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e Cheuk

小說 X 攝影集《流酒》分享會:人生很短,想做的事就去做

我們揮別2021年,踏進2022年,翻開新的篇章。然而,我們都佇立在紛紛擾擾的時代裡,「留或走」依舊是朋友們聚會的話題。日子明晃晃地流過,深明人生就是一場「告別」的旅程,聚散有時,多次在機場道別摯友也不禁相擁淌淚;此刻,就讓我們將這份離散之情化為文字,遊走在書海之中,梳理思緒。早前,筆者就走到一拳書館,參加了由本土小店「上水貨店」獨立出版小說X攝影集《流酒》的分享會,作家陳雅明以及男主角莫竣名(MCM)娓娓道來文字與攝影之間的力量,凡事皆有出路,勇往直前去做就對了。



作家陳雅明以及男主角莫竣名(MCM)



有入口就有出口



在我眼中,書店往往就是城市的靈魂,不少新思想也由書店碰撞而出。分享會開首,作家陳雅明直言人生的過程就是不停徘徊於希望和絕望之間,當中會縈繞著無力感。直到,「2016年9月,我想寫一篇長篇小說,至今仍在寫。這是一件漫長的事情。」《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裡說:「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還記得,在某一個炎夏,上水貨店羅庭輝問道:『水貨舖大圍店即將開幕,你有什麼可以幫忙?』我就回答:『沒有什麼可以幫忙。』他則說:『人總有一些令自己生存價值的事。你先做,然後才會有所發現。』」最後,陳雅明氣定神間地花上三天時間就寫畢。或許,每個人也有一些事情想完成,只要堅持不懈,一切都會撥雲見日。正如他隨後舉出卡夫卡《審判》中一則寓言——《法律門前》,在生活裡,我們偶爾會感到膽怯,守門人代表著自己的恐懼,可是當踏前一、兩步,找到「入口」就等於有「出口」。



《流酒》



《流酒》



小說 X 攝影集《流酒》男主角莫竣名(MCM)在旁莞爾微笑點頭,並憶述:「我與店長羅庭輝弟弟羅庭德為是大學同學,有一天,他突然提議,『不如我們創作一些東西吧。』我是一個愛嘗試的人,於是便立馬答應。」人生沒有什麼事情是百分之百確定的,惟有你必須不斷地嘗試,「這些年,縱使是學生或比賽片段,我也會去參與。我是抱著學習、不求結果的心態;無論結果是如何,我堅信在過程之間必然會領悟到一些東西。」人生之路,或蜿蜒曲折,或漫長,而每回的挑戰卻是自我覺察的旅程,他明瞭到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替,蘊涵著自己的特質。



文字與攝影糅合



文字是什麼?攝影又是什麼?作家陳雅明將文字與攝影巧妙地結合,讓腦海中的天馬行空躍然紙上。小說X攝影集《流酒》講述留與走的主題,對於他而言,深信故事是古老的載體,它的力量連繫著每個人,例如:書名字體由本地藝術家陳靄凝、香港製造麥子啤酒等等⋯⋯與此同時,文字仍有它的力量所在,「許多人認為當影像成為世界載體的主流,文字便會慢慢失去力量?然而,我覺得有時候文字能夠承載到需要沉澱的事物,文字也有超越時代的意義。」陳雅明說道。若翻開男主角莫竣名的社交平台,你也會發現他卸下演員角色,以鏡頭呈現這光怪陸離的世界:「我現在很喜歡攝影,在攝影過程中,不僅表達個人的情緒,更是以我的角度演繹這個世界。」猶印象深刻是三張樹葉隙裡灑落的陽光拼合,輕晃的樹影是現實還是虛幻?



《流酒》



《流酒》以文字與攝影串連成當下的時代氛圍,場景圍繞著大圍、踩單車日常、Spotify歌單⋯⋯「這故事極具時代感,裡面的照片有著人們戴口罩,就是這個時代發生的事情。留下還是離開?為什麼留下?為什麼離開?我每一刻也會思忖這個問題,就如腦海中的天使與惡魔。」莫竣名侃侃而言書中的種種,然後沉默片刻,續說出:「所有決定最重要是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正如《流酒》書中所言他問:「應該留低抑或離開?」她說到:「留低抑或離開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繼續往前。」留或走從來都是不容易之事,不如在書中尋找一點慰藉。


《流酒》攝影集 X 小說(photo/ 上水貨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