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isy Lam

仙女教母W26專訪

窺探服裝製造的異色世界


讀書時期結識了一群同樣修讀時裝的朋友,其中一個就是針織設計系的W26。有些友人畢業後當上造型師,有些轉行平面設計,更有投身保險行業的,W26是為數不多繼續造衣服維生的同輩。除了一般短片、廣告等拍攝外,他更為本地的偶像製造服裝。本來香港就談不上什麼偶像文化,地下偶像更是非主流中的少數。這次特意跟W26做個訪問,窺探一下這個異色世界。



相信IDOL服是魔法一樣的存在,

衣服上的一針一線都包含著熱情、幻想、愛與希望!



Q1 —— 對你來說,偶像是怎樣的存在?

W26: 很多人說偶像就是販賣夢想的人,我覺得這是對一般偶像最貼切的形容。日常生活中所有的不快都會在接觸偶像的時候忘得一乾二淨。但若果偶像只會販賣夢想,會很容易令人沉淪於追求虛幻的夢想而在現實一蹶不振。更加好的偶像,夢想以外也會販賣現實,給予你能夠在日常生活中面對一切的力量與勇氣。

「暫時別顧慮明天的事,變成笨蛋盡情享受這一刻吧!」我也是一個曾經被偶像拯救過的人!


Q2 —— 開始為地下偶像做costume 的契機是什麼?

W26: 其實本來對於Idol服有着「好似手作Cosplay衫」的固有印象,起初並沒有太大興趣。後來因為喜歡音樂人大森靖子,而認識到更多不同類型的Idol服設計師,如:東佳苗、MIYANISHIYAMA等。發現原來Idol服都可以有不同的風格,開始萌生想試試做Idol服的念頭。後來在朋友介紹下認識到QQBBG,知道她拍攝MV需要人幫忙製作Costume後,便立刻答應為她造衣服。

單以Idol服來說,到目前為止參與過的製作沒有很多,期待之後有更多機會參與製作Idol服/「Idol服風」的衣服!


IMAGE COURTESY: 大森靖子



IMAGE COURTESY: W26



Q3 —— 做偶像服有甚麼有趣之處?跟其他拍攝相比(例如電視節目、短片、電影、廣告等)有何不同?

W26: 製作Idol服的時候,總會覺得自己像仙女教母。每套Idol服的初始概念,可能只是客人的一個念頭,又或是一些反覆在幻想中出現的形象。由零開始把客人的幻想化成現實的整個過程都很有趣!一直都相信Idol服是魔法一樣的存在,衣服上的一針一線都包含著熱情、幻想、愛與希望!也正因如此,製作Idol服的時候從來不會覺得辛苦。

最大分別大概是背景資料吧,本身工作上主要參與廣告及劇情短片的造型設計,兩者都會有劇本或故事去輔助角色造型的發展。而造Idol服很多時候都只會獲得一些關鍵字/簡單的基本設定,而其他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想像和建構。不過作為設計師,造Idol服的時候可以把自身的世界觀毫不保留的注入衣服中,是個快樂的過程。



有次試過因為朋友的一句說話就造了一套衣服出來。


Q4 —— 靈感從哪裏來?我知道你喜歡日本的文化和獨立音樂(畢竟日本的偶像文化非常盛行),這些愛好會有幫助嗎?

W26: 平日會留意很多關於衣服的資訊,但當真正要造衣服的時候,反而會刻意避開不看衣服的相關Reference。因為對於抄襲十分反感,雖然認同「世界上已經不再存在原創」這個觀點,但經常會害怕自己不經不覺抄襲了而不自知。

靈感好像永遠都從不同的地方得到。當然作為設計者,平日多從藝術、電影、音樂等不同領域吸收是必須的,但更多時候在生活的某個片段獲得的感動與啟發會更加有力量。有次試過因為朋友的一句說話就造了一套衣服出來。

喜歡日本文化的形象好像太廣為人知,還在讀書的時候有種感覺好像無論做出甚麼風格的作品都總會聽到「感覺好日本」這個評語。曾經會因介意而故意交出「沒有日本感覺」的作品,但現在好像沒有想太多,繼續做「感覺好W26」的作品

Q5 —— 對你來說,日本和香港的偶像文化與服裝有什麼分別?

W26: 在香港很多圈子,獨立音樂圈、偶像圈、ACG圈、文青圈之類。感覺大部分人都不會主動接觸自己圈子以外的人與文化。例如在本地Live House的演出,樂隊演出完轉下一隊時,好多人都會因為沒有聽過所以離開,更過份的會留在場內大聲談笑風生。

相反,之前去過日本的音樂節,不難看見穿著重金屬團Tee的叔叔看完想看的團後,還會留下看miwa或Kyary Pamyu Pamyu之類的演出,還會學著舞步一起跳舞;亦會有像大森靖子一樣的偶像宅「踩過界」去玩搖滾。經常覺得大家如果都更主動接觸新事物的話人生會有趣得多,驚喜很多時候都是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的!自己本身也不是一個偶像圈的人,只是剛好有喜歡的音樂人是偶像團體,在接觸到偶像的世界之後真的受到很大的啟發,從那以後也一直努力向身邊朋友們推廣偶像文化。

偶像服裝方面,始終日本的偶像文化已經發展多年,即使是小規模的地方偶像,背後都可能會有觀光協會等機構協助營運。活動經費與資源都較為充裕的環境下,不論是演出服還是音樂,都自然可以有更專業仔細的製作。

而本地的地下偶像也有簽了公司的,可以有一定的經費去製作與營運。沒有公司的大多數,很多時候連演出服也是他們自己製作的。


IMAGE COURTESY: Kyary Pamyu Pamyu



穿上了會增強攻擊力的偶像服



Q6 —— 你覺得自己做的偶像服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W26: Idol服要令穿著者感到自己可愛是最基本要求!除此之外,我覺得偶像服是承載著愛與夢想的物件,每當看著穿著Idol服的人跳舞,都會覺得他們在發光。

而自己製作的Idol服,單方面地希望會令穿著者感到非常Empowering,穿上了會增強攻擊力之類



IMAGE COURTESY: W26



Q7 —— 最後,為誰做costume會令你有死而無憾的感覺?

W26: 厚顏無恥地說大概是Björk吧,雖然不是Idol,但感覺Björk會把衣服一起transcend去另一個世界,整個作品昇華到另一層次的感覺一定很好。



IMAGE COURTESY: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似乎是夢想墓地,可是總有人在默默發光。儘管微弱,卻也不滅。如果你感到一絲好奇,或想表達支持,不妨看看以下的MV:

BABY GIRL INTERNET


最後附上W26的 Instagram account: W26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