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ilfred Wong

IN TIME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








時間的奧妙,讓蘇麗珍對亞飛這個「一分鐘的朋友」,苦苦思量,意惹情牽。青蔥少年時,聽過一席話 :「老天很公平,每人每天都有24個小時⋯」時間於智者而言,價值連城;但就愚癡的人來說,卻似爛泥一巴,不值分文。「時間」摸不著、觸不到,但卻確確實實的存在,且時時刻刻的限制。






IMAGE COURTESY: IWC




以當代文化作解,時間的價值似是一種「用我尚有,換我沒有」的概念。為了不負芳華,我們得搏取伯爵的地位和蕭邦的雋永,去獲得認同,修成正果。人生猶若四季,三十歲後的同學聚會,實有如盛夏的果實。事業上的耕耘,終究在腕上綻放,閃閃生輝。就算沒有IWC的飛行員系列,也至少有枚Panerai、Submariner充當朱義盛。至於響鬧、報時等「操重工夫」,則留待智能手機處理就好!買錶保值,恰似是我們對光陰的教訓,所作出的償還。





人類冀盼留住美好的時光,叫時間逆走,所以像《天能》、《你的名字》這類以時間逆轉為材的電影,總叫好叫座。那怕穿越情節重重覆覆,我們一樣唯唯諾諾。為了贖回青春的遺憾,我們需要更多的CHANEL 2.55、更多的BIRKIN 30、更多的AIR JORDAN和更多的TIMELESS DESIGN等去作物證。






IMAGE COURTESY: LOUIS VUITTON




時間軸的運行,迫使每個人不情願的出走,朝著死亡的方向前行而無法回眸,卻又不自覺的跟別人比較。彷彿每個人都得在我的時間軸上競賽,且須在某時、某刻越過某個中途站,完成某幾個指定任務,卻不識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時間軸,如同奧巴馬在56歲時卸任美國總統,而71歲的特朗普才剛剛上任一樣。我們用不著去比較誰是誰非,只要得悉當中的意義。





香港人甚麼都快,唯獨剩低「不快」。我們都需要一點慢,來回到平安。活在當下,從不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而是專注當下該留心的事情;試著放緩節奏,不被過去的包袱、將來的未知與多餘的遐想拉扯,以五感重新體察事物,細味構成事物的種種條件,放下一份「理所應當」,用感恩與自我檢視的心,去提升生活的態度和質素。






IMAGE COURTESY: URBAN TIME IMAGINATION





作為80後,筆者見證了港英時代最後十年;對於戴妃的穿衣品味、談吐舉止,一直高山仰止。因為一枚女皇錢幣手錶,認識了URBAN TIME IMAGINATION的創辦人-HYSAN;有志青年帶著「七年之仰」,以外婆的女皇頭硬幣,重塑了我們的集體回憶。香港製造的透底鏤空錶殼,透視出藏於硬幣正反兩面的錶玉,刻劃出品牌抱擁不完美、內外如一的造匠精神。在欣賞工藝以外,物件對我們人生的啟發,更不可或缺!當下也許是最壞的時代,但也是你最好的時候,因為過去追不回,未來不一定。與其選擇以物件去兌換時間的價值,甚至愚眛的相信逆向「計算機」的存在,倒不如衝破「太遲啦」、「遲啲先」等障礙,把握時機。

願· 不負韶華、不負情深、不負己!





FOLLOW OUR MIND:

  • Facebook B&W
  • Instagram B&W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