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nnie Lo

《濁水漂流》・社會的另一個模樣

街上見到露宿者,你會感到反感、厭惡、避之則吉?


大眾對於露宿者這群體,只會有負面的聯想及感覺,透過這部電影的鏡頭,才可讓人了解到這個社會上的另一模樣,很多人都正在努力地生存,經歷著不一樣的人生。



真摯人性的流露





正如《濁水漂流》戲中的記者一樣,人們往往就是在意露宿者的個人故事。「為何會淪落至露宿街頭?」「為何曾經入獄?」這些故事對於一般人來說,十分獵奇。而李駿碩的執導下,卻希望以接近紀錄片的手法描繪這些露宿者——真確地流露著一般人會有的人性、友誼、親情、性慾、追求公義等人之共有的價值。露宿者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亦應在社會上得到公平對待,但實情階級的不同,根本沒可能達致公平,甚至是當權者擁有著絕對的優勢,他們說東,弱勢社群豈敢說西。


「一個道歉就這麼重要嗎?」



道歉是代表著承認錯失,尊重對方,因這個錯失所帶來的是影響著是非黑白、影響著人們相信的價值,有人可以不要尊嚴,但有人尊嚴比性命重要。所以為何簡單的道歉其實可以很重要。吳鎮宇在戲中所演的角色輝哥,就是為了這個公義,就是為了證明當權者的錯,眼睜睜地寧願死也不屈服。可惜現實中這些弱勢的掙扎,對當權者來說不作一回事。



反思社會公義與平等





導演透過社會及政府對此群弱勢的不公,讓人重新反思到底何為人道。人人平等嗎?弱勢成為弱勢後有得到重生的機會嗎?他們的存在是寄生般的存在?演活露宿者角色的吳鎮宇在戲內所說的「無所謂」、「一撚樣」、「都係咁」無情地訴說了作為這個身份,做甚麼都沒差,都沒有什麼改變。


淪落至此,或許他們有責任承擔懲罰,領著綜援、流離失所、不被任何人接納,然後繼續淪落,永無止境。誰,有責任扶他們一把?



導演李駿碩剖析《濁水漂流》的背後意義


《濁水漂流》 (Drifting)

上映日期:6月3日

導演及編劇:李駿碩

主演:吳鎮宇、謝君豪、李麗珍、蔡思韵、朱栢康

入圍第50屆荷蘭鹿特丹影展「大銀幕」競賽單元、英國Chinese Visual Festival及獲邀參展第23屆意大利烏甸尼遠東電影節,並入圍競賽部分


#香港電影 #公義 #人性 #選擇 #弱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