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專訪YDC冠軍 • Nevidebla 背後的兩位設計師 Jason Ying & Walter Leung

近幾年數屆的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YDC)比賽讓我們知道,有質量、闊度和深度的時裝作品,它們不單止透過豐富的視覺效果、衣服的用心剪裁、混合布料的融合性吸引觀眾。更多的是作品上每一個微小的痕跡,都能看出創作者以往不論在生活上或是在時裝上的成長經歷,而上述的東西都是印證着每一位時裝設計師的獨特性。


Holometabolism


「如果人的進化朝着蟲的方向,會有什麼不同?」



記得第一次接觸 Nevidebla 的 Holometabolism 系列,被邀請從中探索和想像人類變成昆蟲的狀態下的差異時,固然感到有趣。但同時延伸出一種恐懼感,因為這些作品讓人聯想起卡夫卡的《變形記》,「一日清晨,葛雷高.薩姆沙從擾人不安的夢境醒來,發現躺在床上的自己變成了一隻龐然古怪的蟲。」這份畏怯是來自差異,而差異就會在彼此中產生距離,所以你仔細想一下,其實人的存在與蟲子無異。


是的,當我們變成非人(Inhumaines)的存在時,不禁讓人思考這種異化(Entfremdung)、畸形的生存狀態正常嗎?但是,「非人」和「正常」又是誰可以定義的呢?而這些漸進式、不斷遞增的意識流、環繞着思緒的問題,在 Jason 和 Walter 的創作過程和作品中,一一從作品的細節中呈現出來。



無窮創意的源頭



「我覺得自己唔係一個天才,但我係努力嘅天才。」---- Jason Ying


「我鍾意發夢,但我諗緊嘢。」--- Walter Leung



抱着不抗拒和對事物的好奇,以接受、嘗試和挑戰新事物的態度,是品牌背後的兩位設計師 Jason Ying 和 Walter Leung 無窮創意的源頭。兩人的緣份是來自大學時期,說來也是巧合,由喜歡的動畫到對時尚產業看似多變的風格提出質疑、以至對創作和呈現真實自我的堅定和熱誠都是一樣的。即使學科的背景不一樣,但他們似乎志同道合、一拍即合,畢業後便成立了 Nevidebla。



二人都是畢業於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澳洲給人的印象大多是一種富退休感的慢生活,事實上這一個背景為他們帶來更多可思考的空間和時間。Jason 提到那時候的讀書生活,「澳洲的生活的確讓我變得更沉穩和慢活,沒有娛樂的狀態下讓我更專心創作,同時多了留意身邊的事物,你會發現大自然就是一個老師。」Walter 隨即補上一句,「雖然那邊的人穿著比較簡單,但他們不會因為他人誇張的配搭而產生異樣的目光,感覺上是比較舒適和自在。」看來除了鍛練出更具專注力的工作狀態,澳洲當地對服裝風格的接受和包容度亦成為影響他們至今放膽創作的原因之一。


一個巨型的熔爐



「我們擅長觀察身邊被忽視的事物,把這些東西吸收,再溶解、消化為創作。」




由靈感轉化成創作的過程,基本上都是一個實驗性熔爐,「熔爐意思是你什麼都可以扔進去,我們就是一直做各式各樣的實驗,同時亦體驗一些失敗的狀態。」品牌的核心概念是體驗(experience),靈感來自生活上的體驗和觀察,轉化則是透過實驗性的體驗,以至對品牌和顧客的期望都是在追求一種體驗。可見時裝對他們來說真實的感受往往大於其他細節,要親身去觸摸才能感受得到它合不合適。




邀請讀者現在即時再看一下他們的服裝照片,你會頓時明白照片不論在任何角度和清晰度上亦不能盡現這個系列的完整性,因為綜合起來的細節實在太多了,而完整度高的時裝作品的確能自然而然地體現出什麼是體驗。




差異產生距離



卵、幼蟲、蛹、成蟲的「全變態」四階演變過程是這系列給予觀眾最大的印象之一,但原來最初的一個靈感來源是二人都喜歡的一套日本漫畫劇集《幪面超人》,定晴再看四套服飾,真的有點早期昭和時代的仮面騎士的影子,改造人的特質、綠色的蚱蜢、紅色複眼、為了遮蓋異化臉的面罩、頭頂上的天線。 云云眾多的日常細節,唯獨就是這個靈感尤其吸引他們,從中思考人與人之間因為差異而產生的距離,「做這個系列的時候我們同步想像 : 假如異化的只是一部分的人類,其他人類對他們的看法又是怎樣呢?」整個想像過程下,他們認為人是脫離不了群體,但又如何改變這種「突變」呢,所以整個系列中會看到不同的面罩。





其實變形或許只是一個比喻,現實世界裏我們亦是如此,習慣以不同的面罩拉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融入彼此的世界,從而得到一個認同。所以人的存在的確與蟲子無異,但這並不代表群體是不好的。例如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裝產業裏頭,單靠個人的獨特性不一定可以成功,「做一個牌子由一群人取長補短,互相合作才能帶來進步。」Jason 和 Walter共同說出這個似乎一早達成共識的想法。


Nevidebla


一番訪談後,不難發現這個新進品牌的理念很清晰,他們想要展示一種新的形態,並不希望把創意單單框在「人」的姿態上。




「在時裝圈內轉得太久了,我們渴望掘一個洞,走出去,探索這個圈子以外的新事物。」



這種對事物的好奇和熱誠在最終的成品中處處可見,不論是在輪廓剪裁的嚴密結構、立體關節上的高動性細節、挑戰自我限制的顏色、以洗水效果突顯每件單品的不可替代性、可拆配件的高穿搭性,全都是在建構和呈現一種服裝上獨特的多樣性。而最讓人驚喜的是這些視覺上的形態更像是一種來自他們的創作語言,「形態」分別可以拆解為服裝的輪廓和創作態度,它們是形式合一,同時透過不同的變化而合併,成為融合在一起的展示模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