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Stella Yip

《Storyverse》原創漫畫發佈展:從日常的生活軌跡,漂往非日常的漫畫宇宙

在日常的生活軌道之中,你曾否試想放下繁瑣的羈絆,任由自己躺臥在浩翰無垠的「非日常」思想宇宙?在那些偏離軌道的旅跡之中,你又如何想像屬於自己那一顆小恆星的故事?是次想介紹的展覽是由一群浸大視覺藝術系的畢業生在Wure裡舉辦的《Storyverse》原創漫畫發佈展,今次展期為9月22日至10月15日期間下午1點到6點(除了星期三、四及公眾假期以外)。在無邊的焰火中,新星和超新星綻放著絢麗光芒,六個漫畫故事宇宙就在這裏誕生。



Wure是一個位於九龍灣的香港藝術空間,它的選址並非在港島,又不屬於街鋪,然而仍然吸引不少人特意到訪。Wure是一個去中心(Decentralized)藝術共構空間,希望藉著租場給年輕藝術創作者展示自己的光芒,讓他們與觀眾交流,實踐藝術理念。這裡設立的展覽除了有創作者的參與,觀眾可從展覽中對不同藝術品進行觀看練習(viewing practice),Wure的負責人表示,不論作者還是讀者皆可以在這裡運用陳述、分析、聯想、關係等藝術實踐,一同參與及完成作品(finish outcome)。



這次,一眾本地藝術創作者用漫畫之眼觀察「日常中的非日常」,將過去沉澱的思緒放在框格中跳動。他們透過說故事(Storytelling)的漫畫方式表達情感及對世界的觀察。這群浸大視覺藝術系的畢業生首次合作策展及出書,他們自比為不同的宇宙星球,而是次展覽就成為星球交合、聚集的地方。他們深信六人六隻色,彼此的星球在展覽中各自慢慢散開,讓觀眾更了解香港漫畫的不同風格。他們在商討展覽主題時,不約而同地發現彼此畢業後經常夾於生活與夢想之間的縫隙,在各人的作品中同有「日常中的非日常」的主題,於是他們決定租借公眾的校外場地籌劃展覽,描繪出六個風格迴異的漫畫故事。





他們於展覽的其中一個角落問及觀眾:「漫畫是甚麼?」對於這次策展者來說,漫畫既是一個很重要的「說故事」(Story Telling)的載體,同時也是由創作者建構出獨一無二的世界,用作對抗外面生活、回應社會的方式。展覽總籌集人之一Sanyu認為「漫畫」不一定單指傳統日漫、美漫,而他們漫畫的視覺風格皆來自於過去在視覺藝術系的所學。另一位創作者Lonely Kidney 覺得漫畫是一樣很「Powerful」的藝術媒介,漫畫是插畫的延伸,插畫所敘述的事情往往只集中講述一件事,然漫畫的篇幅較長,能承載很多短篇及長篇故事,作者需要投入更長的時間創作故事、構思分鏡及氣氛營造,並抒發情感。而心翹則認為漫畫也是創作者逃離日常軌道的精神園地(escapism),她在創作漫畫時,會容許自己有更多更深入的思想沉澱,記錄更多生活感受及觀察,望能觸動觀眾內心的深處。以下我們就一起了解他們的創作風格吧!




〈米奇〉:非日常地與內心小孩和解



創作者牙俏創作了一篇抒情漫畫——〈米奇〉。這篇作品是與她的童年記憶相關,作者幼年時曾長期居住在宿舍之家,她渴望透過是次「非日常」的漫畫作品,留下內心深藏的喃喃自語,與讀者有更深入的心靈連結。俏透過粗曠沉鬱的筆觸,再利用水墨的混沌視覺效果,重新返到昔日模糊又深刻的思想宇宙,審視幼時的自己。




這篇漫畫的靈感來源來自於松本大洋〈Sunny〉,講述主角阿威和阿龍把魚缸的魚吞掉,然後出現嘔心等症狀,其後才發現自己藉著吞魚這個向大人反抗的行為,表達想回家的深切渴望及思念,後來卻換來懲罰……這篇漫畫讓牙俏重新注視童年的傷口,理解反抗行為背後隱藏的動機及無力感。對她而言,這篇漫畫讓她難得地和自己內心小孩溝通,亦讓讀者發現她對成長的體會。





〈Out of cage〉:日常中的非日常沉默



Sanyu 的漫畫作品為〈Out of cage〉,靈感是來自於一首著名的靜默樂曲〈4分33秒〉,此曲最特別之處為演奏者從頭至尾都不需要演奏出一個音。Sanyu經常不禁思考,都市人在日常中的沉默就好比一首〈4分33秒〉,這些沉默又往往隱藏著甚麼非日常的事情呢?這篇漫畫故事主要講述一個打工仔每天都過著沉悶的日子,直至有天聽到街上的演奏,才開始找回昔日「非日常」的自己。





Sanyu運用許多幾何圖形表達聲音之間的隔離及流動,這種視覺語言的靈感是來自皮特·蒙德里安的「新造型主義」(neoplasticism),以幾何形體構成「形式的美」,因此在這篇作品的某些畫面用上垂直線、水平線、長方形和正方形的各種格子,從而表達主角在故事中所感受到的聽覺享受。Sanyu再透過鉛筆筆觸的輕重、分鏡構圖,表達出都市人在日常生活中的隔閡及疏離感。另外,Sanyu的作品甚具社會性,同場展覽擺放他昔日創作的外國政治插畫,當中一幅作品〈New Empire of Light〉參考了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馬格列特〈Empire of light〉,表達在俄烏戰爭期間,香港人對戰事局勢的隔閡,以及對遠處戰爭的無力感。





〈小仙人掌Bob仔〉:童趣繽紛的非日常旅途





心翹現時的作品風格往往充滿童趣,過去她更多採用Risograph的印刷方式,讓人感覺其用色豐富、舒適及安心。關注人、植物及動物,所以這些事物亦成為今次漫畫作品〈小仙人掌Bob仔〉的重要角色。故事講述小仙人掌bob仔渴望結出他獨有的發光種子,於是展開了他的森林冒險之旅……心翹希望透過小仙人掌bob仔這個角色,提醒觀眾即使隨著時間的流逝,大人仍可以懷有童心,找出屬於自己的非日常的生活旅途,因此她希望是次作品能帶給讀者一份「共鳴」、「可愛」、「溫暖」的感覺。





心翹更表示,今次六人漫畫作品之間互相有彩蛋,希望讀者能在作品合集中發現他們的心思,因而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阿燦〉:非日常的一頭「都市豬」?



Lonely Kidney 平時作品搞怪幽默,望以超現實風格描繪荒誕的世界,因此不時挑戰傳統規範,透過種種不和諧的拼湊元素,突破美學的界限。這篇漫畫都不是例外,故事是關於經常工作的阿燦,平日中已不經意地成為一隻社會奴隸,在絕望之際,他決定轉世成為一頭豬……






Lonely Kidney 想透過自己過去的職場經驗,換一種Playful的心態創作出超現實的故事,用輕鬆的黑色幽默帶出都市人生活壓力的重量,從而對時下都市人作出更深刻的諷刺。




〈球器〉:從非日常的身體想像中感受日常的痛苦



Evelyn 從小開始喜歡看生物器官圖片,在日常生活中更不時喜歡想像身體的變化,於是她在〈球器〉中藉著對肉體及情慾的想像,帶出人在施虐與被虐關係中所經歷的痛苦。這篇故事的靈感來源為David Firth〈Socksix〉、戶川純〈諦念プシガンガ〉和yapoos〈コレクター〉,〈ヴィールス〉等作品。故事描述主角每晚都會做同一個夢。有一天,他突然被人抓走並遭受虐待,變成了一個球形嬰兒,隨後他經歷極度的痛苦,發現自己的神經被扭結了。最終他也發現自己一直渴望被人虐打,於是他決定與加害者融合……





Evelyn的漫畫對話不多,然而透過對身體奧妙的想像及刻劃,帶出她自身對人類肉體及心理的細緻洞察。有趣的是,她並非單純以紀實紀錄方式描繪人類身體,她加入奇特的想像,勾勒出外界或自身對肉身的綑綁、分離的撼動畫面,讓讀者產生細思極恐的感覺,代入主角從日常中所感受到的難受及無力。






〈下一趟旅程〉:踏進非日常旅途





柏萱在這篇漫畫裡描繪了他心目中想要記住的香港景色。故事將「過去」與「當下」的畫面互相穿插,勾勒出半真實、半想像的故事情境。柏萱有感近年不少人考慮遷到外地探索和生活,而他不確定自己未來會有怎樣的決定,但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人,一想到有天會暫別家鄉,我便感到非常不捨,更希望能夠在新的旅程開始之前好好保存自己對這地方的不捨愁緒,因此他想將眼前的景物放進行李箱裡面,帶著這些經歷和看見走到未知的地方,於是衍生了這份作品。






這次除了精彩的漫畫原稿,同期亦展出以「另類漫畫」為題的藝術作品,喜歡漫畫的朋友,可到Wure一同探索漫畫宇宙的神奇魅力吧!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