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an Leung

謝安琪 KAY TSE・年尾之歌



在喧鬧裡成為自己


「我這陣子才開始摸索到自己是怎樣的,然後想從容地做自己。」謝安琪在訪問中分享說,這彷彿驗證了前人的智慧,所謂「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2005年出道的KAY到今天,經歷了香港樂壇的高高低低。在招積、自信、備受攻擊,甚至身體終於承受不了,在爆過肺、患過抑鬱症之後,2021年的謝安琪回歸獨立歌手的身份,一手包辦作曲填詞,《離不開》一句:「裂口中倉卒成長 / 成長必經的惆悵 / 大概是我們 紛擾中 最多的進帳」,與樂迷分享自己內心的想法。12月的MINDLY.JOURNAL為謝安琪設計了一系列以「仙氣」為主題的造型,在看似迷幻的背後,是KAY對她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解讀。






最好的修煉是在喧鬧裡專注做自己


我們一般理解「修煉」這回事,都會把它想像成一種神聖的狀態,最好是在一個完全安靜,沒有外界騷擾的情況下進行。但試問在人多擠逼的香港,有幾多這樣的空間讓大家「修煉」?「我所工作的行業,即是我自身的世界就很多姿多彩,每一日都有很多人,很多事情發生。這樣其實是最好的修煉。如果你可以在最喧鬧、最熱鬧的環境裡好好專注做自己,我想有好多其他東西你都不會那麼容易受到搖擺。」謝安琪這樣看。事實上,那種對「修煉」的浪漫化想像可能會反過來妨礙自己,為了外在的形式而錯過內在的感受。「這一夜 / 只想唱着那 / 不需要為誰 / 為誰而唱的歌」KAY為自己的作品《靜夜歌》填上這幾句,我想也反映了她近年更想專注在自己內心的心態。


但在創作和市場中,KAY始終需要找出平衡,於是她成立自己的公司「淺白本部」,以自己的品牌推出自己的音樂。「我想以自己的門號、自己的品牌去推出自己的音樂,我最想就這樣做咯,因為這件事很忠於自己,很想用自己的音樂講講自己的感受。」KAY在訪問裡說,她也解釋了「淺白本部」的意思:「在每個花叢裡有很多不同顏色的花,每一朵都好美麗,每種顏色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但我偏偏選擇做一朵淺白色的花,這個選擇都代表了一種淡定和自信。」









淺白、坦白和「甩碌」之必要


從公司名字的意思到最近歌曲的歌詞,謝安琪都強調了幾次「做自己」這概念。但想深一層,「做自己」搞不好會變得自私,不顧別人,自己想怎樣就怎樣。KAY是怎樣理解的呢?「我覺得『做自己』在人生有不同階段,未必是我年青時那種衝動,可能是在人生一些階段後,或者是經歷過不同事情之後,你才會知道自己是怎樣的。現在的我就是,我覺得我開始摸索到自己是怎樣的,然後想從容地做自己。」談到年青時,如果KAY可以回到過去找從前的自己,她會跟自己講什麼?「如果可以回到一個過去的時刻,我會選擇回到作為歌手最不想面對的狀況,包括身體的狀況,譬如說真的爆了肺、患上抑鬱症,又或者明明只不過是位很新的歌手,很多事情都未有經驗卻已經要面對很多的注目,有很多批評,當然也有讚賞。我最想回到那個時候,我想擁抱自己一下。我不會刻意改變自己什麼,我知道那些經歷都是寶貴的,都是要自己走過來的。」


KAY認為她屬於奮鬥型歌手,她的歌曲會陪着樂迷度過高高低低的時刻,「我就站在前方告訴大家,度過艱艱難的時候話會『樣衰』一點的,也會『甩碌』一點、多情緒一點、多狀況一點,但人生也得會繼續,之後也會有它的意義在裡。」她這樣回想過去她跟樂迷的關係,「很多時候他們都會跟我分享好多事情,最打動我的是當他們說:有時候看到妳捱打捱鬧卻依然很努力做自己的事情,我反而覺得自己要更爭氣,因為跟你比較起來,我知道自己承受的東西很小。」





家庭、事業和香港


還記得KAY剛入行時就是代表著一種新的《姿色份子》態度,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想什麼,但再了解自己的人也要休息:「我剛入行的時候其實比較招積,很知道自己是怎樣的,然後就是要告訴別人我就是要做音樂。但入行之後,經歷了一段時間,工作太快,我根本沒有時間感受,停下來看或者消化的時間都太奢侈了,那段時間的我很辛苦。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那種『甩碌』的經歷,可能我就不會知道原來停下來給時間自己,留一點距離觀察或者給自己時間去感受都很重要。」


就這樣,在忙碌與休息之間,KAY在香港樂壇超過15年,見證了樂壇過去的變化:「其實我覺得我自己好幸運來到這一刻,因為我經歷過樂壇。我入行的時候,樂壇比較蓬勃,當時仍有些大型的唱片公司和大型的音樂節目,有很多大舞台讓大家去發揮。但是我入行後那十幾年,好像是望著樂壇遇到不同事情,有根本地行業裡的轉變,也有大環境的事情,例如科技的變化,導致現在大家聽音樂的習慣不同了。不同的事情發生,導致其實我由入行開始的經歷像見證著樂壇走下坡。但是現在又讓我等到,今天的樂壇又似乎重獲大家的注目,多了大家的關心,更多人參與做音樂。我覺得我已經好幸運,我經歷過樂壇不同的階段。」


KAY 在這15年裡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與事業,她還有什麼是想得到的呢?「如果真是要想一樣很想得到的東西,那我會想香港的樂迷會多點珍惜香港的音樂,其實這樣已經很好,即是多給點機會予香港的音樂、聽多點香港的音樂。」








謝安琪 KAY TSE・年尾之歌


FEATURING - KAY TSE

FASHION DIRECTOR & STYLIS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MORGAN H

MAKE-UP - KRIS WONG

HAIR - SING TAM @PI4HK

VIDEOGRAPHER - KEVIN CHEUNG ASSISTED BY ELIZABETH MA

SET DESIGN - AMISSA TSUI


INTERVIEW & TEXT - HOYIN LEUNG

STYLING ASSISTANT - SHELLY LAM

PRODUCER - BONNIE LO

WARDROBE - CHLO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