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法茲 Fazi • 我是藍色橡皮泥 Let’s stick together

對於中國的搖滾樂和樂隊印象是來自吳彥祖2001年的一套電影《北京樂與路》,內容大致是在記述不同城市背景的年輕人為追夢和理想而付出的熱血,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電影描繪了在流行和非主流的音樂上的差異與碰撞,以及新舊文化和時代的交匯。這個月有幸邀請到中國搖滾樂隊法茲,和我們分享他們的創作和文化,到底搖滾、朋克的精神對他們來說又是什麼呢?






法茲(Fazi)是一隊來自西安的樂隊,他們的音樂風格包含着後朋克的特徵,承載和影射着的是他們靈魂深處最內在的一面,呈現的是一種尖銳具爆炸性的音樂體驗。而很多人對於搖滾和朋克的印象,大多是粗糲的噪音、迷幻的音色、狂野的表演手法。但其實朋克由以前70年代開始,便是希望透過把世界毁滅,再重新建立一個烏托邦來尋找自己的理想世界,而法茲就是一隊你可以透過他們的音樂去理解和看到朋克的真正意義的樂隊。





開啟者 法茲



「法茲,它就好像一個年青人一樣,需要一些反叛,不希望讓常規的聲音規限自己。」—— 鉑洋




而認識法茲最應該由他們的名字開始,記得2017年以前他們還是叫 The Fuzz,是一種聲音的效果,較為直接、搖滾和朋克,後來更希望大眾能對法茲的中文名印象更深刻,所以便使用中文名和拼音 Fazi 更多。而一直聽他們的音樂風格歷程,尤其中間的轉變和不斷追尋嘗試新元素的創作方向,感覺和法茲 Fazi 這個名更相配了。原因是 Fazi 並非中文,它是一個阿伯拉男性名字,有着開啟者(opener) 、成功和勝利者的意思,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名字。而上述提到他們的音樂是具有真正的朋克意義,意思是不論在內容、歌詞、意念、音色,以至呈現手法都非常符合後朋克的一個更內在、更真實、更多情感和藝術化的氛圍。加上具實驗性和獨特的創作特徵,他們的音樂就如同一種開啟給觀眾的工具,讓人認識實驗性音樂,和體驗到一種他們對朋克和當代音樂另類的理解和想法,以音樂給予觀眾一道連結彼此的門。



假水



這次訪問和拍攝的主題,我們是取自新專輯《折疊故事》中《假水》的歌詞,主要是因為這首歌作為整張專輯的開端,以水聲凝聚人的一點特別能打動和引起共鳴:



我是藍色橡皮泥 藍色

愛是想像

頭腦的悲傷



它彷彿直接影射了我們作為人,最內在一些被隱藏的東西,可能是現在扭曲社會上無法被容納的東西,亦可能如他們所說並沒有明確原因的東西。而這些無法被言明和抽象的東西,他們選擇以一句不搭的句的方式呈現,歌詞不一定有直接關係或者連貫,而這種據詩意的手法和能想像的搖滾樂隊不一樣。



「觀眾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我希望我們彼此之間會產生一個連繫,而我相信互相交融的想法可以賦予音樂新意義。」—— 劉鵬





作為專輯的第一首歌,它是包含着以嬰兒角度進入的狀態,而歌詞刻意留有很大的想像空間,透過中間拋出不同的線索讓觀眾可以在這首歌中建立自己的角度。



非同尋常的真實性實驗作品



早幾年出的專輯《死海》,以一種隨心的搖滾樂迷的特質,創作了楊海崧寫的小說,講述故事主人翁混雜着童年、少年和幻想的事情,是充滿強烈、簡約、冷冽的強硬氛圍作品,他們就是非常喜歡挑戰這種具實驗性,卻不失真實的東西。



「《死海》的確是一張實驗性的專輯,它是偶然發生的,而且都是片段性,所以是不能再重複發生的東西。」—— 嘉軒




如果一定要分辨法茲各種階段性的實驗創作,那麼可以說《死海》是先有音樂後有故事性,而新的專輯《折疊故事》就是不停圍繞一個故事去做音樂。比起以前較為隨心,《折疊故事》似乎更着重故事性、完整性和共鳴,它就是直白地以融合了樂隊的生活經歷和一個普通人尋找人生道路作為故事,真實、真誠又貼地的作品。



「《折疊故事》選擇以一個大眾、大多數人的角度去作故事的引入,它是疫情期間做的專輯,令我們不停思考全世界所面臨的共同問題,而這張專輯對比起以往更是帶有一種積極性,說到底我們都希望傳遞能量,創作最艱難的時候也是有希望的音樂。」事實上,《冷山》裹與自己的對話、《無聲》一種在路邊的呢喃、《熱死荒梁》中被模糊處理過的微弱且細碎的吶喊、《燈塔》平穩情緒的念白,這些沒有歌詞、留白、念白都是來自日常生活所有細碎和微不足道,卻又無法捨棄的種種。





跨媒介



記得他們在巡迴時演繹的《假水》,帶有孩童般內心的吶喊,不論是向外的吶喊,還是對自我的吶喊,而中間最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們和舞者劉閬的合作,最動人的一刻是劉閬在表演後段是直接由觀眾搬回到舞台,好像整個演出和觀眾,以及空間完全融為一體。雖然音樂和表演藝術的跨媒介合作近幾年屢見不鮮,但能做到彼此產生交流和對話的狀態非常難得,這一場的演出可以說是完全獨立出來、一件非常細膩的作品。「可能是因為這場演出有部份是具有設計性的,我們在演出之前有彼此交流大家的想法,而我們選擇合作的藝術家都是極具個人想法和色彩,而跨媒介的合作可以讓作品和創作更具彈性,以及擴展到不同的媒介受眾。」



磨合



更換成員可能是每隧樂隊都會遇過的問題,而與前文所說,今次拍攝主題是「我是藍色橡皮泥 Let’s stick together」,其中一個原因是知道他們曾經轉換過不同的成員,而作品的確能聽得出他們在創作上的改變,變得更自然和自如,所以主題同時是寄語他們現在四個人的合作可以繼續走下去,因為我們相信這就是法茲。而到底他們是如何找到互相磨合至形成現在獨有的風格呢?




「目前我們的狀態很好,所謂狀態好是我們有一個彼此信賴的最根本前提,而讓法茲可以繼續存在的是對音樂的追求是一致的,例如所期待的音樂和有意思的事情。」—— 劉鵬



「我認為當中能互相磨合的重要原因是我們經常性的溝通,正好我們四個人都是不管什麼事情都會拿出來討論,而即時和當的溝通是很重要。」—— 嘉軒



「雖然我們喜歡的東西不是完全一樣,但喜歡音樂的內涵是一樣,亦比較接近,所以大家最終也會為了做音樂而犧牲一些小東西,把法兹的音樂做好。」—— 馬成



雖然大家喜歡的音樂類型亦有不一樣,但相信正正因為這種不一可以產生更多火花,和互相補足不同的音樂元素。



現場狀態



一般搖滾朋克樂隊在舞台上呈現的狀態都是不一樣,例如會有一些神經質或者誇張的動作去呈現歌詞上的焦慮、壓抑和緊迫。反觀法茲,不論在表演現場和網絡片段,他們在舞台上的現場狀態和精神特別好,和現在訪問的他們是具有反差。「的確大多數的獨立樂隊創作的內容一定包含一些分裂、抽象等不一樣的東西,但重點都是一些非常個人的內在特質,是不可能做到台上台下一模一樣。」而法茲就是一隊希望着重呈現內容和氛圍特性的樂隊,台上的狀態似乎更符合他們的內心和想表達的東西,同時現場狀態下的氣氛、空間和觀眾之間的能量交換亦非常關鍵。「有趣的是我們的歌大多數是中文,但在非華語地區的觀眾是能透過音樂和現場狀態下的我們產生連結。」





最後希望與歌迷和香港說的話是?



「14年是我們第一次來香港,那時候可能文化差異,香港的觀眾和樂隊普遍認為只有大城市例如北京才有樂隊,但其實在內地不同的城市也有各自的音樂生態系統。那時候我便開始想如何把音樂的受眾擴展到更多的地方,打破和消除大家這一種的印象。」—— 劉鵬



「很多年沒有來了,這次我比較期待以音樂的方式跟香港觀眾產生連結,就好像打開一個新的盒子,因為對我們來說香港就好像一個新的地方。」—— 嘉軒



「一直以來對香港都有一種特殊的情結,例如小時候都是看香港的電影長大,非常喜歡它們呈現出來的場景和氛圍,所以我希望這個地方越來越好。對上一次來演出已經是九年前,希望香港的觀眾能看到我們更好的一面和新的變化。」—— 鉑洋



「這是我第一次來香港,所以非常期待和香港觀眾見面!」—— 馬成








法茲 Fazi • 我是藍色橡皮泥 Let’s stick together



FEATURING - FAZI

CREATIVE DIRECTOR & PRODUCER & INTERVIEW - PANDA CHOW

PHOTOGRAPHER - STEAM FAN

VIDEO DIRECTOR & EDITOR - LAI TSZ CHUNG

VIDEOGRAPHER - YU HO LONG HAYDN

SPECIAL THANKS - EAR UP MUSIC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