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rry Chan

Rethinking Fashion

你能想像一對虛擬的波鞋能帶來3百多萬美金的銷售額嗎?十多年前時裝界談及虛擬世界,把電子零件加入衣服中,終究還是以實體單品表達,隨着Avatar的發展和電競遊戲的流行,對於時裝,我們還注重實體嗎?



Photo Credit: Rtfkt / Fewocious



Photo Credit: DressX



時裝是虛擬世界

Bitcoin和Dogecoin這些加密貨幣,相信大家也有聽聞。以NFT這種虛擬代幣交易的藝術品已發展了好一段時間,當NFT應用到時裝會是怎樣呢?比起時裝買手着重衣服實物和穿著效果,NFT時裝着重收藏價值。在NFT時裝平台上選購後,收到的是產品的3D圖像,買家可以選擇把虛擬產品生產成實物,但很多對NFT時裝有興趣的人都以收藏為目的,建立自己的虛擬衣櫥。有如電競遊戲世界中角色的skin,Louis Vuitton 在2019年為League of Legends角色訂製skin,這次聯乘可算是時裝品牌走進電競世界的一大突破。



Photo Credit: Vogue It



時裝是價值投資

疫情下店鋪被迫關門,時裝週延期,新系列推遲發佈,打亂了整個生產週期。當品牌頭疼着清理過剩的貨存,Resale平台反而受到更多的關注,很多人轉向Resale平台,如The RealReal、Vestiaire Collective、StockX等購物和尋寶。GenZ在Resale平台找尋有投資價值的時裝單品,縱然Chanel這些大牌子為了保持品牌形象和產品的稀有性,想辦法避免產品在Resale平台售賣,亦難完全禁止。Resale平台為大眾提供了一個時尚產品的價值投資市場,這趨勢在波鞋炒賣中更能體現,現在奢侈品牌中亦漸趨普及。



Photo Credit: Vogue



時裝是日線圖和股價

Kanye West於2008年Grammys表演穿著的Air Yeezy One,在最近的蘇富比拍賣中以1,404萬美金成交。投得這天價sneakers的是一間叫Rare的start-up,這公司主要投資潮鞋。今次Rare投得Air Yeezy One後,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們打算把Air Yeezy One上市,以15至25美金為一股向公眾發售,這個把時裝單品與股票市場聯繫的想法有夠前衞,也算是炒賣波鞋的一種延伸,畢竟炒賣波鞋成交後,買家還是會得到完整的一雙波鞋,但以Rare的構思,買入Air Yeezy One的股票只能得到這雙鞋的一部分。



Photo Credit: vintag.es



疫情無疑是令網上身分的建構更多元化,將來還會有更多時裝走進虛擬世界的事例,時裝的定義也不再限於實體的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