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hoyin_flaneur

以前可能太無塵,而家可能先似番個人 ・ LOUSY


「以前可能太無塵,而家可能先似番個人」





香港大街小巷都能找這位藝術家的「腳毛」:粉紅色眼睛、一條線過的人像、蛇形圖案,都是出自 Lousy的手筆。這位藝術家自2016年起就在街頭作畫,在短短幾年已先後獲得大小品牌和畫廊的支持。



在2023的香港藝術週,Lousy在逸東酒店舉辦全新個人展覽。對比藝術家早期以螢光色為主調的作品,這次全新的作品看起來深沉,Lousy 視這個展為「經歷了個人故事」後的一次創作,所以作品看起來跟從前的明顯不同,譬如是畫布上的用色。Mindly 跟這位喜歡抽維珍手捲煙的藝術家進行了一場簡短的專訪。#射射






H = Hoyin@Mindly.Journal

L = Lousy


H:不如先談談今次在Eaton的全新個展?


L:這幾個月來,我都一直在嘗試新的東西。之前的作品都比較bright。今次某程度上都是過去作品的相反,是一個人在經歷一些故事然後重新走出來的感覺,像是Chapter 2。




H:那可以把這展覽理解成是Lousy 的反思?


L:其實類似的經歷也會發生在別人身上,是自己的reflection,也希望通過別人在作品找到共同的地方。



H:這次個展有哪份作品特別喜歡?


L:你有看過周星馳《功夫》吧,在電影尾段,周星馳被蛤蟆功打得半死,最後有一下被打到飛了上高空,就有隻鷹幫了他一把,然後練成如來神掌,反勝蛤蟆功。我覺得這段很inspiring,有那種剛剛講到重生的感覺。而且在呈現上,也在這幅作品加了點不同的層次。


我以前非常想控制自己的作品,想要好乾淨,今次反而放手了一點,多讓創作的過程本身帶著走,看看中間有沒有些東西是過程中才出現的,沒有控制太多。





H:這樣會很缺乏安全感嗎?


L:其實可能是件好事?我之前就可能太無塵,現在可能比較像個人吧。從前想要穿一整套西裝才見人,現在可以扣掉幾顆扣紐,比從前再自然一點。



H:Lousy的創作跟香港這地方有關係的嗎?


L:通常是別人覺得我跟香港有關係,因為我本身就在香港土生土長吧,但我不認為有什麼必然的關係。




H:大眾經常把你跟Keith Haring或九龍皇帝聯想在一起,你覺得煩嗎?


L:不煩!我好開心有人這樣說,至少是個 reference ,而且不是一些我不喜歡的人,所以沒有什麼所謂。九龍皇帝是OG,但我沒有刻意要模仿或跟隨別人,平日就喜歡看 pop art一點、positive 一點的東西。






H:藝術不藝術重要嗎?


L:很難控制別人怎樣想,他們覺得是藝術便是,不是便不是咯,都是個空泛的概念而已。




H:在你創作時所能控制的範疇裡,有什麼是你特別著緊的?



L:對我來說,創作是一整套世界觀,每項元素都重要。與其要著緊作品上的某一點,我更看重作品出來之後的溝通,那更直接、不需要什麼藝術背景都能看得明白的溝通。而我的對象是任何人,最直接的就是用符號、簡化和蒸餾過的概念等等。


有些藝術家追求深度,門檻過高,觀眾群就變小。我追求的是闊度,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欣賞到的,所以會顯淺和直接。



H:進入在 Lousy 的世界觀,你期望觀眾看到什麼?


L:就是不想有個框限制觀眾,所以作品的溝通要更直接。我自己信這說法,就是作品展示出來之後,別人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沒法控制的。不過都總有個scope的,不會突然說從我的作品看到死亡吧!






以前可能太無塵,而家可能先似番個人 ・ LOUSY


FEATURING – LOUSY


PHOTOGRAPHER – STEAM FAN


PRODUCER – PANDA CHOW


INTERVIEW – HOYIN


SPECIAL THANKS – JOSEPH CHEN & EATON HK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