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isy Lam

我只是一個普通程度的時裝愛好者。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時裝啟蒙應該是明報周刊內,由劉天蘭女士擔任顧問的形象改造專欄。小學時每星期也期待新的參加者,感歎造型設計神奇有趣如魔法,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參與其中。


初中的我對時裝沒有太大感覺,大部分心神都被音樂佔據。要到猶如震撼彈般Hedi Slimane的Dior Homme,才真正為我開啟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蒼白、瘦弱、高挑、陰柔——與傳統男裝背道而馳,一個又一個清秀而頹廢得近乎病態的男孩為時裝界帶來了不少衝擊。


老佛爺當時為了擠進他的西裝也努力減肥,平凡少女如我又怎能抵擋美少年的魅力?





IMAGE COURTESY: DIOR HOMME BY FASHIONINDUSTRYBROADCAST.COM





Christopher Bailey的Burberry Prorsum也是我另一個心頭好,當中他主理的Burberry Acoustic更是令我拍案叫絕。不同英國唱作人和樂隊穿上品牌的衣服,靜靜地在鏡頭前玩着acoustic音樂,沒有硬銷,卻也確實傳達了品牌的文化和價值。





IMAGE COURTESY: BURBERRY BY AFP





IMAGE COURTESY: BURBERRY ACOUSTIC





高中時期的我沒有餘裕,又想要打扮一番,於是各種出口店、thrift store如救世軍、古着店如美芝理所當然成了我的尋寶之地。下課後為朋友挑選衣物是一大樂趣,口味愛惡也在那時逐漸形成,投身時尚產業的想法亦開始萌芽。


現在談及十多年前的時裝彷如隔世,畢竟潮流瞬息萬變,時下的趨勢也跟當時大相逕庭。老佛爺已仙遊,Christopher Bailey也離開了Burberry,雖然為人詬病,但是Hedi Slimane 多年來堅持貫徹自己的搖滾風格,以獨立音樂為精神,正是其可愛之處。(畢竟我們品味相近,他合作的音樂人大多我都萬分欣賞)


結果大專選讀了時裝,卻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歡時裝。畢業後和朋友合作經營一間小小的店舖暨工作室,最後演變成自己的派對房間,只為逃避全職工作。輾轉當過小時候心心念念的VM和造型師,收穫的多半是沮喪與無奈。現在仍然在時裝行業打滾,可厭倦日益漲大。


儘管如此,津津有味地翻閲時裝週特刊、John Galliano的Christian Dior Haute Couture A/W 2010、





IMAGE COURTESY: DIOR COUTURE BY VOGUE.COM





Raf Simons 的第四性、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 SS 1990 Collection 、





IMAGE COURTESY: MMM BY BOF





Miu Miu的復古圖案裇衫和假領、既美且醜的Comme Des Garçons、Dries Van Noten的布料、Alexander McQueen自殺、Marc Jacobs蹦蹦跳地謝幕、因為8號風球去不了Lady Dior As Seen By展覽而飲恨、





IMAGE COURTESY: CHRISTIAN DIOR





看The True Cost中途想要嘔吐等等等等,這些時裝時刻我不會忘記。即使對時裝的熱愛不及從前,這些依舊是形塑「我」的重要元素。


一個普通程度的時裝愛好者,簡短的26年心路歷程,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