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Stella Yip

文念中專訪:浪漫想像與美感選擇:電影美指想做一個怎樣的世界?

傳奇從來不代表守舊,如何破舊立新才是創作的可貴。創作上的破舊立新,則視乎創作者如何想像與選擇自己想向世界呈現出怎樣的畫面。



RIMOWA,這個始創於1989年的德國行李箱品牌向來秉承着創新、獨特、精湛和現代化,一直透過獨一無二的工藝作為語言,向世界展示和傳承他們標誌性的設計美學。著名美術指導文念中很欣賞 RIMOWA 品牌的行李箱,它們身上備有悠長的傳統韻味,同時又不時追溯一些創新另類的精緻風格。RIMOWA 品牌的行李箱採用鋁的物質設計,讓人感覺硬朗及實用。文念中認為,美術指導這份工作同樣地都追求這種美感。



美術指導為了呈現電影角色的神粹,固然要有基本的藝術觸覺,然而仍須清楚地了解如何「想像」一個角色,又如何「選擇」向觀眾呈現創新另類的風格,因此,文念中認為 RIMOWA 品牌背後的美學理念和美術指導的工作理念十分相似。





美指浪漫的「想像」:做一個世界



「『做世界』,有時聽起來是一個頗浪漫的形容。」



文念中笑稱。這個字詞恰好解釋了以前在現實中無法做到的事情,現在卻能創造另一個想像空間。美指的工作就好像將腦海中所想像的畫面重新詮釋為另一個現實世界,感覺上就好像「做一個世界」。美指要「做一個世界」,是需要擴闊自己對生活的想像,現實生活則是想像的靈泉。導演、演員及美術指導共同想像電影中的角色塑造,才使觀眾確信電影世界的真實性。



泰戈爾曾說過:「生活本身就是五花八門的矛盾集合 —— 有自然的也有人為的,有想像的也有現實的。」


文念中對電影角色的想像是來自於資料蒐集,他經常地閱讀很多與攝影相關的書籍,以獲取相關的靈感。同時,他透過街頭的觀察,選擇合適的電影素材。數年前,他為了更傳神地塑造電影中家庭主婦的角色,特意花上幾日的時間,在街道上拍攝不同路人的姿態。「以前,廣東道有很多遊客,我會特意到那兒尋覓一些40歲女人的身影,並拍下數百張的照片,反覆思量哪張照片較接近我心目中想像出來的角色。」



文念中的相機鏡頭漫遊穿梭於都市之中,而他的眼睛裡總有豐收。有時,他還會拍攝其他路人的身影,思考這些照片能否成為其他角色造型的素材,形成更有趣的角色組合。美指這份工作,就是能讓他享受從日常生活中「選擇」如何重塑世界的過程。





當現實中的偶然遇上電影中的「想像」



「很多時候,想像是來自於現實生活。」儘管有些電影很寫實,但其實並非全然是紀錄片,所以文念中認為電影所呈現的畫面未必要完全地忠於現實。美術指導經常地考慮自己應該如何「選擇」眼前的生活素材,他指出現在互聯網的便利讓人們想像世界的空間變得狹窄,「若每個人在網上都輸入同一個關鍵字眼,那每個人想像出來的世界都會變得一樣。」因此,文念中更想另辟蹊徑,尋求與別人不同的想像空間。



「諸如有一次,我拍到一輛看起來很有趣的單車,那輛單車綁上數塊紅色布,它在路上奔馳時好像一隻正在飛翔的紅色小鳥,雖然當下未必能在電影中活用這個素材,但這些突如其來的素材或能幫助我構思更多的角色。」這些偶然而生的靈感,刺激了文念中對這個世界的想像。



美指的美感「選擇」:如何才能說好電影的故事?



人選擇看待世界的方式,亦會影響著自己如何看待創作。然而,正因每個人對生活的想像及詮釋不一樣,這亦令美指、導演與演員三者所想像出來的畫面各有不同,構成了美術指導「做世界」時所遇到的困難。美指其中一個較重要的責任就是經過彼此之間緊密的溝通,讓演員投入角色,最終營造出最令觀眾信服的畫面及故事。



文念中分享一次過去與演員溝通時較難忘的經驗。他認為,演員始終是第一身演繹角色的人,所以當他們讀完劇本後,相對清楚角色的性格、生活需要及內心世界。因此,演員詮釋電影故事的方式,與美指的視角較為不一樣。「試過有一次,電影的其中一個角色叫『芒果』,於是我就想像那個角色或因經常穿上很多黃色的衣服,而得到這個綽號。然而,經過與演員溝通、交流後,發現原來該位演員不能穿著黃衣,因為她擔心自己的膚色顯黑,亦未能突出角色的精神狀態。美指與演員之間的溝通確是很重要的。」





另一邊廂,美術指導都會較為著重考慮能否為電影呈現出美麗的畫面、主角的人物造型與其他角色造型是否合襯等問題,有時甚至需為角色安排整年及整輩子的衣著。「美指有時考慮的因素實在太多,難免為角色考慮得不夠周詳。」文念中稱道。



「諸如之前我幫忙拍一套電影,該名演員想像自己所飾演的記者通常都會帶水壺、銀包及攝影機,於是她就會想自己的水壺應擺放在哪裡?這個袋子能不能擺放水壺呢?鏡頭應放在哪裡?那個角色又怎樣擺放角色的銀包及鎖匙?」他透過與演員的溝通,更進一步掌握角色的造型設計如何能夠幫助演員投入地扮演角色。



他認為,美術指導最需要考量的是人物的造型設計是否能突出其性格、幫助演員投入角色,以及符合劇情需要。對比說好電影的故事,追求視覺上的美感設計都是次要的,因為有時若太介意電影的畫面是否美麗,反而更容易令觀眾出戲,無法欣賞電影的美麗、動人之處。



浪漫的想像,忠於電影故事的美感選擇——這正是文念中的電影美指哲學。



「做一個世界」,現實中偶然的靈感觸動,則能帶領自己飛翔漫遊於想像之中。在電影美術指導中,文念中則由自己及他人鏡頭裡的豐收,尋找對生活的感知,遊蕩眾多人物的故事,重塑及選擇自己遼闊無邊的電影世界。





創作,從來都是存在於浪漫的想像與美感的選擇之間。






文念中專訪:浪漫想像與美感選擇:電影美指想做一個怎樣的世界?



FEATURING – MAN LIM CHUNG

PHOTOGRAPHER – LAI TSZ CHUNG

PRODUCER – PANDA CHOW

INTERVIEW – STELLA YIP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