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azika Ho

NEW GEN STARS・MUSICAL CHAIRS


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香港樂壇又有一番新景象。作為音樂界的交椅,他們對自己和音樂又有著什樣的看法? 讓我們從這裡認識七位樂壇新秀。也許你會發現一個不一樣的他們。







雲浩影 CLOUD WAN・我不希望去做一個隨波逐流的人,我想成為一個做自己,做領導潮流的一個角色



「我是一個堅韌的人當我想做一件事的時候,可以排除萬難去達成一個目標,也是一個非常能捱的人。這也是我一個欣賞自己的地方。而某程度上,我也欣賞自己有一份執着,因為如果我覺得沒有了那一份執着,即是對那件事情沒有了感覺。」



音樂對我來説就像伴侶一樣, 陪伴我每一個階段,也是我的靈感。我覺得音樂是一種感覺,能夠帶我到另一個世界,忘記現實,就像一個避風港。你會發現,在音樂的世界裡,原來有人在經歷和你一樣的事。



Top from HELMUT LANG from lane Crawford / Skirt from RICK OWENS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 Jewelry and bag from BULGARI



對於我來説,首先家人,然後音樂。


其實應該説是,音樂早已像我家人一樣,是家人的一部份。曾經在大學的時候,受到一些情緒困擾,對人生感到迷茫。當時覺得只讀書就足夠,拒絕了任何社交。甚至連上堂的動力都沒有了。覺得人生都沒什麼意義。那個時候我戒掉了音樂,戒了唱歌,卻因此而令自己失去了目標。最後我選擇重拾這興趣。音樂可以代表我,安慰我的情緒,同時又可以讓我舒發感覺的一個渠道。 這個, 是18歲的我。


我覺得現在的年青人也有機會有同樣的感覺。覺得,18歲後,我就是一個成年人,但好像什麼都不懂,好迷茫。就像學業,家庭都在崩潰。 是唱歌拯救了我。 覺得自己抑壓大久了,於是我參加了學校的歌唱比賽,再次踏上舞台。發現,我好喜歡站在台上對著大家唱歌的自己。好像我的人生,又再次有了目標,原來我不是一無事處。雖然仍在學習當中,我還是有長處的。這令我更加的肯定自己。


第一次接觸音樂是小時候我看環珠格格。我是個很喜歡"煲劇"的小朋友。我會跟著唱主題曲,媽媽又會買一些原聲大碟給我。然後就迷上了唱歌。之後,我參加了合唱團,其間驚奇地發現自己有獨唱的能力。


其實直至現在,有時我上台表演都會有手震的情況出現。甚至有時透過直播的螢幕都可以見到手震的情況。我覺得緊張是正常的,而個人亦喜歡這個緊張的感覺,因為在乎,才會這樣。所以我害怕的反而是,如果有一天我很老練地表演,沒有了情緒的表演。我想自己可以永遠保持對舞台演出的一份新鮮感和好奇心。我好開心和感恩身邊的人對我的包容和喜歡。正正因為這樣,我覺得自己要做更好去回報他們。不想辜負大家對我的喜歡。


其實我都想了很久才決定參加造星,始終是一個公開比賽,只抱著"膽粗粗"的心態去參加。 其實節目錄到一半開始有電視首播,才發現,原來回嚮這樣大。亦多謝導師讓我知道,這比賽只是一個開始,就算比賽完結得獎也並沒有真正完結,之後的路要什樣走,才是重點。所以最近都是盡力地去學習。



Top from HELMUT LANG from lane Crawford / Skirt from RICK OWENS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 Jewelry and bag from BULGARI



我覺得,我的音樂的獨特之處在於我這個人。因為在雲浩影的音樂入面,你會聽到很多東西,亦會聽到我的成長。我是一個"fast learner" 所以當到新的東西時,就會好快地反映在我的音樂裡。我不希望去做一個隨波逐流的人,我想成為一個做自己,做領導潮流的一個角色。我喜歡嘗試不同的風格,特別多謝我的團隊給予我很多嘗試的機會。有很多時候,以他們的經驗來說知道我一定會失敗他們都會讓我先嘗試,因為知道如果沒有試過,我是不會死心的。


有時會有一個情況就是我不懂得怎樣去"停",就好像錄音的時候,監製都叫我要停一下休息,但是我會想繼續錄下去。就會連帶身邊的人也沒有機會休息。我也是一個非常心急的人,想學習很多東西,但有時候會忘記有些東西是需要時間去累積,所以這也是目前在學習中最大的一個課題。其實我都會很介意身邊的人對我的睇法,特別是我的團隊。所以有時候他們一句不經意的說話,我也會很認真的對待。會自己去思考,怎樣去做得更好。


我是一個堅韌的人當我想做一件事的時候,可以排除萬難去達成一個目標,也是一個非常能捱的人。這也是我一個欣賞自己的地方。而某程度上,我也欣賞自己有一份執着,因為如果我覺得沒有了那一份執着,即是對那件事情沒有了感覺。我也欣賞自己尊重別人的這個心態。因為我覺得所有功勞並不是在我自己身上,而是在身邊一直協助我支持我的人身上,例如經理人或者是今天的攝影師,Stylist, 因為是這一班人造就了這件事。





黃斯琪 CK・音樂是無界限的



「當我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我會投放200%的專注力去學習,不會讓自己是只學習表面就算數。這就是我做人的態度,不只限於音樂。就好像跳舞的時候,因為自己都是一個自律的人,和很想學好,我明白到自己比其他人遲起步,所以我會花很多時間去練習。」



音樂對我來說就像生命一樣。因為我每天都會聽音樂,發掘新的音樂,寫歌和唱歌。所以基本上我每天都離不開音樂。所以音樂其實沾滿了我整個人,就像我生命一樣。



Top from KNWLS from YOOX / Skirt From DION LEE from YOOX / Shoes from CHRISTIAN LOUBOUTIN



音樂是我生命中排第二重要的,第一是家人。家人真的是很重要,因為我的音樂其實也是由家人去培養出來的。從小我就已經學習彈琴,和接觸很多關於音樂的東西。我覺得我喜歡音樂都是因為我喜歡我的家人。他們都很希望我能夠在音樂上有所成就。


其實小時候所接觸的音樂都比較經典,因為主要都是彈琴。到小學的時候,開始接觸卡通片,一些動漫的音樂,之後十分喜歡還會跟着唱。那個時候沒有太多時間去看電視,所以自己會記着那些音樂的旋律再自行發揮。我想也是那時候開始了我想寫作的這顆心。那時候的我會彈出幾個和弦,在自己唱出覺得很有動漫感的旋律,滿足自己對聽動漫音樂的慾望。


其實我對音樂的啟蒙時間好像也算是早的,我覺得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那時候除了讀書和音樂,就沒有其他娛樂。我這個人比較好動,小時候其實比較喜歡跳舞。所以叫我要坐定定彈琴,其實對我有一定嘅難度。但是我的鋼琴老師覺得我是可造之才,經常在家人面前讚賞我,而跳舞老師並沒有這樣做,所以最後家人投放了很多時間和資源去培養我鋼琴這個興趣。


我和音樂的第一次接觸,在鋼琴方面,就是我五歲的時候。在西九龍的一間琴行開始的。還記得有個老師教我 Middle C 在哪裏,當我找到的時候,她立刻說:「嘩,你真的很有天份!」然後我就開始了我彈琴的路。


當我真正意識到自己對音樂的聯繫的那瞬間,可能可以說是五年前的時候。因為其實當年彈琴,只有彈到我16歲。可能因為反叛期,就不想再學。然後我就停止了所有關於音樂的興趣,就向跳舞發展。不過其實跳舞也離不開音樂,而那時候我就接觸了另一個世界的音樂。對流行音樂多了很多接觸。跳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進入低潮期,我對跳舞沒有那個創造的能力。我發現自己對於音樂的創造力比較高。然後我就自己創造了第一首cover。我覺得那一次就是我真正跟音樂接觸的點。因為這不是別人強加於我身上的想法,而是自己自發性的創造一樣東西。然後我就開始自己嘗試去編曲。我發現從小到大我所接觸的音樂亦代表了那個時段的我。例如小時候我彈琴是彈經典的樂章,要守規則,遵照寫在樂譜上的指示去彈奏歌曲。而那時的我也是一個十分聽話的小朋友比較膽小,循規蹈矩。當我開始跳舞的那階段,那些音樂是充滿自由的。然後我就開始了跳舞的路,亦覺得那段時間的我是非常之自由的。


我發現自己其實是十分喜歡音樂的,但是我找不到方法去喜歡他,因為以前覺得音樂太墨守成規,所以我就開始創作自己的音樂。人生是可以自己話事的,當然也要跟家人商量。我覺得雖然我的家人算是十分嚴厲的家長,但他們都會因為隨着我的轉變而改變。例如以前他們會很專制,但當我長大的時候我會跟他們分享我的想法,以前我會覺得他們一定會反對我,但其實他們並沒有這樣做。就像我紋身一樣,他們並沒有說什麼,並嘗試用欣賞的角度去嘗試接受這件事。你好像他們嘗試接受我不去學音樂,而去跳舞這件事,最後又不做舞蹈員,回到音樂的領域。他們都會接受和鼓勵我。所以對於我來說家人是第一,音樂第二。



Top from KNWLS from YOOX / Skirt From DION LEE from YOOX / Shoes from CHRISTIAN LOUBOUTIN



我的音樂的特別之處就是不會有一個界限,因為不論什麼類型的音樂,我都想嘗試去做。我覺得音樂是無界限的,我也無法想像我可以由一個只是認識經典音樂的人,再變成一個玩流行音樂的人。所以我會不停去發掘自己的可能性和我的原創性。而我覺得這個原創性就是隨着我的生命一樣一起改變。這就是我的音樂的特別之處,很多時候跟別人提起,也會覺得我是一個比較有個性,和獨立思想的人。所以覺得我的音樂是比較小眾。這些說法,對我來說都是一些好的讚賞。亦是我在追求的東西。我想分享我喜歡的東西給大家,和找到有共鳴的人。我覺得音樂就是可以將人和人連繫。這就是音樂神奇之處。所以我希望我的音樂可以帶到共鳴給聽眾。亦希望大家能夠留意到當中的變化。每一首作品都是獨特的。


當我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我會投放200%的專注力去學習,不會讓自己是只學習表面就算數。這就是我做人的態度,不只限於音樂。就好像跳舞的時候,因為自己都是一個自律的人,和很想學好,我明白到自己比其他人遲起步,所以我會花很多時間去練習。一天上三堂,每天都會去上課。對於我不熟悉的舞種,我會特意去報名showcase,會迫自己直接跳到為止。音樂都一樣,對於我一些不熟悉的曲風,我會很勇於去嘗試,和尋求方法去學習。其實我也會有自我懷疑的時候,但我覺得自我懷疑的時候亦是創作的最好時刻。因為不論在跳舞上,還是在音樂創作上,我覺得自己都是比其他人遲起步的。尤其是女生,不是想標籤女性,但是青春真的一去不復返。我會想更快的做得更好,亦不想辜負身邊的人對我的期望,所以我會經常審視自己和作自我檢討。





陳宗澤 CY・音樂對我來說,就像氧氣一樣,生存一定需要的東西



「我覺得一個人如果對一件事認真,不是三分鐘熱度,就會成功,不可以半途而廢。其實當我發現自己喜歡音樂的時候,我都有曾經幻想過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成為歌手。」



音樂對我來說,就像氧氣一樣,生存一定需要的東西。可以說是在人生中唯一令我在意的事情。重要程度可以說是如果沒有音樂,我就不知道我人生未來會變成怎樣,就像我的生存動力一樣。



Jacket and pants from FENG CHEN WANG from lane Crawford / Top from SANDRO /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對於我來說,音樂是大於一切,當然親情、友情、愛情,親情是非常之重要的,但是音樂對於我自身來說是最重要的。有一樣很夢幻的感覺,就是我覺得自己能夠同音樂溝通,聊天。我從音樂接收到很多不同的資訊。


我和音樂的第一次接觸,我想是小學的時候吧,我會跟我的同學一起在班房最後一排一起聽和討論Beyond的海闊天空。那時候純粹覺得他可以唱到好高音。然後就會全部人一起跟着一起唱。我覺得音樂對我是有一種引力。其實我都生於一個比較傳統的家庭,我也很介意家人對我的睇法,所以很多時候他們要我去做什麼我就一定會聽話去做,直至長大後我就開始覺得其實我最喜歡去做的就是唱歌和表演。但其實我都不敢跟我的家人坦白,他們一直都不知道我喜歡唱歌。直至我參加造星。在音樂上我非常有自己的主見。但有時候我也會選擇妥協,因為我抱着世界和平這個想法。我會抒發我的意見,但是覺得別人接受不接受是他們的考慮。



Jacket and pants from FENG CHEN WANG from lane Crawford / Top from SANDRO /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我覺得我音樂的獨特之處是你能夠在我的音樂中感受到那一份赤子之心。我是一個會將我那是那刻所感受到的心情和情緒記錄在我腦袋裏的一個人,不會即時作出回應但是會一直放在我的記憶入邊。這些感受,到我創作的時候就會成為我的靈感。我覺得我的音樂是比較直接的,並沒有過多的修飾。是最當下的我的一個感受。


我覺得從小,直至現在內在的我都沒有消失的性格是倔強。但我在外表露給其他人的感覺是我會很沒所謂。我甚少會跟其他人講說我自己內心的世界,多數都是作為一個聆聽者。我的習慣是少放負,喜歡聽別人分享開心正面的事情。我覺得自己有兩個人格,對普通朋友是一個沒所謂的人,但對親近的人就會有一個很強的自主人格。會變得理性。說話或者行動都會經過過濾。對於不同的人,就會顯示我不同的一面。


我覺得一個人如果對一件事認真,不是三分鐘熱度,就會成功,不可以半途而廢。其實當我發現自己喜歡音樂的時候,我都有曾經幻想過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成為歌手。我開始留意很多歌唱比賽,和一些選秀節目出來的素人。很喜歡看到整個過程,我覺得十分之感動和熱血。就令到我開始想成為歌手,卻始終欠缺一個機會。直至一個契機就是和朋友一起參加造星,就很好彩地多了這個機會。其實家人對於娛樂圈也沒有一個很正面的感覺,還覺得做歌手很不切實際。到了現在,終於因為做到了一些成績給他們看,他們都給了一個接受嘅態度,以我對他們的了解其實接受就等於他們已經在支持我。





黃明德 DARK・做歌手這件事並不簡單,並不是靠天份,和際遇就可以,一定要有作準備



「我選擇去做音樂都是因為想開心,並不是想名成利就,純粹唱歌令我感到快樂,和知道自己擅長這件事。你不會從我的一首歌,去了解到我整個人,但可以同我很多的作品中,慢慢去了解我不同的部份。音樂是一樣能夠完全表達我自己的方法。」



音樂是一樣令我重拾信心的興趣,因為我都比較遲起步,大約中一中二的時候才開始唱歌,和鑽研音樂。在那個時候的我因為要留班,所以覺得自己一事無成,覺得自己的未來會渾渾噩噩就一世。那時候完全沒有想過自己能夠成為歌手。而一個契機就是學校開放日第一個表演,就覺得自己在唱歌的時候,觀眾有很正面的反應,就在那一刻,我立志成為歌觀眾。


所以音樂在那時候對我來說是拉我一把的伯樂,給了我一個明確的方向。雖然我有眾多的興趣,例如排球,但其實我體能比較差,也是一個比較藝術型的男生。畫畫也是我曾經的興趣,但是當興趣成為了一個壓力來源,那個時候每個星期都要交畫作, 十分恆常,好像工作一樣。我就沒有了興趣。所以當我發現唱歌成為了我的興趣,也收到很正面的反應的時候,我就選擇了這個興趣繼續發展下去。



Jacket BOTTER from YOOX / Denim from SANDRO / Necklace from SLJ LONDON / Shoes from DOLCE & GABBANA



對於我來說,音樂是第二名,第一名是開心,因為我覺得,我選擇去做音樂都是因為想開心,並不是想名成利就,純粹唱歌令我感到快樂,和知道自己擅長這件事。有時候,當如果我錄音錄得不好,或者那天的表現發揮狀態不如理想的話,我就會好不開心。而我對其他事情是不會有太大的感覺的,例如打機,我輸了,並不會有不開心的心情。我對很多事情都沒有所謂,比較隨性。但在唱歌的時候,在這個我專業的領域,我就會想可以控制大局。而且,我覺得唱歌是一樣在表達自己內心的方法,所以我在音樂方面會比較執着。當你聽我唱歌的時候,就像和我在聊天一樣,透過我的音樂,或者透過我說話的內容,我對各事情的態度,你就可以觀察到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你不會從我的一首歌,去了解到我整個人,但可以同我很多的作品中,慢慢去了解我不同的部份。音樂是一樣能夠完全表達我自己的方法。


對我來說,音樂和唱歌的第一次接觸是分開的。並沒有像很多家庭一樣,我小時候沒有太多機會接觸音樂。直至小學,我第一次接觸了牧童笛隊成為了隊長,還加入了步操樂團,成為了小號手隊長。所以就覺得自己對音樂都挺有天份。配合適當的訓練,也能達致某一個境界。還有當時的小學老師也經常稱讚我,如果不選擇畫畫成為事業,在音樂界也能有一番作為。在音樂界裏成為一個樂手。


對於唱歌,和想成為歌手,就是在中學發生。在開放日,上台表演唱歌,台下的老師和觀眾都投以驚訝的目光。很驚奇。原來我唱歌也很好聽,因為當時其實我是樂團的結他手並沒有在眾人之下唱過歌。但那一次我就"膽粗粗"地問負責老師,我可否負責唱歌的環節,還是自彈自唱的表演。而結果收到了很多正面的回應。同一年我就參加了學校舉辦的歌唱比賽,亦是這一個歌唱比賽,令我覺得自己想朝着這一個方向發展。


其實成為一名歌手對於我來說是意料之外。小時候覺得成為歌手是一樣很困難的事情。還預計自己要去到30歲才會有機會。我覺得自己也算幸運,可以這樣快踏入樂壇。而我成為了歌手後,就覺得自己其實很渺小。發現歌手除了唱歌外,還有很多工作,例如雜誌訪問。所以覺得做歌手這件事並不簡單,自己更加要虛心學習。並不是靠天份,和際遇就可以,一定要有作準備。

我覺得我特別之處是在新人年,所創作的四首歌都很代表疫情下這一個年代的學生的感受。是在疫情底下對於學生最寫實的狀況。就例如《沒有穿校服的日子》,我想幾年後都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情況,《留班同學》也是一樣,是在記述我留班。所以我以學生身份去創作關於學生的歌。這就是我上年所創作的歌曲的特別之處。能夠很代表到我這個年齡層和身為學生的這個角色。



Jacket BOTTER from YOOX / Denim from SANDRO / Necklace from SLJ LONDON / Shoes from DOLCE & GABBANA



如果是說對於未來的我的特別之處,對於未來這幾年的作品,不論在題材方面或是在唱歌的方式方面都會比較年輕。又或者在編曲方面,都會很代表我這個年齡層。我覺得我們這個年紀和其他年齡層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因為這幾年疫情,就算我同班的同學,也不會有太多的聯繫。例如其實前幾天已經是我中六生涯的最後一天,就算見到同班同學,但因為這三年我們最多就是上網課,沒有見面的機會。感覺很生疏,沒有很凝聚在一起的感覺。


我欣賞自己是一個雙面刃,例如一樣東西,我發掘到他的有趣之處,或是一樣我喜歡做的東西,我會很努力去做。相反,如果我覺得一件事情是無聊的話,我會選擇不理會。例如入行之前有讀書和音樂在我面前,我覺得讀書十分無聊,完全不明白是為了什麼,所以我放棄了。但是對音樂,感到十分有興趣,我會將我所有的時間用在鑽研音樂上。


不過其實在中六選科後,我發現讀書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無聊。可能因為選科後,我能夠選擇我自己專注的科目,所以我越嚟越喜歡讀書,都會想追求更好的成績。亦可能因為這樣,就算我簽約成為了歌手後,我的成績也可說是突飛猛進。好記得中六畢業那天我們會互相寫校服,有位香港女排的同學跟我說很欣賞我能夠平衡到學業和歌手身份。令我回望比賽的那一段日子,發現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我都很多謝公司和身邊朋友給予我的支持。也特別多謝公司會為我的學業着想作出工作分配調整。成就今天的我。





鄭芷淇 ELKA・音樂是很治愈心靈的東西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真誠的人,貪玩又多變。最喜歡自己真誠這個性格。在這個圈子入邊,我覺得真誠很重要。因為我覺得如果自己能夠真誠對待被別人,對方也會用同樣方法對待我。感恩我遇到身邊的都是很好的人。」



我覺得音樂是很治愈心靈的東西。我不開心的時候都一定會聽歌,不同性質的音樂都可以治愈到我。例如不開心的時候,聽一些失戀的情歌都可以治癒到我的心靈。我有時我感到很興奮的時候,就會聽一些比較興奮啲音樂,可以調校到我那一刻的心情。


音樂對於我的重要程度分十滿分有九分。因為我的生活是很需要音樂的。例如我沖涼的時候會想聽歌,搭車的時候也會想聽歌,當我靜下來的時候我就會想聽歌。我覺得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我很喜歡聽別人的歌,知道別人的故事是怎樣的。可以透過音樂去感受其他人的人生又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我想如果沒有了音樂在我的人生入裡,我一定會覺得很悶。可以透過音樂看到別人的感受,和世界觀。



Top from MM6 / Skirt and shoes From MIU MIU



我想最第一次接觸音樂的話是兩至三歲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很喜歡唱古巨基的一首歌「愛與誠」,直至現在都記得。那時候我表姐夫有拍過一條片段。那時候的我跟大家說「我想表演唱給你們聽!」然後我就像朗誦一樣,站在中間唱給大家聽。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應該就是我第一次接觸音樂吧。


直至中學時期,就聽好多韓流的歌曲。到畢業的時候就開始聽好多香港的音樂。我覺得隨着年紀增長,對於我接觸音樂都會有不一樣。例如在中學時期,韓國的組合非常潮流,我也很想像男團女團一樣站在舞台上。到近年,香港樂壇開始逐漸興起,我就會覺得這個時代又好像變了。我覺得都很神奇的。



Top from MM6 / Skirt and shoes From MIU MIU



我覺得作為新人的獨特之處,以 Lolly Talk 來説,可以有不同方面帶到給觀眾。可能現在大家給我們定義為一隊比較可愛的,青春活潑的組合。但其實我們所有成員都有不同的面向。例如在這一次拍攝,我平時的形象都是比較可愛的,甜美系,而今次拍攝的影像是比較型格的,是我想嘗試的一個風格,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我。我覺得我自己也是一個可以有不同面向的人,我性格也是比較活潑,可以有可愛的一面,也可以有很認真型格的一面。將來的我也想發掘更多的面向。


在 Lolly Talk 這個組合入面,我算是一個氣氛製造者。有時我的話可以令到他們很開心,可以帶領他們一起「癲」的一個人,是氣氛擔當。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率真的人。很直接了當,有什麼事情都會說出來。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很多時候身邊的人都會覺得為什麼我要把自己逼得這麼緊,但我會覺得自己要求上進做得更好。我經常會被別人說我會加重給自己的壓力。我很想做到最好,就會不斷找時間去練習,但當我做到的時候,我又會想覺得自己不行,也會想繼續練習,永遠都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些。


其實我中學畢業後,讀了一年高級文憑,但我就知道自己非常不喜歡讀書,我覺得不要浪費時間,直接做我喜歡做的事情更好。那是剛好有個機會就是一個網上的選秀節目。自己又很有表演慾,所以就參加了比賽。發現自己其實都很享受和喜歡舞台。所以到最後就沒有再讀書。到選秀節目完結,就參加了造星。其實之前家人一直都不支持我的這個選擇,直至最近好了一些,開始理解到我現在的工作。所以我會繼續努力爭取他們對我的支持和理解。


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真誠的人,貪玩又多變。最喜歡自己真誠這個性格。在這個圈子入邊,我覺得真誠很重要。因為我覺得如果自己能夠真誠對待被別人,對方也會用同樣方法對待我。感恩我遇到身邊的都是很好的人。





吳家忻 KAYAN・我的歌,都是在和大家分享我個人的一些感受



「我經常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否應該這樣做?其實這問題直至現在我都在問自己,而且至今一直都未找到答案。」



以前音樂對我來說是興趣,現在是興趣,事業,工作。其實我這個人是一個比較見步行步的人,並沒有太多人生規劃。我的歌,都是再和大家分享我個人的一些感受,是非常個人的,是屬於我的經歷。例如我的愛情觀。暫時我的歌都是寫關於愛情,可能未來會有其他方向也說不定。



Top from GIVENCHY from YOOX / Skirt and shoes from GIVENCHY / Jewelry and bag from BULGARI



對於我來說,音樂會排第二,家人排第一。其實以前我和家人的關係並不太好。我和媽媽,姊姊的性格和嗜好都有很不一樣。我喜歡藝術,音樂,圖像,媽媽就會覺得這些東西都沒有意義,並不明白他們的價值。她是一個對於數字和錢很敏感的人,她又不明白這個圈子的人,覺得很混亂。我姊姊是一個非常勤力的人。喜歡控制大局做決策。相反我並不喜歡管理任何人,或者做生意。踏入社會後覺得,這個世界太混亂了。而「家」就是最簡單和可以令我感到放鬆最舒服的地方。平時都會一星期回家吃飯一次,但這段時間實在太忙碌。而遇到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都會跟朋友和家人傾訴。


如果說是接觸音樂的話,會是兒時的時候父母在家裏播歌,但其實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感覺。都是長大後跟朋友一起發掘其他音樂。我記得那時候應該是小學五六年級左右,印象最深刻的是Lady Gaga,每天都看她的 MV,就這樣開始了唱歌。我的曲風是比較R&B,因為覺得這是我的強項,最舒服,我唱得最好聽的,所以我就選擇了這個方向。



Top from GIVENCHY from YOOX / Skirt and shoes from GIVENCHY / Jewelry and bag from BULGARI



我比較傾向歐美流行的曲風,可能這就是我的音樂的獨特之處。我有很多作品都是中英夾雜。還有,我個人是比較即興。


我覺得我是一個容易相處的人,會好肯接受自己的弱點,不怕尷尬。我是一個樂觀的人,性格上比較調皮,不計較。如果有不開心的情緒,睡一覺就會過眼雲煙。


其實我會覺得自己太隨性,導致對於自己沒有什麼計劃,對於錢,有沒有什麼理財觀念。亦比較健忘,和容易分心。我小時候十分怕事,又可以說是太介意別人的感受,怕傷害到人,所以不會將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例如就算我喜歡唱歌,也不敢在眾人面前唱,怕出醜,害怕聽到別人負面的評價,很多事情都不敢去做。


長大後,受到朋友的肯定,慢慢地覺得其實自己唱歌都挺好聽的,開始建立到自信,才慢慢變得大膽些。嘗試說出自己的意見,為自己發聲。我覺得由出道到現在,都有轉變。例如在音樂方面,以前就算覺得那段錄音不夠好,但是身邊的人說已經足夠,我都會附和。但是我會覺得成品出來並不是我想要的。以前不會講出自己的感受,但現在我會分享我的感受,要做到最好,因為這才是我想要的,和我想帶給觀眾的。又例如在拍攝方面,以前如果遇到我不喜歡的形象,我都不會說出來,但是現在就覺得如果那形象不是我想要的,令到我感覺不舒服,結果出到來一定不會好看。


我經常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否應該這樣做?」其實這問題直至現在我都在問自己,而且至今一直都未找到答案。最近我有一個新目標,就是想嘗試學打碟。希望會有一個不一樣的形象帶給大家。





張蔓莎 SABRINA・我不是個太喜歡跟隨規矩的人,有些規則是需要突破的



「音樂對於我來說真的十分重要,徘徊在第一二名。特別是在上年音樂是我生命的支撐。我的音樂的獨特之處一定是我只會寫關於自己的東西。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



唱歌對於我來說,是基本需求,尤其是在這一年的時間唱歌給予我力量。由小時候已經一直很喜歡唱歌,直至上一年利用唱歌作一個媒介去令大家認識我,寫一些我想說的話的時候,而又會收到大家對我的回饋的時候,我很喜歡這個相互作用的感覺。


我的音樂都是在表達自己。雖然我有一些歌詞都是很夢幻的,但都是因為我是一個喜歡幻想的人。雖然我的歌都是在表達我不同的一面。我是一個多面性的人,很喜歡思考。但是很多時候又會過量的去思考一個問題。有好處也有壞處,我會很容易去感覺到身邊的人的情緒。對好多事情的感受很重,其實對創造也有一個正面的影響。


我覺得《到時見》這首歌是我上年最喜歡的一個作品,亦是最能代表我的歌。這首歌其實是在形容我自己在房間裏幻想末日來臨,所以是偏傷感的,但同時歌詞是很正面的,和反叛的感覺。所以其實這也很「我」。我不是個太喜歡跟隨規矩的人,覺得有些規則是需要突破的。



Dress from MAGDA BUTRYM from YOOX / Ring and bracelet from CELINE /

Leggings from WOLFORD /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音樂對於我來說真的十分重要,徘徊在第一二名。特別是在上年音樂是我生命的支撐。我覺得自己未真正出歌前,我個人是不開心,但是出歌後我個人比以前愉快了。因為在音樂世界裏面我可以抒發我的感受。就算是以前的一些作品其實是比較黑暗面的,現在再重複聽,我都還很喜歡。覺得可以讓大家看到我不同的一面。


其實我個人是樂觀的,但是又喜歡黑暗的內在的情緒。其實每個人都會有黑暗面,但是在平時見朋友或其他人的時候不會展現出來,所以音樂就是一樣很好的媒介可以發洩這個黑暗面。而我人生中第一重要的東西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覺得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才令我有活着的感覺。


之前也有在社交平台分享過,在我小時候大概八九歲曾經參加在海港城舉辦的歌唱比賽,就發現自己原來在那麼小的時候就已經喜歡唱歌。可能那時候並沒有想法是自己有多喜歡唱歌,只是很享受表演和參與的過程。那時候是我媽媽用DV機去拍攝整個比賽過程,之後再轉回數碼化。她說買這個DV機是想記錄我們成長的過程點滴。就算我曾經學過芭蕾舞數月,都可以從這些片段回看,我覺得很有趣,是很美好的回憶,亦令我覺得有好多東西後悔沒有繼續堅持地學習下去。



Dress from MAGDA BUTRYM from YOOX / Ring and bracelet from CELINE /

Leggings from WOLFORD / Shoes from GIUSEPPE ZANOTTI



我的音樂的獨特之處一定是我只會寫關於自己的東西。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我的歌是比較夢幻的。除了個人的感受,也會加了一些關於大世界的東西。是寫給觀眾,也是寫給自己。






NEW GEN STARS・MUSICAL CHAIRS





NEW GEN STARS・MUSICAL CHAIRS


CREATIVE DIRECTOR & STYLIS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ALEXANDER YUENG

MAKE UP ARTIST - ANGEL MOK, GABBIE LEE, KINEKS HO, SAN CHAN, KAHO CHENG

HAIR STYLIST - KING LEE, LUPUS CHUI, WING WONG, KAHO CHENG

ART SET - CHUNG CHUNG

PRODUCER - BONNIE LO, MAORA CHENG, JAZIKA HO

INTERVIEW - JAZIKA HO, SYAN LEUNG

TEXT - JAZIKA HO

STYLING ASSISTANT - EVELYN

PHOTO ASSISTANT - CHUNG CHUNG, IVAN WONG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