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an Leung

水底閉氣時的一份任性・STEPHANIE AU 歐鎧淳



夢想這個字對我來說是銀色的,首先因為銀色是閃閃發光,給人希望的感覺之外,鏡是銀色的,有一種看到自己的感覺,夢想是非常自我的一件事。」 - STEPHANIE AU 歐鎧淳





今年十月,歐鎧淳成為第三位獲選「傑青」的香港泳手,獲獎與否看似與大眾無關,但對於認清奮鬥目標不只是奧運,而是衝破100米背泳59秒99的時間的她顯然非常鼓舞。一個運動員能夠做到知名和認可並非僥倖,要具備怎樣的素質,筆者本著好奇去與她訪談。我們認識STEPHANIE除了一名泳手,也是時尚界近幾年會留意的名字。當以為這是一個不錯的發展,如不少運動員也成為明星,她卻說這曾經令她有迷失過,太多事要兼顧令她未能專注做一件事,相信是對自我非常高要求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夢想是非常自我的一件事


夢想這個字對我來說是銀色的,首先因為銀色是閃閃發光,給人希望的感覺之外,鏡是銀色的,有一種看到自己的感覺,夢想是非常自我的一件事。」她的回答充滿肯定,對她而言夢想是自我發光的一刻,不需要有觀眾,是一種被光芒環繞的感覺。很多人都會為夢想和麵包惆悵,好像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而她卻說這並非是對立。


別人問我為了什麼堅持,才意會到在香港做運動員真的是為了理想和夢想,究竟是為了夢想還是理想呢,我覺得是夢想,因為理想是你有目的性達到,在你能力範圍內做得最好的,問題是達到理想後你是會獲得一些東西,獲得物質或者是別人會認同的回報,而夢想卻是銀色,只有自己,就沒有需要跟別人交代,做到後獲得的喜悅和成功感只有你自己知道,唯有你才會看重。


麵包或許是理想的對比面,以求回報去實踐達成。而夢想並非靠物質能滿足的,也不需要別人去肯定你有這個夢想,達成與否,因為它是一種更崇高的東西,是一種對自我的追求,過程中的挫敗和滿足唯你在乎。現實中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夢想,是稀有的,只能說他們對自身的本質並非太有要求,所以才說夢想是值得珍惜的。











運動員是自私的


追求夢想需要一種掘強的任性。「我覺得自我要求是每個運動員必需的,因為我每天會在啄磨攞水那一下手是否差點,如果後面攞多點水,後手推的變化,五十米快那零點零一秒,就是這些小細節。甚至你可以說運動員是自私的,因為要夠集中和自我中心才能做到。」驚奇她用自私去形容運動員必需的素質,她認真說當朋友一起去玩,食好菜,你卻為了你的堅持而拒絕,這豈不是自私嗎?


她問我後接著說「如之前所講運動員是需要非常專注,分配時間做其他事的時候,當然也會有不同聲音,開始時又不懂處理,當每人的意見我也想聽取時便會消耗很多精神,給自己不少負面情緒。」比起自私的負面,筆者更喜歡用自我去形容這份正面,正因為有強大的自我才能恰當地分配優先次序,更因為清楚什麼是目標才能排除所有阻撓和私慾去獲得自我成功,這點是值得佩服的。










逆境下變化變通


身為香港運動員,為港爭光掛在嘴邊,她自豪地說,就算我退役後也會留在運動界留在香港。我覺得堅持和求變是香港人最叻的地方,香港人可以在逆境下變化變通,永遠都能找到一個出口,一個解決方法,這麼多年來大家有目共睹。身為港人,近年面臨許多不確定因素,有不憤,很想爭取公平和正義,同時老套也要說,能將悲憤為力量,不求個人回報對崇高意義的追求,那份努力堅持的毅力更是香港人近來對夢想的發現。


筆者從來對歐鎧淳的了解只限於體育新聞,沒有什麼立體性的認知,今次訪談卻讓我驚嘆她的個人素質和毅力。畢竟在港做運動員並不是什麼高薪厚職,受萬人敬仰的職業,𠳿𠳿道出了孤軍作戰的辛酸,然而她並沒有埋怨,原因是她清楚確立目標,熱忱地堅持追求更多的進步,成績從來不是向別人證明自己,反倒向自己證明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成功在每人眼中不定相同,一個人能為自己的努力肯定,相信必是成功的第一步,她做到了。










水底閉氣時的一份任性

Featuring - STEPHANIE AU 歐鎧淳

Fashion director, stylist & text - SYAN LEUNG

Photographer - RENEE NEOH

Makeup - VANESSA WONG

Hair - BILLY HAI

Videographer - MORGAN H

Producer - BONNIE LO

Set design - RAPT. DEPARMENT

Wardrobe - MIU MIU





FOLLOW OUR MIND:

  • Facebook B&W
  • Instagram B&W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