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an Leung

岑寧兒 YOYO SHAM・我是一個很想專心唱歌的人




「廣東話是我母語,佢對我來說是最直接的。在這裡生出來的就是屬於這裡,一定會有人同你一齊經歷,

有一樣的感受。」 - 岑寧兒 YOYO SHAM




曾經有人問我感官中最怕失去哪種,我思考了一會,我認為是「聲音」。當眼看不見,聽不到,手腳殘癈,但仍然可以用聲音表達我的情緒和想法,別人聽到願意給我一個由心的擁抱,彷彿世界就不再孤獨了。對我來說,能感受對方的感受,透過聲音找到生命的知音的確是非常重要的事。對因美聲為人廣知的岑寧兒而言,聲音是soul,每一個獨有的靈魂。靈魂都需要被治癒,同樣靈魂都能治癒別人,聲音或許就是這般無形的存在吧。


我想起她在陳奕迅演唱會獨唱《The end of the world》那份懷愐的感情,剛剛也在重聽Viutv Chill Club她與好友陳蕾、林家謙這個完美和聲人設組合的表演,《今天只做一件事也是Eason的歌,其中一句她輕輕唱入我心痱叫皺紋散開,喚青春歸來因此我喜歡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她溫柔的語調治癒你的迷失,清澈地提醒你要感受愛,這是她獨有的治療能力。Yoyo說,聲音好如氣味般,亦很transporting,可以帶你穿越時空一個好直接的感受,「即是甚至如果你在這個環境度錄音,之後你聽到那個聲,你就會重返這裡」。若你想念一段時光與關係,或許播一首熟悉的歌,聽一份共嗚的詞,回憶就被勾起,雞皮疙瘩地觸動你的思緒。





屬於香港


曾留在台灣居住十年,回憶起過去,她對自己香港人身份沒有半點模糊,儘管普通話手到拿來,她仍希望用最直接的母語廣東話做一隻EP,「我亦都唔使擔心有時我啲咬字會點,咁再少啲processing,少咗兩層翻譯咁樣對我嚟講。」她喜歡透過音樂去認識新朋友,接觸有共同經驗的知音,「我諗喺哩度生出嚟嘅作品,無論係相...衫...無論係你設計係乜嘢,乜嘢medium,喺哩度生出嚟嘅嘢就會係屬於哩度嘅,一定會有人同你一齊經歷,同埋有一樣嘅感受嘅。」



Jacket and skirt from PETER DO from YOOX / Shirt from PORTS PURE / Shoes from MIU MIU



唱歌是幫我呼吸的一樣方法


看似平和的她彷佛與世無爭,沒有任何壓力,她卻告訴我「其實平時我很容易焦慮,所以我中意音樂,因為它令我冷靜落黎」。近幾年認識了一位音樂治癒師,她說這種媒介就像畫畫一樣,很個人也很幫助集中,藝術治療令你多活動右腦,停下對邏輯

分析的壓力。對Yoyo來說,唱歌是一門藝術,是她最喜愛的表達方式。「唱歌是幫我呼吸的一樣方法,是我最專注同放鬆的時刻,少少似行鋼絲,但係又要行得好靚,好鬆容嘅狀態。我自己都是靠做音樂時,或者唱歌時去冷靜我自己。」社會中有太多生活壓力,不斷被要求迎合別人的期望,唯有盡力呼吸,放鬆心神找尋自己才是解藥。



Dress from BOTTEGA VENETA from YOOX



直接裸露


一個要求偽裝才能成功的階級社會,怕別人看穿你的弱點,彷彿偽善變成生活的必要態度。喜歡岑寧兒的人必定也被她那種灑脫不羈所吸引,尤如歌手中的清泉,不靠浮誇不實的包裝,賣的只是她的聲線,表現的是她本人的性格。她視人聲也是一樣,人聲是天生的樂器,好直接感染到人,最特別的地方是「無得化妝嘅,係無得扮靚嘅」,它是直接裸露地反映你的狀態。我相信正是她對自己有一份自信,展現真實的自己,所以她認為聲音最能代表她。但,不等於唱歌不用修飾,唱歌並非天生和自然的,她認為。「當然你覺得「下,點會呀」個個人擘大口,你出聲係,但係到唱歌呢,其實係一個訓練嚟嘅。」做人和唱歌一樣,不修飾的聲線可能是刺耳,令人不悅的,當你觀察後訓練過,除了更恰當表達自己,也是舒服地與人連結。




Coat, knit and pants from MONCLER / Shoes from RALPH LAUREN



解讀對照是角度和心態的選擇


我問Yoyo,你唱歌是為了什麼。我本以為她會答我「熱情」,誰料她卻視之為一面鏡「再多一個層面問自己,點樣同哩個世界互動同連接啦,同其他人連接啦;同埋我成日都變咗照鏡喺度諗啊,我諗緊啲乜嘢呢,我點樣反映咁囉,即係多咗個觀點去睇自己點樣反映囉,對一啲嘢。」鏡存有很多面向,別人看鏡中的你跟你看的必然不同,你或許看到最赤裸/最包裝的自己,別人看你卻是另一種人,如何解讀對照是角度和心態的選擇。




Top, pants, necklace from LOEWE / Shoes from RALPH LAUREN



筆者後感


很多人認識Yoyo是被Bedtime story的靜謐所吸引,很高興能邀請到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的跟我們有一晚的約會。與她談天,本以為她是那種很休閒沒所謂的人,才發現她挺有自己棱角。她有一份專屬她的自我風格和溝通方式,我稱這類人為藝術家。不委屈自己要做一個順得人心的人,只要求自己舒服心安理得,盡量享受每件事。聽住她的綿綿細語,精緻如啄冰的咬字,分享她對事情,對聲音的見解,我對她愈來愈著迷。她言談間那份赤裸,是對自己的,她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我相信這就她有強烈岑寧兒風格的原因吧。




岑寧兒 YOYO SHAM・我是一個很想專心唱歌的人


Featuring - 岑寧兒 YOYO SHAM

Fashion director, stylist & tex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MORGAN H

Makeup - GABBIE LEE

Hair - KING LEE

Videographer - KEVIN CHEUNG, assisted by KRISTY OR

Set design - LIT HUNG

Producer - MAORA CHENG

Styling assistant - SAM Y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