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nda Chow

DEACON LUI・愁雲黲淡中的一點光

恍若真空狀態的氛圍之下,一切變得壓迫和侷促,讓人喘不過氣來。當我們成為當中唯一的微光,應如何自處?


俗語常說:「有圖有真相。」而攝影創作正正就是透過拍攝的方式去告知觀眾真相,實照能讓人了解周遭,認識真實的一面。攝影家DEACON LUI的個展「幽暮之城」撇去了報道性質的攝影特點,以獨有的色彩和視點表達了人們內心深處的不安感,把過去零碎的片段重新組裝,那些不復存在的事物自然地、壓抑地,一件又一件的重現眼前。



幽暮之城 / DEACON LUI 攝影展



進入展場,一束束的白色射燈和牆上的攝影作品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那些難以言語的事情,像一道電流瞬間直達感官,令人毛管直竪。白色的燈光通常用作讓人集中精神,有助更清晰觀看眼前的事物;然而作品中帶有的淡灰綠色調使照片多了一層朦朧感,既真實又不真實似的,那些不敢令人相信的存在,真的存在嗎?清晰和模糊之間不禁引起筆者對這種感覺的質疑,隨後腦海中便喚起曾經在這些照片空間中發生的過去。



綠霧之下的日出日落



「香港新篇章 青年有未來」



展場中的其中一面牆由41件攝影作品所組成,正常不過的香港面貌散發出一絲絲的不正常,彷彿在道出一件事情,而非僅僅影像本身。直接攝影(純粹攝影/ STRAIGHT PHOTOGRAPHY)這種拍攝方式多數取材自社會事件,具有純粹性和紀實作用,以模仿人類雙眼代替種種攝影技巧,不但能讓讀者更專注於主題焦點,主觀意識與客觀意識的交織同時亦帶有豐富的視覺訊息,畢竟是拍攝了社會上最真實的一面。這個展覽中的作品不但運用了純粹的拍攝手法,更以色彩作為全展的脈絡,單色配色(MONOCHROMATIC COLOR)帶有特殊性,深淺濃淡的差異不但為作品帶來不同的意味,更成為敘事的重要關鍵。



41張「香港面貌」



展場第二層放置命為《浪裡遊》的視頻及影像作品,三面牆各自播放著2019年和2020年的香港,原來僅僅2年不到的改變足以令人唏噓和嘆息。尤其中間那面由2張布幕組成的影像,一邊是社運時期的照片,另一邊是過去一年的餘溫面貌。作品中由重疊起來的布幕所組成的一條中間線不知道是刻意還是自然而然而形成的,含糊的界線讓人更容易沉溺於影像之中,不到幾厘米的一線之差,隔著的卻是無數個沉重又茫然的日子。配合視頻的背景聲是來自攝影家親自錄制的水中水面浮沉聲,一下接一下的撞激聲不只是抒發了拍攝者的個人情感,還敲動起觀者的情緒,呼吸隨之逐漸變得急促,彷彿讓人回到現場。在感受回憶和現實的拉扯中,攝影作品已非只解讀影像本身,而是讓人從中退一步思考攝影家所呈現的視點和想法。




《浪裡遊》/ 視頻及影像作品


如此幽暗、佈滿綠霧的存在,似非而是的香港記憶,在根本上到底失去了什麼?

與其說「幽暮之城」很有意思,還不如説它簡鍊單純地紀實了我們的日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