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hoyin_flaneur

專訪粵劇演員千言・七步成戲




在Gareth.T 的《孤單》MV裡,有沒有留意到有一位身穿紅色粵曲戲服的演員?他並不是臨時演員如此簡單,他的名字是千言,是香港數一數二的新一代全職粵劇演員。千言自幼念稚園時便跟著老人家隨口唱大戲,四歲開始跟隨粵劇名伶文千歲師傅與梁少芯師傅學習。讀書的時候同學不理解他,明明外表青靚白淨,卻跑去唱老土的位大戲。訪問的那天正值青衣戲棚辦神功戲,在真君大帝的像前,千言變得肅然起敬,他仔細講述自己如何演繹曹植七步成詩,每一步的內心變化到底如何,我突然感覺到發自千言內心的熱情。也許,老土的不是大戲,是我們還未夠功力欣賞而已。



H = Hoyin

C = 千言 Chin Yin

H:你算是香港粵劇介最年輕的演員吧?

C:以全職粵劇演員來說,是新一代的了。

H:你是如何展開粵劇演員這職業的呢?

C:我念幼稚園的時候旁邊有一家老人院,小時候我每天會站在老人院的門口聽公公婆婆唱粵曲,每天如是,裡面的唱戲老師終於忍不住走出來問我到底在做什麼,然後我便衝到老人院的台上唱他們在學的那首歌。事後我的家人覺的很神奇,加上我從小就不喜歡玩具,反而會鬧著要父母帶我去買粵劇CD。



H:而你也不知道這衝動是從哪而來?

C:是的,後來家人留意到有小朋友粵劇班,於是我四歲便開始學習粵劇了。

H:那時候那麼小,還有印象當時學了什麼嗎?

C:我一開始就跟了兩位粵劇名伶,文千歲師傅與梁少芯師傅,那時候學得比較正統,由基本功開始,拉筋、身段、唱等等,兩位師傅所教的,我到現在都有在應用到。

H:我猜你的家人一開始可能只是以「興趣班」的心態幫你報讀粵劇班,怎料你現在真的以此作為職業了。他們有反對嗎?

C:一開始家人好不喜歡,反而我的外公和外婆比較支持,後來家人看到我的成績,第一次看我「踏台板」又覺得不錯,就慢慢改變心態了。




H:老套的問題,那你的學業呢?家人有用這個當是理由來妨礙你學習粵劇嗎?

C:沒有,我自己喜歡粵劇自然會想辦法繼續下去,而我對自己的學業也有一定要求,我在嶺南大學把本科完成後才投身粵劇的。念大學的時候,我對「潮流」的理解比較慢,譬如跟同學唱卡拉OK,我並不會唱那時候的時代曲,唱的都是粵曲,同學們可能覺得我搞笑,但認識久了便開始了解我了,他們也有來看我的演出。

H:粵劇裡有不同角色,「生」、「旦」、「丑」、「武」等,有沒有說從小就要專攻某一個?

C:小時候其實沒有特別分,有些「行當」會比較困難,需要訓練你的專長才做得到,而當男主角或者女主角也不見得容易。小時候最易接觸到的粵劇應該是我們所講的「白臉」,平時粵劇最常見的化妝,是靚仔靚女的意思。小時候就由這些開始。隨年紀,才開始學習更多不同的範疇。




H:你現在專注在哪一個角色?

C:主要也是「小生」,「青靚白淨」那種。

H:粵劇世界裡的「青靚白淨」指的是什麼?

C:「青靚白淨」指的是妝容。平常我們看到有些角色的臉五顏六色,或者是畫了臉譜,那些都是一些特定的角色和位置。我暫時涉獵到的範疇以「青靚白淨」的角色為主。

H:那你會做「旦」嗎?

C:很少。以前民國年代的時候會比較流行反串,因為那時候的女生基本不能夠學戲,現在不少女生有在學戲了,又或者是由女生當「生」也很常見,但男生反過來當「旦」,有,只是就比較少見。






H:你會覺得自己是晚了四十年出生的人嗎?如果你出生於上一個年代,粵劇還是主流,就會有更多人明白你的藝術。是的嗎?

C:我沒有這樣想過,既然我對這門傳統的專業有興趣,我會想去跟更多人分享這門藝術。現在的人很少接觸到粵劇,那我就可以用我這年輕的心態,以自己的方式把粵劇傳出去。不一定要所有人喜歡,但至少認識過了,知道原來香港還有這樣的一門藝術,就已經足夠了。

H:神功戲有趣在哪?

C:平常在正規場地表演,化妝間是隔開的,唯獨在演神功戲的時候,我們所有演員都在同一個撘出來的空間化妝,一覽無遺的感覺,像一個大家庭一樣看著同一台戲的演員,充滿人情味,又會互相幫忙。


而神功戲本身是一個慶典,人神共樂。以前的香港比較傳統,每逢有不同宗教慶典,大家會像為神靈搞生日派對一樣,請戲班來做場戲給神看,所以神功戲的戲台正對著的都是一尊尊的神。




H:新一代的演員面對新一代的觀眾,你有什麼提示給我們進入粵劇嗎?例如可以如何欣賞這門傳統藝術?

C:其實就像舞台劇一樣,只是演員所穿的是具時代感的戲服、化上濃一點的妝容、故事主要跟遠一點的時代相關。像musical一樣,音樂陪隨演員的唱和打。歌詞可能比較深奧,但只要熟悉故事內容,很快會融入到,例如《紫釵記》、《帝女花》等。其實是一門簡單的娛樂,不用想太多。也是這個原因,我們欣賞的還有每位演員的演繹方法,故事一樣,但不同人詮釋角色的方法卻不一樣。

H:那你到目前為止最喜歡哪位角色?你又如何加上自己的演繹呢?

C:我很喜歡《洛神》裡曹植這角色,(H:陳豪?)對。其中一幕就是七步成詩,即是蔡少芬在笑的那部分。其實粵劇也有呈現這一幕。但那轉淚點很難拿捏,當時我下了不少苦工,其實我當時沒有仼何動作,只用眼神,故事中我的親哥哥要我不七步內作詩嘛,否則會殺掉我。這威脅是我一早預料到的,因為他一直就看我不順眼,我當時腦海一片空白,依然選擇回來是為了見甄宓一面。我的首幾步依然空白著,但當第四步回望甄宓的笑,是我們初次見面時的那份笑容,也是這一刻開始我的思路才湧現回來,把詩完成。後來有不少觀眾讚賞自己的演繹,說第一次感受到這角色原來那樣揪心,我也很開心。


粵劇不像電視電影有zoom-in,我們要讓觀眾看到誇張的情緒起伏,所以我們也化上這樣誇張的眼、眉、嘴,好讓遠處的觀眾也能感受我們的情緒。加上本身我是雙魚座吧,比較多愁善感,所以更加喜歡把角色的發展再分得仔細一點。





H:你希望自己能在粵劇這行業裡做多久?


C:當然是做到幾耐就幾耐!我覺得最緊要的是自己能堅持去做,一路追求著這個夢想,而且想把這傳統承傳下去,讓更多人認識粵劇。





專訪粵劇演員千言・七步成戲


FEATURING – 千言 CHIN YIN

PHOTOGRAPHER – STEAM FAN

INTERVIEW – HOYIN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