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nda Chow

專訪YDC冠軍 - Vicky Tsang

「為什麼我會經歷這些?背後的原因和來源到底是什麼?網絡和虛擬是否只有壞的影響?如果有好的影響,為什麼會有網絡暴力?」面對着自己過去的傷害和好奇,她反其道而行,改以一種撕開自己的傷口,為探索更多背後的發現。





坐在眼前的這一個女孩,非常雀躍地分享著她的創作,以及笑容背後截然不同的品牌故事。作為今年 YDC 的總冠軍,難免大眾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參賽作品之上,一系列有別於一般成衣的創新設計,一件又一件複雜、難以憑空想像的立體雕塑,Vicky Tsang 就這樣簡單而直接地把它們呈現在 YDC 的舞台上。



記得當晚比賽之前,走入後台了解參賽者們的作品和創作理念的時候,老實說,Vicky 簡單述說來自虛擬世界的靈感,筆者很快便將之拋諸腦後。可能是作品的視覺效果比創作理念更突出,亦可能是當下聽到的靈感來源並不吸引。但慶幸賽後和她有了這一個深入的對話和訪談,一下子這個女孩帶來的驚喜和創作的深度,以及筆者對她的好奇和期待增添了不少。



gnastiy.com 虛擬世界和真實生活的我們



「 gnastiy.com 是我和拍檔 Yidi 共同創立的品牌,它講述虛擬和科幻,探索網絡和真實之間的關係,同時寄語儲值卡(memory card)的意昧,講述着我們的故事。」Vicky 娓娓道來故事的來源,原來她和拍檔曾經經歷過網絡暴力,這些事雖然成為她們的創傷,但亦是她們開始思考和探究虛擬世界和現實生活中的關係和影響的一個切入點。所以在她的設計上經常看到一些超現實及抽象的圖像,例如一些數碼化,glitch 感覺的影像、又或是一些不規則的形狀和外觀,尤其是她的立體印刷雕塑。作品的表象上看,她好像在真實與非真實之間尋求一種非常虛無的東西,但其實作品的原點是來自非常個人化的經歷和回憶,並且思索着現在人們的日常:虛擬世界和真實生活的我們,然後不斷被拆解、被觀察、被了解。







Exhausting a crowd 跨媒介的創作



基於日常對藝術的觀察,她慣性會把時裝設計的過程和創作藝術變成一個連繫,產生成為另類且有趣的詮釋意義。「我會用大量時間去觀察監控藝術,看那些人穿什麼做什麼。」Vicky 分享了創作靈感來源之一,Kyle McDonald 的現場錄像作品 “ Exhausting a crowd “,是一個透過監控影像而成的藝術作品,它在提醒大眾一個事實,就是普通民眾在公共場所不斷受到監視;同時大眾亦可以透過匿名去監視他人。所以理解她本人和作品的創作過程後,會發現除了時裝外,她是在做一種跨媒介的創作,牽涉的是新媒體藝術(new media art)。新媒體藝術其中一個辨識觀念是透過大數據(big data)轉化成一件可見的作品,而 Vicky 由畢業作品至今 YDC 的參賽作品一直所探索和研究的立體印刷技術,來源並非憑空繪畫的圖形,而是一些透過虛擬和現實之間的編碼(coding),包括個人私隱(privacy)和程式計算。除此以外,亦牽涉社會交流及文化實踐,她的整個系列同時在探索個人私隱走進虛擬世界之後所發生的影響,反思「線上線下」人們的生活狀態,而互聯網(internet)、數碼(digital)、模擬(analog)正正就是這一類藝術的特質之一。





點線面 現實「介入」虛擬網絡的工具



網絡和藝術都是一種不可見的存在,而又如何把對它們的觀察轉化到設計呢?「我在思考如何把網絡世界和現實生活變成一個連結時,觀察到人面識別的功能,它透過最基本的點、線、面作掃描基礎,然後採集含有人面的圖像,並自動在圖像中檢測和跟蹤人面。」透過大量的資料蒐集和分析,她利用最原始的立體掃描器材作為現實「介入」虛擬網絡的工具。「最有趣的是,使用虛擬世界基本上都是普羅大眾。」所以她毫不猶豫掃描一些最平凡不過的普通服飾,透過當中三維圖像不停重疊而成的三角圖形拼湊成為屬於自己的服裝外形。重點在於,這個探索的過程,是透過日常事物的本質和真實性來完成,不複雜但具挑戰性。





不斷的反思、迴溯、深化



由古至今時裝設計的歷程實在非常深遠,很多經典和驚喜的作品早已在我們的腦海之中。所以,如何在這個大時代的環境下推陳、變貌與出新,成為當下的設計師最大的挑戰。而 Vicky 最吸引筆者注視的是,她非常清楚如何深化創作思維和理念,同時把它們轉化成為一樣嶄新並具美學的東西,而模仿和思考藝術的形成就是她的方式之一。創新從來並不容易,大多數人總認為自己憑空想像出來的東西就是原創、就是獨有。但資訊科技實在太發達和流通,我們每日所接收的信息量只會有增無減,所有我們看過、聽過的都會無意間進入我們的思想中。誰敢說我們能想像的都是原創、並無前人所做呢?推陳才能立新,反覆思想才能深化和融匯,使創作不受古今的束縛。



所以筆者非常喜歡 Vicky 的創作過程,雖然花了很多時間但卻是一步又步非常穩定的循序漸進,明顯是經歷了起承轉合的變化,替整個創作系列的框架做了一個很好的基礎。當中夾雜了來自設計師本人對所探索的話題不斷的反思和迴溯,而其創作痕跡亦是有跡可尋,所以到最後作品的形成不單單是一件時裝作品,更加像已和設計師本人連為一體、建構成相互連結且共生的整體(ensembles)關係,反映了她過去對虛擬世界、網絡文化和自我關係的思考。



「再給我重新選擇,我也會選擇時裝設計!」---- Vicky Tsang




聊到理想,和香港大多數有熱誠的本土設計師一樣,Vicky 明知道這個行業在香港的前路難以預測,但是也堅持走下去。雖然她的作品非常具藝術感,但是這份對時裝無比信任的喜愛及莫失莫忘,才是真正令她可以把曾經的創傷轉化成為一種創作力量,轉化並不難,能真正的付諸創作實踐才是最難。香港時裝,總算再添一絲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