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e Cheuk

擷取踏過之風景 —— 專訪插畫家 STELLA LAM

疫情下,「旅行」原是觸手可及,早已變成遙不可及。縱然時代如何更迭,昔日曾走過的旅行、沿途看過的風景、遇過的每一個途人依舊會佇立於腦海裡;此時,本地插畫家Stella Lam以絢爛且溫潤的筆觸繪出過往在異地的種種經歷,那一幀幀的畫作細述成關於大自然的繪本故事:「我總是期盼活在當下,畢竟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會先來,就是想創作多些作品。」



徜徉於大自然


第一眼瞥見本地插畫家Stella Lam的作品,其畫面總是讓人想起顧城細膩的詩句。在夕暮下,草原中的小溪蜿蜒曲折,露營車停泊在旁,打開矮小的木桌,擱上兩杯野外咖啡,時間在這談笑風生之間溜走。「風在流動,氣在流動,路上風光都想用Sketchbook一一記下。」頭戴畫家帽的Stella莞爾微笑說道。她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離開學校後,也曾是整天奔忙的上班族,從事過酒店管理以及普通文職。在單調乏味的日子裡,她望留些熱愛在生活裡,於是辭去穩定工作,專心致志繪畫,然而並非一蹴而成:「一開始真的感覺非常困難的,因為沒有太多人的認識,還記得堅持了兩個月,其後就去應徵全職教畫。可是,畫室突然結業後,就放手一搏,跳出框框成為自由工作者。」






步履匆匆之間,Stella屈指數數插畫生涯多年,並坦言最大的轉變莫過於由「電繪」轉為「手繪」:「我認為手繪呈現的質感是電繪無法給予的。電繪需要周全的思量才開始動筆,而手繪會引領著我繪畫,既不是我控制畫作,也不是畫作控制著我,我與繪畫的關係是雙向和聯繫的。」她深深相信創作能凝住時間,帶著畫簿走過冰島、柬埔寨、緬甸、加拿大⋯⋯將所眼前曼妙的景色化為畫作,去年更曾在白紙花舍舉辦過「On the road」的旅行插畫展,細說著虛構人物Kris和她的狗狗Naomi的旅程。問到虛構人物的緣由,她瞇眼笑說出其靈感來自電影《Into the wild》;戲中男主角Chris McCandless用生命去爬過高山,漂流過河體驗大自然,「平時的靈感來源大部分均來自大自然。一直認為城市的建築物較為規整和冷漠,大自然則較為多層次。」或許,天蒼地茫下,縱使同一個景色,不同時間、不同季節、不同氣溫,所呈現的感受也是無法取替的。




「藝術對我而言,是一種信仰。」

對筆者來說,文字總是能梳理與抒發其個人的思緒,觸碰著那疲憊的心。「藝術對我而言,是一種信仰,支撐著生活的存在;不然,我也會從事薪金高的工作,但是現在我認為藝術很重要,希望花費更多時間追求這些事情。」信仰無疑蘊涵著我們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問到如果以一個詞語如何形容自己的作品會是什麼?她雙眉緊蹙並思忖一會回答:「別人都會認為我的作品感覺是舒適和治癒,然而,我從不希望自己被定型。我會形容自己的作品為多面向。」翻開Stella的社交平台,除了旅行的一點一滴,還有《離經叛道》、《魔女宅急便》、《天使愛美麗》等劇集和電影的畫作映入眼簾,「我是一個『貪心』的人,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並非只停留於此,總是期盼嘗試不同的媒介,未來希望創作更多立體、與插畫有關的作品。」人生就是不斷嘗試、摸索和體驗,一探人間的奇妙與驚喜,從中才能認識自己、瞭解自己知道內心真正想要什麼。





「每當在繪畫時候,我都會感到歡悅。我喜歡專注於其中,卸下其他煩惱,進入繪畫世界裡面。」她一臉欣悅地說道。或許,最幸福之事莫過於擁有興趣,並且樂此不疲地完全沉浸於它,築起浩瀚無垠的心靈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