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an Leung

許廷鏗 ALFRED HUI・失了焦的恐懼


「我害怕失了焦的自己」 - 許廷鏗 ALFRED HUI


我們都習慣要把最美好的東西掛在臉上給別人看,然後壓抑著一些自然而然的負面情緒,例如恐懼和疲倦。「我現在反而不會刻意強迫自己一定要沒事。」入行超過十年的許廷鏗在訪問中說了這一句。


一向形象正面的他總帶著笑容,在訪問當天,他卻和印象中的的不一樣,帶著倦意執頭、化妝。原來他最近都在通宵達旦地拍攝新一屆造星。當攝影師和工作人員就位,許廷鏗又馬上展示出專業的姿態進行拍攝。「歌手也有歌手應有的修養。」面對著排山倒海的演藝工作和牙科病人,內心自會充滿着不安,但這十多年的經歷似乎讓許廷鏗找到了自己的哲學,好讓他與恐懼和不安感共存,並誠實面對自己的種種。「阿佛」在這次訪問分享了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Jacket and shoes from MAISON MARGIELA from YOOX / Knit from SAINT LAURENT from YOOX /

Pants from JW ANDERSON from YOOX




風浪裡的「佛系人生」


對焦的人生帶來方向感,但太有方向感會嫌悶。感到迷失時要每天追問人生的意義,想得太沉重的時候又不想努力了。於是出現「佛系人生」的概念:「原來『佛系』不是指隨遇而安,緣分來到便會自然發生。『佛系』的原意是人們專注地把自己投入到喜歡和專長的東西裡。」許廷鏗在訪問中道出他對「佛系人生」的反省:「在我們面對一些自己不想面對的環境時,我們或會任由事情自然而然地發生、等待它回歸到一個正確的方向,但究竟這種生活態度啱唔啱呢?」啱或著是唔啱,其實也很難判斷,就正如人一樣,更多的是夾在中間,難分對與錯。許廷鏗回想自己跟新歌「佛系人生」的填詞人林夕的交流:「其實夕爺一向都以『阿佛』稱呼我,現在這名字因電視節目而公諸於世了,本來我是想會不會有點對神明不尊重,但夕爺在這份詞裡送了我兩個字:『反諷』。」要有多大的修為才能從殘酷的現實裡找到反諷呢?「就這個題目,如果不是林夕填的話,我都不知道可以找誰了。」阿佛說。


在電視裡的阿佛嘻嘻哈哈,但在鏡頭背後,他一直在思考:「拍林師傑那一集的時候,其實我糾結了好一段時間。那集我們玩直立板,玩到我很挫敗。本來以為是優哉游哉的去玩,結果我在中途已經跌了三次,以我一直以來的性格,我不會很『佛系』的,我會說OK、等等我再試,但在再試再跌了好幾次之後,我握著那塊板對他說,『我覺得你真系唔同咗好多』,他就在海上面半開玩笑的笑說,『我慣咗喺風浪裡邊成長嘛』。」這一句讓阿佛反思到自己在娛樂圈的運:「坦白說,我們順風順水的程度很不一樣,我一直以來有好多眷顧,都有所謂的觀眾緣,做很少的東西就可以換來一個不錯的效果。相反,這些沒有在他身上出現過。原來這個一直以來我引以為傲的好處,在對著一些難關的時候反而會讓我害怕,怕不懂去面對風浪或是不平坦的路。」



Jacket, pants and shoes from SACAI / Ring from AMBUSH






是杞人憂天 也是真實的恐懼


從港大尖子到拿金獎的男歌手,阿佛都好像贏盡很多人了,偏偏在掌聲的背後,是難以跟別人分享的恐懼:「最諷刺的是,一直以來的順風順水會令我害怕失去,害怕前路不再平坦。原來這樣都可以害怕的,挺幾人憂天,明明沒有大風大浪,卻怕下一段路會不似之前順利。以前我好怕跟別人分享這想法,好像很吹毛求疵那樣。」是什麼東西讓阿佛把一直壓抑在內心的恐懼講出來呢?「也是『佛系』這一個思想,它教會了我不要去控制結果,反而要控制自己做事情時的過程,『自己用緊啲乜嘢力』。」那一集跟林師傑的節目只佔大氣電波短短20分鐘,卻讓阿佛領悟了很多事情:「他跟我說『但係你頭先你跌咗幾次你都笑住,仲唔係贏咩?』他是真心這樣想的,看到我 ENJOY的樣子,而且知道我下次還是會想繼續挑戰直立板,在他眼中就已經贏了,也是面對恐懼的一種方法。」也是這次經驗,阿佛有了新的想法,對「佛系人生」、恐懼等概念有了不同的看法,所以決定要重新灌錄本來已錄製好的新歌。這份對音樂的堅持和誠實是騙不了人的:「我都不知道我會繼續做多久,或者大家還需要我這位歌手多久,到目前為止還繼續堅持的原因是出自於我真係好鐘意唱歌,好鐘意分享音樂。」


堅持的同時卻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在音樂事業上走到多遠,阿佛想起10年前剛出道的自己,其實一直藏著一份不安全感:「我人生第一次上紅館還一個比賽歌手的身份,我應該是歷史上唯一記錄保持者,就是在後台一邊看歌詞,一邊讀牙科筆記的人。」當年不顧一切向前衝的超級巨星原來有不為人知的一面:「雖然現在是捱過了,但那個時候其實我都有不安,那次表演之後我連慶功都沒有去,馬上就回去找我的牙科同學一起溫書,因為第二天的早上就是畢業考試,那時我連同學在讀的筆記都沒有看過。我心想,死啦我係咪真系為咗呢個夢想犧牲了好多呢?」面對看不見的未來,阿佛會怕自己不夠同學好,怕會辜負家人對自己嘅期望,「同一時間我又會想,我再這樣兩邊兼顧,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兼顧到?我是否有能耐以最佳的狀態去治療病人呢?」




Knit from MAISON MARGIELA from YOOX / Pants from SACAI / Bag from DUNHILL / Ring from AMBUSH




初衷總在安全感缺席的時候出現


現實是,人的努力和熱情會有耗盡的一天。以前讀書的時候,他還有精力在下課之後獨個去錄歌:「我想我人生最艱難的一段是我在牙科學院讀書的時候,那時上課的日子是朝八晚六,落堂後我就會去牙科學校底層的殘廁自己化妝整頭,自己弄好之後就出發錄音和做娛樂圈的工作,可能一直到凌晨,然後第二天繼續朝八晚六。現在回想那個階段,我會問自己到底是怎樣撐過去的。」


這十年來,阿佛學會了接受自己的疲倦:「我現在反而不會刻意強迫自己一定要沒事,在人前,你要接受有些時候真是攰、真是不夠精神。但是我相信我的內在,即便再累,我都不會不專業。對我來說,歌手有歌手的收養,我要堅守到這一點。有時候別人說『嘩你今日好攰』。是啊,攰咪攰咯,坦白說,在這個環境生活有誰不累?」那一路推動阿佛繼續堅持的是什麼?「那份堅持的動力,很老土地說,是初心。我跟朋友聊過,初衷在什麼時候才會被提出來?通常亦也是當你離開了你自己本來的位置、離開了你自己本身想做、最ENJOY的時候才會回想你的初衷什麼。當我們沒什麼病痛也沒有感到特別累的時候,是不會無端講初衷的。當你準備失去的時候,你就會開始去想究竟你的初衷是什麼。而我的初衷就是要唱歌,用好的音樂來分享我的內心,當得到觀眾和樂迷的共鳴時,我就覺得好值得啦。」



Jacket and pants from MSGM from YOOX / Knit from STELLA MCCARTNEY from YOOX /

Ring from AMBUSH / Shoes from RICK OWENS from YOOX



許廷鏗 ALFRED HUI・失了焦的恐懼



FEATURING - ALFRED HUI

FASHION DIRECTOR & STYLIS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MORGAN H

MAKEUP - GABBIE LEE

HAIR - DEREK LI

VIDEOGRAPHER - KMH

INTERVIEW & TEXT - HOYIN LEUNG

PRODUCER - MAORA CHENG

STYLING ASSISTANT - SAM Y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