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Hofi Man

無論分隔多遠,我們依然分擔同樣的淚水

「妖魔咪郁手住,我哋係愛與正義著水手衫嘅美少女戰士,今次絕對唔會輕易放過你!」,耳熟能詳的開場白象徵了曾在九十年代風靡一眾孩童少年少女的日本漫畫作品《美少女戰士》,能夠使用變身器變身成為警惡懲奸的正義戰士 Sailor Moon 曾經是不少人兒時的心願。如今這群孩子早已長大,走進社會面對大人的世界,那份曾經的愛與正義或許早已被各種疲憊和壓力蠶食,剩下的夢想還足夠支撐下班後筋疲力盡的身軀嗎?受 Mindly.Journal 邀請,兩位香港藝術家 —— FAF 創辦人日希與正在海外修讀服裝研究的 Hofi Man 合作負責是次企劃。透過 Hofi 的文字和日希的插畫以《美少女戰士》作切入點,透視美少女戰士們對二人成長與創作的二三事,期盼在繁囂的鬧市之間讓我們仍能看到彼此。





「由細到大… … 都很喜歡畫畫,最初只是純粹將畫畫當作消磨時間和表達心情的方式。後來小時候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啟發我不能浪費生命的時間,要努力成為一個發光的人。」



穿水手服的女孩是負責繪畫今次企劃插圖的日希經常繪畫的主題,這些女孩似是擁有魔法,總是變化自如,總讓人聯想到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美少女戰士》。歸根究底,愛與正義穿水手服的美少女戰士啟發了我們九十後出生的一代。




「女子力」或 Girl’s Power 近年常被提起,強調女孩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溫柔且強大。日希說教曉他「女子力」的是《美少女戰士》的 Sailor Mercury 水野亞美。在《美少女戰士R》的故事裡,亞美曾經有機會到德國留學,一眾好友雖然不捨但仍然為亞美的錦繡前程欣喜,離別在即卻遭逢妖魔作亂,戰士們只好寄語一支變身棒作為告別,轉身變成戰士作戰。女孩們心有靈犀,亞美看著變身棒就知道朋友的心意,直奔到戰場拯救苦戰的戰友。





亞美告訴我們,想要實現夢想隨時都可以,不要忘記當下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事物。我們都曾想像能夠拿起變身棒高呼口號,轉身就能變成戰士。可惜現實總教人失望,即使集齊了變身器和權杖也沒法讓我們擁有變身的能力,魔法或許只存在於二次元。不過在日希的畫作裡,他寄託了一份力量,這些穿著水手服的女孩就像你我一樣,都是堅強而美麗的。即使沒有魔法,我們依舊擁有做夢和實現夢想的能力。



宜家諗起… … 自己會走上研究和書寫服裝這條路,或多或少也因為美少女戰士的影響。二零一九年開始,筆者從藝術創作、服裝設計及造型相關的工作回到學院學習。學校的課業繁重,經常需要在深夜埋首寫作關於衣服歷史和物件與人之間的故事。一個人生活在外,偶爾也會問自己,為何要千辛萬苦走到地球的另一邊讀書,經常熬夜徹夜未眠是為了甚麼。




撰文期間試圖回想,屬於我的故事大概應該從一個「A」開始說起。



讀預科的時候選修的是文科,從日常課業到考試一切都是寫文章。右手無名指上的繭記錄了自己書寫過的文字,是許多文科人引以自豪的戰績。和老土文藝片一樣,中學時代有過一位很喜歡的人,喜歡到因為想要得到對方讚賞而出盡全力讀書。懷抱著這份動力和愛,高考的成績單上多了一個「A」,當時的我自以為這個「A」或多或少反映了自己的能力,應該值得對方的讚賞,直至對方對我說他認為那個「A」大概是因為運氣。《月夜天馬》是我完成高考後重看《美少女戰士Super S》動畫時深愛的一個故事,年輕作家高瀨智子是 Sailor Jupiter 木野真琴轉學前的朋友,性格害羞的智子有位心愛的足球部學長。看到智子在球場角落傻望的真琴鼓勵她將自己創作的小說投稿出版或許就能讓對方注意到她的才華,結果小說令智子一炮而紅。可惜智子在一次簽書會中遇見正值蜜運的學長,發現對方根本從來沒有在意過她用心書寫的小說。這讓智子失去了寫作的夢想和信心,在得到真琴的打氣後當然大團圓結局,但我一直惦記著智子的故事。





進入大學之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再也沒法寫作,再也沒法洋洋灑灑地寫出充滿信心和懷抱憧憬的文字,因為我失去了對得到那個人的讚賞的期待和書寫的自信。後來我改變了書寫的形式,開始透過創作衣服去講自己故事,用衣服訴說和記敘自身關於失去的經驗,這個過程實際上也是一場尋回自己的旅程。





我所創作的衣服成為了我的語言,布料和紗線成為了我的紙筆,透過縫製衣服我再次書寫起來。


Courtesy of designer and tCravis.W



Courtesy of designer and Fashionally



我慢慢克服了對寫作的恐懼,更想要書寫更多關於衣服的事情,記錄不同人和衣物之間落下的痕跡,讓他者的故事能夠被看見成為了我現在的夢想。我明白自己懷抱過的心情和感受確實真實存在過,即使被否定或被拒絕,那份曾經的熱情和憧憬也是我生命經驗裡重要的一部分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雖然生命經驗是個人且私密的,不過情感卻是眾人內心所共有的一塊,我親手編織的夢想已不再單單屬於我自己一個人,透過我所作之物那個夢將能映照他人。



Courtesy of designer and @t.s.z.y.i.n



「第時我要… … 做一個 Visual Arts老師。」曾經是日希小時候的志願,「後來發現學習沒有止境,成為一位老師需要一份好大的責任,後來也放棄了。」日希雖然沒能成為老師,最終卻成為了藝術家。我和日希是大學時的同學,畢業後大家的路向迂迴,因為這次合作我們再次談及了彼此曾經的夢想。



Courtesy of designer and @t.s.z.y.i.n



讀者們或許曾經看過日希的插畫作品,近年他涉足不同創作領域,在 MV、CD 封面、演唱會週邊都能看到他筆下角色的蹤影。她們形象百變,表情看上去無憂無慮,總是一副自在自信的樣子。或許你會留意到最近一個經常出現在日希筆下的角色 —— Tattsumi,Tattsumi 是份沒有口的善念,沒有性別,代表我們任何一個人。縱使沒法用口訴說感受,Tattsumi的內心卻早已為眾人敞開。對日希來說,Tattsumi 是他對給予讀者的陪伴,也是他對世界的一份關懷和希望。世上最美麗的事物都總是沒法用肉眼看見和用雙手輕易觸踫,只能用內心才能實在感受。日希的創作借筆下的角色試圖感染讀者的內心,他曾經有過的夢想可能已轉化成另一種形式展現。回起起來,因為想要保存、想要記錄、想要守護,我也走上了與原本預想不一樣的旅程。





夢想的方向雖然充滿變數,不過夢想的本質依舊,從沒變改。



《美少女戰士》來到最後,水手戰士的戰鬥最後只剩下 Sailor Moon 和 Sailor Starlights 與全銀河最強的戰士 Sailor Galaxia 作戰。基本上已掌握全銀河所有星體光芒的 Galaxia 認為以 Sailor Moon 微弱的光芒根本沒法照亮早已漆黑的銀河。然而,結局的標題《阿兔的愛,柔和月光照亮銀河》揭示了最後的故事發展。美少女戰士告訴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也有一顆星星,縱使我們個人的光芒或許微弱,不過微弱的光芒也足夠讓我們在漆黑中看到彼此。因為對未來有所期盼,於是我們持續創作,就像小時候美少女戰士們教曉我們不能輕易放棄的信念。我所書寫的文字,日希所繪畫的插畫是我們送給各位讀者的一道柔和月光。



無論分隔多遠,我們依然分擔同樣的淚水,而美少女戰士為我們童年許下的這份諾言將直達銀河。

댓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