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Mindly.Journal

AS A CREATOR ・ 葛民輝 : 「因為你好奇所以你質疑很多事物,然後你就會創造一些事物。」 | TO BE SEEN at YDC


創作對於你來說是甚麼?MINDLY.JOURNAL聯同YDC找來三位不同類型的創作者,剖析在香港作為創作者,你會遇見甚麼,又會給這個世界留下一些甚麼?你讀過以下幾位對創作這回事的深入分享後,或會對創作有一番新的感受,準備好將你的創作向世界展現,於今屆YDC TO BE SEEN了嗎?





「我認為創作對於我來說是入骨入血的,是你由小到大的好奇心,因為你好奇,所以你質疑很多事物,然後你就會創造一些事物。」—  葛民輝 


創作與投身創意行業三十載的阿葛,大概可以劃上一個等號,創作在阿葛而言已是入骨入血,找不到讓自己滿意的物品麼,就不如自己動手創造出來,與其說他是創作之魂,不如說他是一個擁有永不滿足、永遠在追求更好的人生哲學的潮流教父。他認為要創作,先要有怎樣的特質呢?「我認為要每事問、要八卦,像一個師奶八婆般好奇及質疑,經過過濾思考。從小開始有這個傾向的話,你就適合做創作。





1. 作為創作者,你想世界如何記得你?


葛: 那麼我會問,為什麼要令世界記得你呢?它要記得就自然會記得。

我覺得無論做任何事,不會說是工作。其實人生裡可以透過設計和創作去營造樂趣,令旅程更豐富。即使你去吃一餐飯,也可以有一個創作過程:今日去灣仔不如不搭電車,電車不夠型,巴士又坐過了,地鐵就太常規,我們嘗試用走路五公里去享受?

那也能是一個想法和設計,令過程如人生一樣更豐富,看的風光更漂亮。


葛亦笑說做創作不一定有回報,但喜愛鼓勵年輕人去探索,keep 住團火,以冒險的精神作動力繼續行多步。他強調「行多步就是做創作,不是做製作。創作是會有一些驚喜、有新的想法,或是有一個新的形態走出來,這個是會向前的,突破一些東西,再進步;製作只是吃老本,Repeat 複製的,是兩個界別。」創作多年,他也不斷反問自己「世界不能完全滿足到你,我時刻在想還有沒有一些遺憾或是不滿意,仍想去學習呢?」



2. 貴為香港潮流教父,你認為在香港做創意最困難的是甚麼?

葛: 如果說在香港做創作是否很困難,我認為不只在香港,世界各地雷同。我們不應有一個既定假設,創作是不局限於國界、種族及地區。即使非洲土人,他的創作也可以很神奇,匪夷所思得很AMAZING。


好像有些人經常說「Stay hungry」「你肚餓,你想“咸濕”,就自然想到很多方法去“咸濕”。」如果你對一個產品很飢餓,一件衫的一個款式,或是多一個功能,如果買不到你就會想「可不可以自己做呢?」

我常常是因為世間上有些事物差一點點,我想提升它,「如果它是這樣就完美了。提升那樣東西去符合自己心意」。



「是因為世界上沒有東西滿足到你,所以你會嘗試去創造到你自己滿意和舒服的東西,源頭就是這樣,因為它不能滿足到你,你嘗試去把它製造出來。」






創作者的辛酸只有創作者知道,他們背後付出多少去成就一件自己相信的事或物,這是創作者心臟的強大,要有勇氣去付出不求回報。創作看起來是多麼的神聖,而回到最現實的層面,阿葛相信創作背後亦是需要以『製作』去支持創作的過程,創新與市場需要是環環相扣。



葛:「商業世界不會把你設計時吃過的苦水,失敗了的東西去回報給你,他只會把成品計算,它值五元,但你可能用了五千元的經驗,累積的成果才能做就這個五元的成品。」









創作是無界限,一直蔓延開去。


葛: 可能你現在在時裝生意的空間裡,在做一些衫褲鞋襪。你可能會因為涉獵到包裝衣服,在研究紙盒的印刷工作。你慢慢又會跳入另一個範疇學習那個盒除了那樣摺,它可否變成能吃的呢?不用直接棄掉的呢?從包裝,再到食品,再到環保的範疇,一步一步在走,一直慢慢蔓延開去。



阿葛的好奇心就是這樣強大,亦能這樣滔滔不絕地說道一環環緊扣的創作領域。最後阿葛被問到最proud of 的是甚麼?他這樣說:

如果我已經是世界無敵,就應該退休了。我認為在創作過程中,不會有令我proud of的東西。如果我有proud of的話,我想應該是時候 「收皮 」了。






「我最不希望,外界只看到自己最表面做創作的形象而定義了自己,限制了創作。」— NICOLE LAW



以Outfit check遊走各地訪問潮人的Nicole,除了在網絡世界是一個影片製作者,她亦擁有自己設計的品牌,她的創作亦是源於自己喜愛時裝穿搭而起。對於相對含蓄的香港人來說,Outfit check這件事或許會令人感到尷尬,但在Nicole的角度,就是抱著欣賞及讚嘆的心,將悉心打扮的途人的穿搭細節以趣味手法一一分享到平台上。



1. 創作對你來說是甚麼?

Nicole:「創作對於我來說,將自己腦海入面的一些想法及畫面,具體呈現出來,當中的過程會使你尋找及探索自己,所以不同時期的創作都會反映不同階段的自己。」


2. 最不喜歡怎樣的創作?


Nicole:自己比較不喜歡一些「為做而做」的創作,或者純粹見到別人做、流行就跟著做,任何與自己脫軌的創作我也不prefer。


每個創作者,在世界上都會表現出一個形象,會被認定了是做某一類型的創作,忽略了深層去了解創作背後的動機、目的或者想帶出的訊息。外界只看到自己最表面創作的形象而定義了自己,然而卻限制了創作。







3. 作為創作者,你想世界如何記得你?


Nicole: 我希望至少某些作品會令我的目標觀眾記得我。譬如我設計的頸鏈,我為喜歡出席派對的creative community例如DJ而設計。我會開心他們記得我的品牌或設計,甚至會記得我。我希望這件作品能向我的目標觀眾說話,而他們會有深刻印象。






4. 你是slasher,既是 designer ,又是content creator ,你最討厭香港怎樣的創作文化?又會怎樣鼓勵大家繼續?

Nicole:我覺得香港要Embrace更多創作文化。很多時侯大家好容易先去負面批評,大環境的文化會由於太多負面批評而阻礙創作者去繼續前進創作。


我覺得所有創作者應該團結,互相去motivate大家繼續堅持做自己相信的事。其實你要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事情,就算你收到不好的評語,你都要繼續keep going。







「有人欣賞我的設計,即使過了一段時間仍然因為擁有而自豪,這是我所追求的。Timeless 是我設計所看重的重要理念。」- Karmuel Young



Karmuel Young ,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時裝設計師,同時是一個邁向國際的時裝Label。Karmuel 從2014年開始建立自己同名的品牌,至今剛好是一個十年,時裝設計是一個看似多麼崇高的理想,但要營運一個品牌,Karmuel形容「要好鍾意好鍾意好鍾意好鍾意你先可以堅持到去做Fashion。」若你自問是有那麼「鍾意」,何不馬上行動?



1. 最不喜歡怎樣的創作?


Karmuel:最不喜歡的創作是你預設了答案,你早知道結果,那麼就沒必要由頭到尾做一個有預設答案的創作。


2. 最proud of 的是甚麼?

Karmuel:有人欣賞我的設計,即使過了一段時間仍然因為擁有而自豪,這是我所追求的。Timeless 是我設計所看重的重要理念。





3. 創作對你來說是甚麼?

Karmuel:創作對我來說,是個人的發表。你會有不同經驗及reaction,產生不同反應的情況下衍生出的結果。


4. 香港做designer 最辛酸的是甚麼?是甚麼能令你堅持?


Karmuel:我覺得說不上是辛苦,反過來應該問自己有多喜歡這件事,「那個鍾意不是一個鍾意這麼簡單,而是 more than十個鐘意的一個答案。」你才可以堅持到去做你認為喜愛的事,好鍾意好鍾意好鍾意好鍾意你先可以堅持到去做Fashion。






Karmuel: 要做fashion designer,打理一個品牌,需要自己兼顧所有事情之外,能否道出自己的故事,用品牌去storytelling,在於如何選擇一個適合的community推廣自己嘅的idea出去。


做好一件衫是一個基本的要求,但下一步就是如何讓更多人認識這是一個好的設計,對我而言,是一個更大的chapter。






「YDC歪啲思2024」現已接受報名!  “TO BE SEEN”

«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 (YDC) 打破地域界限,現正全球招募香港時裝設計新秀,致力喚醒年青設計師開放對設計美學及風格詮釋的思考。將於國際時裝首都紐約、巴黎、倫敦及香港陸續廣邀天馬行空的設計奇葩參賽,激勵他們比併無限創意,呈現香港出品最時尚的一面。


活於廿一世紀的今日,年輕一輩活在當下,自我膨脹,無時無刻表現真情真彰,想你睇、要你見,從事創作的更是箇中佼佼者,盡情將澎湃設計意念義無反顧地炫耀人前。YDC除了繼續環球招攬這班時裝鬼才,鼓勵他們突破自己、把設計風格、優越構思和剪裁技巧毫無保留地展出人前,務求要將國際級本地薑的潛能發揚光大,令香港設計叫人鼓舞自豪,閃耀登場,誓必令人刮目相看 TO BE SEEN。喜愛時裝設計的你,把握報名時機,你也有機會成為下一個香港時裝設計之光!


報名截止日期:4月29日 23:59 香港時間

遞交參賽設計圖截止日期: 5月3日 17:00 香港時間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