Seafood 進行了第一個的群展,及後 12月更參與了巴黎的另一個展覽,之後便是3月份的Art Central個展。所以他真正踏進藝術圈的歷程非常短暫,開始以現在作品上看到的媒介和主題創作,至今可說一年都不到。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FINE LINE」


「完整的工藝、多重的維度在藝術上是必須的。」


說起藝術生涯中的第一個重要歷程,肯定是在三月份Art Central中舉辦的個人展覽,而「FINE LINE」背後的意思是建基於「duality」 二元性、雙重性,這個概念有兩重的意思,第一層意思是如何在藝術家與建築師之間的界限中尋找創新和可能性,第二層的定義則是藝術家對藝術工藝上的執着,例如作品中的每一點、每一條線的結構都好像建築一樣精準。「Duality 同時呈現了我暫時對藝術的想法和一種定義,它包含空間、回憶和象徵意味,一些我想要表達的內容、交流的開始、包含技術性和美學的工藝。」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整個展覽一共10幅作品,當中8幅穿插着以「門(interior spaces)」為主的呈現,另外2幅則以「門外(exterior spaces)」為題,「「門」這個東西對我來說非常特別,它有「臨界點」的轉變意味,由一個地方通向另一個地方,由一個維度去到另一個維度。」每張畫最少也有兩道門,觀眾會看到有遠和近的距離,最外面的一道門其實是讓Jason走進作品的一個入口,一個屬於現實和抽象之間的雙向入口。「當外面這個框架一建立,我便自然而然地走進這幅作品的繪畫世界,這就是從一個維度走進另一個維度的狀態,所以亦代表着我從建築師的身份轉變成為藝術家的身份的一個轉換。」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生活調色板



他的作品中最為吸引的是帶有一種反差感,看似客觀、理性、充滿幾何和建築意味的畫風,其實當中帶有很多圍繞著他日常生活的東西。「藝術和家庭是我生活調色板中的顏色,如果沒有他們,我的世界永遠是一幅樸素而不完整的畫布。」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而中間牽涉着多重維度的意境,第一種是他想帶出的「門」的意味、他的個人背景;第二種每一幅作品中的對象、回憶和故事;第三種就是希望透過作品形成一個空間或一條路,邀請觀眾走進去交流。例如《Sapience》意思是有智慧的人,它是映射了Jason生命中最聰明、最為謙卑、亦是影響他深遠的一個教授的模樣,作品中心會看到的一個企領就是代表着一個人,而當中呈現得較多的綠色和紅色分別代表智慧和對教育的熱誠。又例如《Wisteria》呈現的是Jason在英國的花園中的一朵紫藤花,他運用了建築的角度和美學重新拆解對花的特徵、寓意和想像,帶出一種神秘美學。


繪畫風格 Realism 到 Abstractionism



除此之外,在他的作品中你還會看到空間的呈現,以及光、影和幾何所帶來的真實感覺。但令人最為好奇的是他的繪畫風格所轉變的狀態,由較為寫實主義的 Realism ,看到什麼就畫什麼,仔細程度有如建築藍圖,繼而轉變為抽象形式的呈現。「到後來我是被 Abstractionism 所吸引,因為在建築層面上是絕對不能接觸抽象,而我喜歡抽象和真實之間的曖昧距離和關係。」對 Jason 而言,抽象最為有趣和吸引他的,是它可以透過簡單的線條便能表達所想像的,所謂「曖昧」是每個人心目中所想像的物件樣貌可以有所不一,但抽象可以把人連繫起來,帶動每個人的想像力。例如這一幅 《Poetic Conduit》單純用線條便能表達森林的自然和空間感,但中間從來沒有牽涉到關於森林的真實性,例如樹枝、樹木、樹葉等等。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efood Room


聽著 Jason 手舞足蹈、熱切地把每幅作品的故事娓娓道來,頓時覺得這一系列的作品同時亦是每一道讓觀眾認識 Jason 的門,觀眾可以從中看到他對生命、日常和藝術的熱愛。而作品上的呈現方法和圖像彷彿提供了一個客觀的平台讓大眾想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