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e Cheuk

流竄著復古與未來 —— 專訪插畫家 Isaac Spellman

在紛紛擾擾的時代下,心無旁騖,氣定神閒地走自己的路並不是一件容易之事。電影《阿甘正傳》中曾言:「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麼味道。」倘若每個人心中也有一盒巧克力,插畫家Isaac Spellman用色大膽和條線細膩的畫風或許讓我們細嚐到光怪陸離的奇幻旅程。



「 我既喜歡未來的事物,又喜歡古樸的舊物。我喜歡將兩者糅合在一起。 」Isaac堅定眼神說道。




假若插畫是一首歌曲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Isaac從小熱衷於畫畫,他相信當你付諸行動,一切才會有所改變:「中三暑假開始畫畫,那時會參考其他雜誌,再設虛構人物、訪問自己,繼而製作小雜誌。我曾以為自己喜歡繪畫時裝插畫,然後才發現自己畫人像較多。還沒有接觸電繪前,也會網上觀賞畫畫的影片,慢慢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他秉持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畫上不少粉絲自發畫作(Fan Art),並上載於社交網絡。常言道:「有麝自然香。」Isaac大學二年級之時,獲得偶像Lady Gaga的青睞轉貼其畫作於社交平台,後來更為Lady Gaga設計《Poker Face》的畫作以宣傳她Super Bowl的表演,展露頭角。就此,翻開了他的藝術之篇章。



人生的道路總是曲折且漫長。Isaac的插畫事業前景看似順遂美好,但只有身在其中才懂何謂得來不易。他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也曾步履不停於朝九晚五的生活之中;然而,他沒有絲毫想過放棄,懷惴著對畫畫的那份熱愛與堅持,現今與各大品牌與名人合作,如VOGUE Russia、Vivienne Westwood、Adidas、香港話劇團、梁詠琪等等。「縱然我的道路或迂迴,並不是『一夜爆紅』,而是循序漸進由小品牌開始合作,這都是豐潤著事業的道路。」他莞爾微笑中帶有一份真摯地堅定。



Vivienne Westwood, Images Courtesy of Isaac Spellman



Love after love, Images Courtesy of Isaac Spellman



假若插畫是一首歌曲,看著Isaac的作品,你會進入宛如魔幻世界,亦復古亦未來皆在旋律之上。對他而言,音樂是觸碰創作、探索生命,「還記得,由於媽媽喜歡外國文化,於是我從小成長環境圍繞著西洋音樂。音樂影響著我的創作,永遠不會忘記第一部MP3裡的第一首歌曲,就是媽媽替我下載的Britney Spears的《...Baby One More Time》。後來經常接觸西方流行音樂,2008年,我對Rihanna、Katy Perry及Lady Gaga等等的Diva很著迷,她們的視覺衝擊力亦很影響我當時的畫風;近年,開始聽爵士樂與復古音樂,也愛上具時代感的顏色,例如:紅色並非鮮豔的色調,而是東方紅,顏色奠定了今天的風格。」他的畫作總是牢牢抓住觀者眼球,讓人引發心中的聯想與對夢想的寄託;在他眼中忠於自己的創作就是忠於你的生活風格,「在日常生活吸收什麼會從而影響到自己的思維,然而繪畫出來的東西也受影響。倘若你想走哪一條路,就要去擷取它們的營養內容。」或許,只要依循自己的內心,一切也會變得與眾不同。



The Queens Gambit, Images Courtesy of Isaac Spellman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 Images Courtesy of Isaac Spellman



筆下沒有人不快樂的新世界



每一段相遇也是最好的安排,都是完整自己。Isaac紛沓而來的品牌合作,問到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他二話不說為與CUP出版合作的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非常高興因話劇《美麗團員大結局》的海報設計,造就了繪畫《美麗新世界》小說插畫的機會,更促成了雜誌《美紙》繪畫張愛玲封面的機會。還記得《美麗新世界》這項目的創作初期,我正在隔離,於是我花上時間沈思、閱讀書籍、觀看其相關劇集啟發靈感。」《美麗新世界》是英國作家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於1932年發表的作品,與《我們》、《一九八四》皆為西方科幻三大反烏托邦小說。「為了呈現烏托邦的城市,我的畫作並非用上繽紛的顏色,而莫蘭迪色系。書籍的背景城市為2050的倫敦,於是我參考了許多倫敦的建築,再構想未來的建築;其中是有說到『野蠻之地』,那裡是沒有科技的地方,而不太熟悉印地安人的文化,搜索良久,畫得小心。荒漠是復古,而未來就是城市,與我的風格非常合襯。」最後,Isaac用上三、四個月製作的成品讓人眼前一亮,是經典也是現代,是復古也是未來,訴諸著微妙的韻味。



Brave New World, Images Courtesy of Isaac Spellman



「 藝術就是一切 」



或許,你會疑惑復古與未來是什麼模樣?他把頭髮攏到後腦勺去說道:「我的未來在於過去,以過去的角度看著未來,這是回到未來的感覺,例如:想像2020年那時候的未來世界。」他思忖片刻續說,「我的未來也許跟《美麗新世界》相似,未來全都是科技,整個社會、政府、市民也有著計分制,每一個人也是冷漠的、一樣的,沒有獨特之處。」 然而,我們摒棄過去與未來,佇立於當下,Isaac認為藝術就是一切,「人們的生活如果沒有藝術就會變得沉悶,缺乏了生命力。我喜歡由『零』創作成『有』的感覺。這一切是獨一無二的東西,是全然屬於你自己。」在香港踏上插畫家之路,或是崎嶇不平,或面對質疑,充滿著不確定性,但都各有滋味。「千萬不能把插畫當成興趣,需要視作終身事業。開首之時,也許無人問津,但請一直嘗試下去,闖下去。」這番話是說給本地新晉插畫家、亦是向自己喊話。



人生往往需要大膽地去嘗試,才能感受更多曼妙的事情,正如Isaac從來沒有囿於某一種風格,「在暑假,我將會推出一本繪本,無論是展覽或出刊,我也會把自己當作歌手籌備著新唱片一樣。這次的主題是舊式的香港,我幻想著自己出生於六、七十年代,於是畫了許多關於香港舊回憶的作品。縱然故事意味不太濃厚,可是,每一張畫也蘊涵其溫度和感覺。」談到昔日的香港,腦海裡不自覺地浮現起香港攝影師何藩,以黑白光影拍攝下的大街小巷。然而,時間靜靜流淌下,Isaac難以忘懷卻是一片大海:「我最喜歡是透過望遠鏡看海的畫作,香港的大海很漂亮,可以代表到香港;不同地方的大海有著不同的顏色。」






說著說著,陽光從欄杆徐徐斟入,塵埃在光浪中泅遊,他的思緒彷彿遨游在金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