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nda Chow

書道家万美 MAMI 專訪 | 為了成長而去做書法



「書為心之畫,畫見心之意。」


書法不單止是一門傳承多年的文化底蘊,更是可以體現一個人的性情和思想的純粹性藝術。書法是以文字為載體去傳達書道家的思想情感的一種書寫藝術,書寫過程中,藝術家透過筆氣、墨氣、文氣,和揮筆的力量相通,從而體現出作品當中的精神內涵。書法當中帶來的線條純粹性和結構上的美學帶有極強的藝術表現力,所以書法藝術的出現是自然而然的。




日本書道家万美 ( Mami ) 近日特地到訪香港,為連鎖東京撈麵店 KOKORO TOKYO MAZESOBA 香港店創作了一系列作品。記得2019年的時候,Mami曾經來港為蘭桂坊「Savouring Art」揭幕,並舉行香港的首個個展「万美MAMI個人藝術展覽」,這次有幸和她做了一個專訪和親眼目睹Mami的即席創作,令筆者對書道和藝術有了不一樣的體驗。





Mami畢業於日本大東文化大學,主修書法,在她的寫字生涯當中,她以自創的「Calligraf2ity」 作為創作核心,融合日本書法與塗鴉去進行表現。她的作品可說是結合了傳統書法工藝、當代美術形式,並配合音樂節奏的行為藝術。Mami的作品亦經常性出現在街道,書法和塗鴉的融合在街道上毫無違和感,她認為充滿動感的東西是令人感興趣的,同時這樣的呈現方式會讓更多人看得見藝術作品,有別於畫廊和展覽。



除此,她的作品最有趣的是不受媒材的限制,充滿反傳統的藝術體驗。例如2019年「塞醸茶会」的表演當中是以雪作為媒介去承載她的創作,墨跡和雪的融合使人感到新而不薄,水墨交融的混合帶有對自然界的觀賞力和表現力,匠心獨具。



「創作過程中,媒材並非最重要,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注入什麼在作品當中。」



對於不同媒材的運用,Mami反而認為其他因素才是主體,例如環境帶來的即興性、觀眾的反應和當下的情緒配合。她亦提到近年的創作,希望把更深層的意識和訊息放入作品當中,帶到觀眾眼前:




「疫情讓我感到寂寞,國與國之間充滿分離感,國界明顯了。」



訪談中聊到她的創作把大量的力量注入現場給觀眾和氛圍,感覺是一個互動的力量交流。Mami就分享到她喜歡觀眾帶來的力量,喜歡很多人存在同一個空間的感覺。不過有時候也沒有觀眾,所以創作上反而是偏向注重自我內心感受,和當下情緒流動的呈現。而訪談當日,筆者親身目睹她的整個創作過程,就能理解到書道和她內心的意識流之間一直流動著的密不可分的關係。筆者認為書道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它有多麼的陶冶情操,或是提高自身藝術修養。最吸引的是它是寫心、寫思想、寫感情,把創作者內心最虛無的情感以筆墨形式呈現於觀者眼前。





觀賞她的創作,讓筆者驚嘆書道中變化多端的趣味,筆觸之間各式各樣的變化,配合字體上不同結構的形態,流動的線條中,由折粗細變化無窮,時而方圓時而疏密,錯落起伏。而Mami的筆勢是非常敏捷而穩定,行雲流水、靈活多變,行書極具張力同時不失書法中的淡雅,讓人目不暇給。她全神貫注的創作下,讓整個過程帶來強烈的「抒情性」( Lyrical ),作品當中不斷出現即興性、瞬間性和主觀性,而墨跡所保留下來的性情痕跡亦極具個人化。





筆者非常喜歡Mami的作品,原因是作品中的連筆交筆十分灑脫流暢,而筆跡亦相當仔細。書道中有論到最高的境界是「物我關係」,意思是創作者對世界觀和周遭事物的理解和看法,而她的藝術作品,是充滿靈氣和對生命本質的流露。及後,和她聊到現代社會、現代人腳步過於急促,彷彿錯過了生命上許多的東西。對此,她分享到 : 「在日常生活中,我極其享受和細心欣賞周遭的風景,希望不會錯過任何一個美好的時間。」




Mami對書道和生命的熱愛和追求是顯而意見的。《Trace of Soul》這一套書法藝術紀錄片中有一個藝術家的一句說話,讓筆者覺得非常值得深思,「書法是不生的練習,不管你多少歲。」對此,Mami認為這不單只是一個人生修練,亦是一個成長過程。筆者認為所謂一個好的藝術家,作品不單止帶有獨特性和個人化,當中更加應帶有自身、生命和世界交融的人性。





INTERVIEW & VIDEOGRAPHER - PANDA CHOW

PHOTOGRAPHER - CANIF CH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