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hoyin_flaneur

圍村作為方法 ・ RAINBOW CHAN

「斜陽無限 無奈只一息間燦爛」隨一陣似浪聲的電音響起後,這位帶半點 ABC 口音的女生唱起《夕陽之歌》,而她的家人也立刻走到台前為她的音樂伴舞。這是剛剛 2 月初於逸東酒店舉辦了首場 live gig 的 Chun Yin Rainbow Chan 陳雋然。陳雋然:藝術家、音樂人、製作人、移居澳洲的香港人、圍村人。雖然在外國長大,但她最愛自己的中文名:雋然的「雋」字上部首像鳥,下身像弓,意指能用弓箭準確射鳥的人,有出類拔萃、才華橫溢的意思。



Rainbow 這藝術射手擁有多重身份,擅長以電子音樂和視覺藝術講關於自己和家的故事,包括圍村文化,也有她對廣東歌的理解。這位先學會跳唱「對你愛愛愛不完」才學講話的女生曾為 9M88 監製音樂,除了跟國際上的不同創作人合作,她也享受與粉嶺龍躍頭的圍村婆婆(也是她的遠房親戚)互相學習。過去幾年她一直學習「圍頭歌」,特別是充滿哀怨的哭嫁歌,更反過來影響了她的創作:「她們通過音樂抒發作為女人的情感,想駕馭痛苦,感覺強烈得像病態一樣。你無法完全理解它。 就只能把它唱出來。」





H = Hoyin @Mindly

R = Rainbow Chan


(訪問以英語進行,文字稿由作者轉錄和翻譯)


H:你前幾天在逸東酒店的表演,我觀察到一些觀眾,無論是本地的還是外國的,可能並不完全了解「圍頭文化」。 能不能跟我們大致分享一下「圍頭文化」的特點是什麼?

R : 原本住在“圍村”裡的是農民。 他們住在圍牆包圍的村莊里,每個人都住得很近,共享食物和知識。 這也是一個非常父權制的社會,女性幾乎沒有什麼權利,而且總是被視為父親或丈夫的「財產」。 由於這種困難,實際上,村里的女性都很團結。當女性出生時,她們會向村裡的老年女性學習,女孩們要從井裡打水、砍柴,以換取知識和學習。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學習她們的歌曲,其中最有特色的歌曲是哭嫁歌這一門文化,她們會在婚禮前唱這首歌,你很熟悉吧!




H:我們的讀者可能不會。

R :(笑) 簡單來說,在「圍頭文化」中,新娘回在出嫁前為家人和朋友連續三天三夜、甚至五天五夜地在唱歌。她們會爬上閣樓等地方唱這些歌,表達哭泣,抒發她們的哀號。對他們來說,結婚不是慶祝,它實際上被視為一種死亡。一旦她們嫁出去,她們就不再是她原生家庭的一份子了,然後在新家庭中,她們永遠又不會屬於新郎的家庭。這些婚姻都是預先安排好的。有些我一直在明愛合作的婆婆們告訴我,直到真正在婚禮當天,對方把頭紗從我頭上拿下來的那一刻,她們才真正的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丈夫。


裡面有有很多的焦慮和恐懼,她們知道這是一種命運。 因此,「哭嫁歌」是女性們處理離開家園、進入未知世界的痛苦的一種方式。這些歌曲的妙在它們通過人傳人的方法流傳下來。這些婆婆沒有接受過教育,不懂得閱讀和寫作。然而,她們卻擁有複雜的歌詞庫,這些歌詞對應神話和中國的歷史典故,也與日常生活有關, 特別是魚、鳥、自然、土地、農作物、季節等,並用這些元素來隱喻來描述它們的痛苦。我記得其中首歌是講芒果「年輕」時,它仍然是綠色的。但當你強行把還未有熟的芒果從樹上摘下來,它會流出酸性汁液,會灼傷你的。這樣去比喻年輕女人被嫁出去,可想言之唱的人的心情。


H:你在什麼時候開始跟圍村的婆婆合作?

R : 大約是 10 年前吧。 我是一名音樂人,也是名視覺藝術家。 在澳洲長大,我一直在思考屬於在異國長大的意思、家是什麼樣子的呢? 作為一名表演者,當我越引人注目,我就越想去思考我的身份是什麼。而實際上,我媽媽就是來自圍村,這文化正在消失,如果我現在不了解它,它就會丟失。 所以有天,我問我媽媽:「你能教我一些圍頭話嗎?」她說「你是歌手! 如果你通過歌曲學習,會學得更快。」她不會唱哭嫁歌,因為在她那一代,歌曲已經停止流傳。 所以她找了嫁到另一個圍頭村(粉嶺龍躍頭)的姑姑來教我。

婆婆們非常善良!看到一代人將知識和愛傳遞給另一代人是很有趣的。 不僅是學歌延續傳統,更要分享他們的故事和聲音,讓這些在國際平台上被分享。


H:不僅僅是年輕一代。 您自己屬於年輕、富有創造力和影響力的一代……

R : 此外,我正在進行的研究確實打開了很多與不同人的對話,使我的職業生涯更加多樣化。 老實說,如果沒有圍頭這項目和婆婆們,我根本不會在這裡。 所以我要感謝他們和我的媽媽。




H: 我喜歡你如何描述你的整個研究過程。基本上,你是在尋根,而且這是一個團隊的努力。 我想知道,在什麼時候,或者有什麼特別的時候,你發現你的角色不再單純的是觀察者? 你怎樣把個人的故事與如此豐富的傳統文化聯繫起來?

R : 我最初學的幾首歌不是哭嫁歌,只是「圍頭歌仔」。有些是搖籃曲,有些是你做飯時會唱的歌,都比較輕鬆。我學的第一首哭嫁歌,那些比喻和歌詞非常深刻。 他們不僅僅是關於幸福的愛情,而是婚姻背後的情緒。 對我來說,這才是真正打動我的地方。因為作為一名「流行歌手」,我的作品都是基於心碎和憂鬱,以及歌唱關於愛和痛苦的歌。 在哭嫁歌中,那些情緒跟我一直在做的作品竟有相似,講缺乏自由的愛情、愛所帶來的痛苦、受傷的女人等等。不同的是, 她們的舞台是私人的,在閣樓或在農田上私下唱歌。,但本質上,就是通過音樂來抒發作為女人的情感,想駕馭痛苦,感覺強烈得像病態一樣,你無法完全理解它。 就只能把它唱出來。 即使沒有歌詞,單純的發聲(Rainbow :“啊-啊-啊-啊”),也是幫助抒能痛苦的一套方法,這一點跟自己有著非常深刻的聯繫。

另一點相似的是,這些女性並沒有受過教育,就跟我的中文能力一樣。我不懂得怎麼閲讀中文,就只會講。所以我感受到客家歌曲的方法跟前人某程度上很相似。


H:有趣的是,我們通常認為在澳洲學習、長大等於高學歷,但當你回到自己的文化時,你突然發現自己面臨著與祖先相似的處境,也是主要通過口頭學習,這對你的歌詞和音樂創作有幫助嗎?

R : 我的歌唱風格一向都偏西化,最近我發現我的發聲慢慢滲了點圍村的技巧,也許是在旋律中樂句結尾的流動。歌詞方面也是。我正創作的下一張專輯,就正是對哭嫁歌的重新詮釋,但我不要直接翻譯那些歌詞,我希望從個人和社會的角度來看待這些文字。其實有時,我覺得自己更像位研究香港歷史的人類學家。當然,我是用我自己的風格寫歌,只是恰好是關於哭嫁歌,裡面還會有很多元素。


H:我可以假設你的大部分樂迷來自「西方」社會嗎?

R : 澳洲、說英語的人。


H: 他們如何理解你的風格?

R : 這會是一個挑戰。 但我也喜歡這是個挑戰。 我想,我的音樂邀請人們提出問題並進一步了解歌詞的含義。

流行音樂是一個強大的媒介。它集不同藝術媒介於一身,尤其是當MV伴隨著這些歌曲出現時,更多的詮釋就會發生。除了 3 分鐘的歌曲之外,還有更多東西可加到一首歌裡。我必須説,我的樂迷通常都很投入,即使他們不完全理解歌詞,他們也能感受到我情感。就如我那晚上在逸東的表演,我認為看到來自不同背景的觀眾來欣賞我的藝術,很棒。不管是圍頭歌還是廣東歌,還是英文,而且我喜歡翻唱,我不相信有絕對的原創,把舊作翻譯或誤譯,又打開了更多對話。




H: 我很佩服你,因為現在這世界基本上已經變得政治正確了。像你這樣的人很容易就會被指責為「文化挪用」。但你完全不會是,你在尋找那深深植根於自己文化裡的元素和個人的關係。

R : 謝謝!「文化欣賞」和「文化挪用」是有區別的。 這就是為什麼對我來說,作品不僅僅是歌曲本身,還是我和長輩們分享的成果。正如你之前所說,這是一個互動、相互尊重的過程,不只是我自己,還有我的祖先。


H:轉一轉話題,這次回來香港跟你之前回家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嗎?

R:我想我最後一次來回家是在 2019 年。所以已經有 3 年了。過去 3 年世界發生了許多變化,香港也是。 對我來說,我認為最不同的是有一種失落感。很直接,我以前合作過的一些圍村婆婆已經離開了,也有一些家庭成員在這幾年間去世了。所以我覺得這次回香港,自然有種失落和悲傷的感覺。這讓我發覺確實要「珍惜眼前人」,很土,但這緊迫性是確切存在的。 事情過去了就過了去。同時,我也感受到一種對文化更親切的溫暖,儘管面臨著變化,還是有希望的。我不想完全變得悲觀。


H:Rainbow 是你給自己改的名字嗎?

R : 不是,我爸媽給我的。


H:你問過為什麼嗎?

R : 他們每次都有不同的答案!例如說Rainbow總在雨後出現,但有趣的是,我無法想像自己用另一個名字,正和我的中文名字一樣。





H:你的中文名是什麼意思?

R : ,雋然,其實這是個男仔名。但我很喜歡「雋」這字。我查過這字的源。上部首像鳥,下身像弓,指能用弓箭準確射鳥的人,是出類拔萃、才華橫溢的意思哦!


H:那你的家人支持你做藝術嗎?

R : 非常支持!我媽媽說我小時候學的第一句話是郭富城的歌:「對你愛、愛、愛不完」


我媽媽說你我在說話之前就在唱歌!所以他們知道我熱愛音樂,我也很努力地練習跳舞和唱歌,他們就自然而然地相信和明白我。


H:我非常喜歡你的舞台表演。 你的手勢……那天晚上你是很自信和自然。

R : 謝謝你! 我感到非常幸運,他們一直非常支持。說實話,他們其實也喜歡音樂,只是沒有機會學習類似的東西而已。當我們搬到澳洲時,他們也隨之轉行了。我記得小時候,星期天是他們唯一休息的日子,所以那天我們會一起開車到處玩,在車上聽音樂、到海灘玩。我想音樂是我們一家人從少放鬆的方式,音樂讓我們一起歡笑!


H:太溫暖了…… 那麼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你有什麼計劃嗎?

R: 今年我將在悉尼舉辦一個新項目,這將是一場關於圍村文化的表演,包括其傳統和儀式。我還在製作一張新的概念專輯,希望在接下來的 2 年內推出,然後進行巡演。 此外,我也將在澳洲舉辦更多的展覽。


話實話,我覺得這是我職業生涯的新篇章。 在某種程度上,我對自己現在身處的位置感到自豪,一切來得不容易。作為一名獨立藝術家,我必須非常努力地工作,才能維持下去,同時,跟自己的社群建立互信的協作關係也非常重要。。。所以,真的要感謝每位一路上幫助過自己的人!







圍村作為方法 ・ RAINBOW CHAN

FEATURING – RAINBOW CHAN

PHOTOGRAPHER – STEAM FAN

PRODUCER – PANDA CHOW & HOYIN

INTERVIEW – HOYIN

WARDROBE – YAT PIT

SPECIAL THANKS – JOSEPH CHEN & EATON HK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