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我想我還沒辦法面對自己 但我選擇以愛回應 • 專訪南西肯恩


療癒,是他們的作品給我們的印象。


創作是透過不停挖掘自己內在的不同面向,很多關於過去不自信的痛苦、最真實的遺憾、環境轉變下的情感,就如日記般自然地記錄在他們的音樂裏。


以細膩的情感、溫暖人心的歌聲、真摯地唱出自己就是他們,南西肯恩。






以內在情感作主導的創作



新專輯似乎是在回應兩年前的第一隻專輯,它可以說是你們和兩年前的自己的對話嗎?

 

肯恩: 是的,第一張專輯最後留下的伏筆,「我想我還沒有辦法面對自己」,在當時還沒有辦法完整的正視自己的內心。第二張專輯開頭留下的解答,「跟自己和解」,用不同角度再次回應自己的內心,我想跟自己溝通和解,會是找到平靜的第一步。



對你們個人和樂隊而言,這兩年最大的成長在哪裏?

 

南西: 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兩年前第一次做專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也對於自己聲音的運用比較模糊,不管是音樂本身、樂團經營或是專輯設計或是周邊商品呈現上,當時都很難一次完整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像。


今年在做第二張專輯時,才發現這兩年來無意間累積了這麼多的經驗跟想法,在這張專輯籌備製作的過程中,更能夠快速具體的表達自己心中所想,非常開心看到自己的改變。




 

 

你們的創作都是透過不停挖掘自己內在的不同面向,我們看到很多是關於過去不自信的痛苦、遺憾、環境轉變下的情感,所以創作是幫助你們面對和療癒自己嗎?

 

肯恩: 創作對我而言是在記錄生活,而生活不會總是有好的時候,心情也會隨之起伏,記錄的當下也會跟著有不同的面向,這確實是一種療癒自己的方式,也是一種提醒和回憶最好的方法,每當唱起這首歌,就會想到紀錄的當下是什麼樣的心情寫照。





尤其記得你們在創作〈我也曾經想過這樣殺了我自己〉時分享的一番說話,「因為我發現自己過得不快樂、發現自己為了迎合別人有的喜怒哀樂、發現自己因此變得虛偽。我沒有變得更好,反而成為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因為如此,我曾經想要殺了過去這樣的自己。」

 

通常最簡單的事情才是最困難的,例如,相信在現今世代裏、大環境的影響下,一個人要完全「做自己」並不容易,所以發掘自己內心容易嗎?

 

南西: 要面對自我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為了呈現最好的自己,往往會隱藏自己脆弱的一面,明明距離自己最近的內心,卻是最難以被展露的部分,委屈自己好像已經成為我們習慣的生活模式,希望我們都能夠珍視陪伴自己一輩子的內心。






「成為療癒他人的作品」是否你們最初做創作時的其中一個核心?還是沒有刻意去計劃和兼顧這部份? 

 

因為在一個討論區裏看到一篇留言,大致是分享一個還城市情緒病的人在職場和情感上受欺負、不順利,但他就是靠着你們的歌曲入睡。它讓我感受到你們的音樂給予他人的力量,同時讓我聯想起中島美嘉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這亦是一個療癒自己同時療癒他人的作品。

 

肯恩: 在創作上,我們就是保持著紀錄生活瑣事為初心,沒有刻意要寫任何主題或是風格的音樂。聽到療癒的定義比較是聽眾賦予我們的長相,我們也很開心自己的音樂可以帶給大家力量,與其說我們的音樂療癒了所有人,不如說大家給我們的反饋也間接的療癒到我們,這樣相互的互動就是音樂美好的地方。




 

 

你們是否都是偏向感性、敏感的人?「高敏感族」?

 

南西肯恩: 肯恩比較感性,南西比較敏感,對於他人的眼光難免不去在意,尤其站在螢光幕前更是會被特別的檢視,不過正因為被如此注視著,我們更需要把想說的說出來,藉由音樂分享給所有人。




 

相信在創作新專輯的過程裏,你們已經經歷了很多和自己的對話、接受、包容、和解,這都是向內的。至於向外,除了透過歌曲的傳達之外,不如藉着這個訪問,你們兩個向對方說一些從來沒有說過的心底話吧!

 

肯恩: 其實好像沒有真正的感謝過南西,謝謝你在音樂上給予我的支持還有建議,很開心因為妳的聲音讓我的故事有更深層的長相,未來也希望可以一起努力下去!

 

南西:從你的作品獲得了很多能量,成團至今即將邁入第七年,很謝謝一直以來在演出上的鼓勵與支持,可以被信任以及用自己的聲音唱你的作品,是非常榮幸的一件事!






跨文化的合作


今次新專輯和日本樂團 UNIDOTS跨海合作的作品〈Chasing / Tracing〉令人驚喜,民謠和輕搖滾似乎產生出不一樣的火花,聽得出是空靈、真摯又細膩的結合。

 

好奇當初為什麼應邀和日本歌手合作?當中會否蘊含着對日本本土或音樂文化的偏好? 

 

南西肯恩: 跟 UNIDOTS 的合作開始是他們先主動邀請我們,他們說在網路上聽到我們的〈練習一個人生活〉這首歌,他們很喜歡這首歌的編曲還有 MV,覺得很觸動他們,所以才有了這次合作的開端。期間透過線上會議,demo 來回討論長達將近一年半。我們兩個本來就都非常喜歡日本的文化還有音樂,而且這樣的跨國合作是第一次,對於我們而言非常的新鮮也很有挑戰性。




 

 

經歷長達一年的筆友狀態,你們有沒有和他們真正的碰過面?不得不說這次合作讓人感到是一種緣份,不單止同樣一男一女的組合,同是2017年建立樂隊,而他們的音樂亦是極具詩意!

 

南西肯恩: 我們這段期間有分別來往日本兩次,那時都有想要約 UNIDOTS 見面的計畫,但總是因為工作而錯過,很可惜,不過我們都互相的允諾彼此,有機會一定要見面!也希望很快能夠在同個舞台上一起演出這首歌。

 

 

除了日英歌曲合唱之外,你們還邀請了瑞士民謠歌手Michael Benjamin合作編曲〈Stay with Me〉,創作出首次全英文詞曲創作,和外國歌手的跨語言合作有沒有溝通上的困難和挑戰?

 

南西:Micheal Benjamin 是 Ken 非常喜歡的音樂人,在寫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就小小許願,希望有機會一定要一起合作,終於在第二張專輯完成了這個願望,合作來往的訊息都是透過製作人的轉述,過程時間雖然拉的比較長一些,但音樂的內容很快就達到一個平衡點,可以知道他也很喜歡我們的作品,很開心!




 

延續跨海合作的話題,有沒有哪個香港歌手你們較為特別留意?有機會和香港歌手合作嗎?

 

南西肯恩: 前陣子在台灣演出,聽見一個非常好聽的聲音,Room307 原來他來自香港!聽到之後就暗暗在心中許願希望有機會可以一起合作,Allex 的作品跟我們平常風格不太一樣,聽到很驚艷!



《你是平靜的Return to Serenity》香港專場


相信半年前才來過香港開演唱會的你們,對香港和香港歌迷已經不陌生,這次有什麼驚喜給歌迷?可否悄悄透露一下 ~?

 

南西肯恩: 我們將把整個Full Band形式搬到香港完整的呈現給大家,當然歌單上面也會充滿驚喜!希望大家會喜歡,現在想想就覺得好興奮,香港的大家都超級溫暖的!





 


《你是平靜的Return to Serenity》 演唱會 香港場⁠

時間|2024 年 2 月 6 日()8PM⁠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大盒

主辦單位|麥子 |黑市音樂

售票平台|KKTIX




ALL PHOTO CREDITS FROM THE NECIKEN!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