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azika Ho

郭爾君 ALMA KWOK · 每個人的靈魂都是自由的

「我不想要一個人生座右銘。因為我覺得座右銘是一種束縛,規限了自己。但因為這個想法,亦令我想到一個座右銘,就是 -- 我們每個人的靈魂都是自由的。」



正正因為「自由」,所以人生不應該被座右銘束縛。





Inner Top from RUI from YOOX / Top from KIKO KOSTADINOV from YOOX /

Skirt From MERYLL ROGGE from Lane Crawford / Shoes from PEDDER RED from Lane Crawford



人生最大的挑戰 - 在個體與群體之間取得平衡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小星球,而星球與星球之間都有一條橋連接。而這條橋有時你會想破壞它,又有時你會想它像高速公路一樣方便和其他星球connect 。」


郭爾君覺得每個人其實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除了「自己」就是「其他人」。就算再親近的人都不是「自己」,而人生最大的挑戰就是怎樣在個體和其他人之間的關係取得一個平衡點。


如何在做自己的同時不會傷害到其他人,又如何在取悅其他人的時候不傷害到自己?


這個世界有太多擁有不同價值觀和想法的人,而他們都是自己世界中的主角。全部人都在尋找一個自己和其他人相處的模式。而這個挑戰會直至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演員就是演員,只是演區不同。可能是在舞台上,可能在一間房間,又可能在一條小巷。只是一個空間的轉變,一個能量的轉換。所以舞台演員和影視演員是一樣的。」


說到改變,郭爾君不認為由舞台劇演員到影視演員包含了「」的元素。反而最大的改變是她由學生變成全職演員的時候。不是角色身份上的轉變,而是一個心態上的轉變。沒有了一份天真,做人要做到滴水不漏,不能有半點空間被人「抽秤」。慶幸的是,她遇到的大部份人都是好人。


她覺得學生時期的世界好細,生活的圈子都是那一班人,有些人覺得拿到主角角色就非常滿足,世界無敵。畢業後的她發現,世界很大,充滿了不同類型的人,有些人甚至乎不是演藝畢業,例如由做地產經紀轉做演員。覺得從前的自己因為與同學之間的相處問題而不開心真的很傻瓜。


找到屬於自己的狼群,自然你不會覺得自己是異類。不要因為一小撮人的言論而改變自己。那些棱角可能就是你獨特之處。


這是一個改變,一個成長。





Top from JACQUEMUS from YOOX / Skirt from MERYLL ROGGE from Lane Crawford /

Leggings from OTTOLINGER from YOOX / Shoes from MACH & MACH from Lane Crawford



「演戲的時候是角色要説話不是我,郭爾君。」


平時的郭爾君是一個低調到其他人會發現不到她存在的人。而為什麼當她做演員的時候能夠突破自己?「因為那個不是我,而是角色,是角色要說話不是我,郭爾君。」


但當做主持人的時候,「大家好,我係你哋嘅節目主持人,郭爾君。」這個時候,她在鏡頭前所說的,就代表了她,郭爾君,對世界的價值觀,她的想法。


她非常欣賞一些成功的節目主持人。在節目入面,概是存在,又不存在。不會搶風頭,因為他們只是在主持大局,不是主角,而同時又可以控制大局。她直言,希望之後再接到主持工作的話可以再進步,找到一個恰到好處的表達方式。




Top from JACQUEMUS from YOOX / Skirt from MERYLL ROGGE from Lane Crawford /

Leggings from OTTOLINGER from YOOX / Shoes from MACH & MACH from Lane Crawford



「人類的靈魂是複雜的。」


有別於現在的劇本,以前劇本的角色非常分明。奸角就是奸角,好人就永遠都是好人,設定非常鮮明。而現在的角色設定非常複雜,甚至乎有些新文本是沒有為角色設定名字。可能這亦反映到現今社會資訊發達,有很多事情不再和以前一樣單一。每個人都可以有多面向。


面對同一樣的事情,也可以有不同的感受。郭爾君跟我們分享了一次拍攝的經歷。有一次她在青馬大橋拍攝,原來青馬大橋是中空的,當時正在下大雨,每個人都被雨水打濕了。好不容易捱到了午飯的時間,進到了帳篷,才發現連帳篷也有個洞!理不了那麼多,她照樣打開了飯盒,吃了一個「蕃茄炒蛋混雨水飯」。導演有點氣餒之際,她對導演說 :「現在有一群人跟着你在這樣惡劣的天氣底下拍攝,大家都是笑著的!最壞的拍攝,不是情況壞,是人不好。」如果人不好,即使有更好的環境,也拍不出好的作品。


最重要是一群人的向心力。



「不是極端,而是靈活。」


郭爾君跟我們分享,以前的她是個極端的人,非常壓抑,甚至形容自己壓抑過日本人,經常報喜不報憂。但到了一個極致的時候,她發現不能夠繼續這樣,要找方法排解。現在的她不覺得自己極端,而是靈活。因應現場的人,大家的狀態,身處的空間,發生的事情,從而改變自己面對這世界的感覺。


「我好抽離,但同時又好投入」這句子好像很極端,又有點矛盾。但演員本身就是這樣的一個職業。她説:「每次讀文本的時候,我都會先去感受角色,會用一個最主觀的角度去接觸角色。之後就會抽離,因為這是我賦予角色的,我想知道有沒有什麼細節漏了,和再用一個客觀的角度去分折這角色。令我這個角色的可塑性可以變得更大。更豐富,更立體。」


她又分享了,以前在學校,她經常飾演一些慘情的角色,幾年來的角色都在哭。為了突破自己,不再被大眾用一個「文青」的框架困住,她選擇去演喜劇。觀眾的反應就變成説她是白卡,傻,很瘋狂。這樣的反應令她覺得自己又取得了新的成就。至少跟文青的形象遠離了一大步,於是又想開始演一些很憂鬱的角色。她好想嘗試演不同的角色,不想限制自己的世界。現在的她會創作自己的作品,會刻意地寫一些不一樣的角色給自己。因為她始終相信在這個世代,機會是要自己創造的。沒有沒用的人,只有不努力的人。




Jacket from MARINE SERRE from YOOX / Top from COPERNI from YOOX /

Pants from ECKHAUS LATTA from YOOX / Shoes from Christian Louboutin



Give and Take.


「每個人始終要對世界有個想法。藝術,就是一個方式令人去反思自己所擁有的生活,令我們有更好的生活或令我們有動力去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態。所以藝術跟社會很多的事情都息息相關。」她説。她想做的,就是將這個世界給予她的東西,回饋給這個世界。就好像我們都在IG 看到和儲存了很多個帖,但並沒有人去發帖一樣。她儲存了好的東西,她亦想和所有人分享。


筆者在做資料搜集的時候在想,「這個女生真美。可塑性高,還可以拍攝不同類型的風格。」在拍攝過程中,每個人都在驚歎「真是零死角!」到開始做訪問的時候發現,郭爾君很強,是個很有想法,有深度的人。令人想要繼續發掘更多,更深層次的她。那,就讓我們一起期待郭爾君 Alma 的作品,以及她想分享給我們的訊息吧。






郭爾君 ALMA KWOK · 每個人的靈魂都是自由的



CREATIVE DIRECTOR & STYLIS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MORGAN H

VIDEOGRAPHER & EDITING - TSUNAMI CHENG

PRODUCER, TEXT & INTERVIEW - JAZIKA HO

STYLING ASSISTANT - LIR LAW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