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e Cheuk

每個人也是一座孤島 – 專訪電影《馬達・蓮娜》導演陳雅莉

「蓮娜身穿旗袍,風姿搖曳,笑得美麗迷人,大家都視她為尤物。她對所有人都掛著笑容,可是當工作結束後,在街巷吸煙的時候,眼睛裡面卻是有一種哀傷,她想念她的女兒。」第十八屆香港亞洲電影節(HKAFF)開幕電影《馬達・蓮娜》導演兼編劇陳雅莉娓娓低語讀出劇本。讓人腦海中隨即浮現起,落寞的街道小巷下,命運使然,煢煢孑立的蓮娜(周秀娜飾)和馬達(張繼聰飾)相遇、相知和相愛,纏綿於愛情的美麗與哀愁之中。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五年前,五年後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曾說過:「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物,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電影《馬達・蓮娜》的故事早已五年前埋下種子,五年後,開花結果,昔日的愛恨情仇儼然成為一道「釋懷」的風景,「這部戲的靈感來源是來自失戀。約五年前,我處於一段走到盡頭的感情之中,那時候的心情是悲痛而迷失,於是我希望寫一個故事讓自己重新開始;現在五年過後,期間我遇上真命天子,成為一名母親,這劇本無疑伴隨我的成長。」陳雅莉莞爾微笑說道。人生是一場起伏不定的旅程,《馬達・蓮娜》拍攝過程亦然,「一開始撰寫劇本時候,曾參加金馬創投會議,成為澳門首套入圍電影,然而,尋找資金並不容易,不停遭受拒絕,期間更碰上疫情。去年十月,已有放棄的念頭,最後在導演徐欣羨的牽引下,認識監製伍健雄,獲得古天樂天下一電影投資。」她描述拍攝過程的開端是一場馬拉松,最後階段卻是五十米衝刺。


導演 陳雅莉



一葉知秋,秋冬之際,電影《馬達・蓮娜》成為今屆香港亞洲電影節(HKAFF)的開幕電影,她滿臉笑容說道:「我感到非常高興,早已得知此電影節,縱然香港原本非常接近澳門,然而,疫情後所有事物也變得很遠。作為澳門的導演,我認為香港亞洲電影節是一個好機會向大家展現澳門作品的時候。」或許,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懷惴的夢想終會發光發亮。



靈魂相逢



澳門,是一個不夜城。馬達駕駛著夜更的士,穿梭在城市的流光溢彩之中;蓮娜身穿一襲婀娜旗袍,笑容背後藏著液著淡淡的哀傷。相遇往往不是偶然,是命定的緣份,在寂寥的城市下,他們靈魂相逢,「馬達和蓮娜相同的地方是寂寞和無依無靠的,與城市沒有太大的連結和共鳴,寂寞的感覺是相同。不同的是,由於蓮娜過去很沉重,承受的枷鎖比馬達更多;當女人有了自己骨肉後便不再單純地看愛情這回事,會思索更多。」在佛洛姆的《愛的藝術》道出愛的本質四個元素:「尊重」、「照顧」、「責任」、「了解」,「蓮娜為何喜歡這個男人?當他得悉蓮娜有女兒,不僅沒有介意,卻關心:『小朋友多少歲?』」顯然,馬達的愛是深沉而真摯,他包容和接納蓮娜的一切。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你眼中的愛情是什麼模樣?時光荏苒,當初撕心裂肺的傷痛,對陳雅莉來說,已是一種放下,《馬達・蓮娜》亦是一種釋懷。她續說:「電影是讓我與傷痛和解,別人會認為這部電影充滿失落的氛圍,然而,我依舊相信會有希望,會開花結果。只要你相信就會發生;你要相信有愛的故事。」倘若我們攥緊拳頭,裡面什麼都沒有,惟鬆開手,才擁有一切。正如電影主題曲《手》:「如若終放開手,無限衷心祝福尚有,就算只差一點廝守,會看到你安好已夠。」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小城下的我們



在陳雅莉的鏡頭下,記錄的並不是什麼英雄和大人物,而是燈火輝煌下的小市民,小城下的異鄉人——馬達和蓮娜。「我從事電影就是要記錄自己,抒寫時代發生的事情,蘊涵著對這地方的疑惑和感覺。為何我會選擇2008年的澳門低下階層作為背景,因為2008年是澳門賭業興旺的時候,然而,還是有一群人生活沒有改變。我當時正是一名大學生,正處於時間洪流下,社會一切都刻在心中,希望記錄下來。」她擷取快將逝去的風景,隱匿著淡淡的憂愁感,例如:即將清拆的黑沙環新美安大廈以及若即若離的霓虹光影,「對於澳門人來說,霓虹燈是與我們相關,包圍著我們,但距離又不會太相近。我希望所有地方的光也是散落的,並不強烈。於是,我們的燈光設計尋找了多個主色調。」物換星移,時代變遷,陳雅莉盼以電影留下城市中的浮光掠影。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香港及澳門電影業方興未艾,同樣為彈丸之地,近年不同業界人士紛紛為本地電影發展出謀獻策。陳雅莉不諱言道出,澳門電影創作人面對著資金和市場的窘境,從事電影從來不是一蹴就成的事情,「我會形容澳門是一座孤島,我本科並非修讀電影,在創作階段中不停嘗試,也曾遭受不同的批評。有時候,我也認為自己也是一座孤島,然而,當我驀然回望,發現原來已經這個地方堅持了十年,我會一直堅持創作下去。重看昔日拍攝的東西雖然不太完美,但它亦是記錄著城市的變遷。


圖片:天下一電影所提供



走進她的鏡頭裡,馬達和蓮娜也是一座孤島,漂泊無依,承載著沉重得沒法喘過氣來的故事,後來遇見海洋,命運將彼此交匯起來,洞察彼此內心的幽微。「直到遇見你,我才知道我可以不用這麼不幸,我也可以擁有幸福。」馬達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