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Panda Chow

宇宙大爆炸之前 時間走了但你沒走 • 專訪理想混蛋


奇異點是一個初始。


宇宙大爆炸之後,世界似乎變得太過於有秩,一成不變,因循守舊似乎太過無聊了。而那些我們無法可見的奇異點雖然體積無限小,卻擁有無限大的密度、引力、時空曲率,甚至讓人無法相信它的存在。這四個既理想又混蛋的男孩創作一首又一首的音樂為我們打開宇宙的奧秘,以一些不以為然的微小創造屬於你我彼此之間的新世界。


可能,他們就是那些奇異點。






出道至今已有五年,「理想」和「混蛋」似乎由 2 個完全沒有關係的詞,逐漸成為你們獨一而無可取替的存在,而你們會用什麼樣的關鍵字來形容「理想混蛋」?


阿哲:「勇於挑戰的、為夢想而努力的。」


可沛:「做自己,有計劃地享受當下。」


建廷:「凡事都有一體兩面,我會說我們也是,既混蛋又理想。」


雞丁:「我直覺會想到的形容詞是『真誠的』、『真實的』。」





你們的音樂經常性指向與生活日常種種之間的關係,對你們而言,音樂是一種力量的傳遞嗎?它可為你們和他人帶來了什麼珍貴、不可缺少的東西?


阿哲:「音樂絕對是一種力量的傳遞,誠實紀錄我們的生活,也反映著人們跟我們一樣在不同階段所可能面對的問題。希望我們能真的說中自己以及他人的心聲,並告訴彼此就算面對這些困難,你也不孤單!」


可沛:「我覺得音樂是一種能量的傳遞,把原本寫歌的能量灌注到歌曲裡面,再融合演出者當下的能量傳遞給聽眾,一氣呵成。音樂帶給我更多的眼界跟快樂,好像是一個無國界的語言,讓更多人可以透過聲音共感人生。」


建廷:「覺得我們的歌曲是用陪伴的方式給大家力量,陪大家一起開心、一起難過、一起經歷人生各個階段。」


雞丁:「音樂讓我說出了很多用語言很難表達的內容。我認為,它的力量有時候甚至比語言更強大。你可以在音樂裡感受到很豐富、很完整的情緒,也因此能夠讓我們和聽眾建立起一種情感的強烈連結。」






聽你們的作品總是有一種被治癒的感覺(相信不少歌迷亦同意!)所以,帶來輕鬆、充滿愛和正能量會是你們的樂隊核心價值嗎?


可沛:「我覺得理想混蛋的核心價值更多的是做自己開心的事,但我們也喜歡帶給大家愛和正能量!」


阿哲:「輕鬆、充滿愛絕對會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之一,不過相信未來大家一定能在我們身上找到更多核心價值!」


建廷:「我覺得更多的是真誠的分享,真誠的傳遞各種感受、各種想說的話,正能量也是其中蠻重要的。」


雞丁:「或許是因為我們四個人都是充滿愛、又是比較正向、積極的性格,所以也就很自然地會有這樣的能量傳送給大家!能夠給大家這樣的感覺,我覺得很開心。」





雖然大多數聽眾對你們的印象都是溫柔又暖心的偏民謠風的音樂人,但事實上你們的作品非常多元化,由創作背後的故事取材(由個人情感至疾病相關、理想等),以至挑戰不同的曲風和唱風(民謠、搖滾、抒情、流行等,尤其喜歡你們的 rap!今天星期六和我是你的 blingbling 感覺很 chill!),可以看到你們的全能性,感覺上是沒有限制、拒絕舒適圈的創作狀態。所以,你們對於不同類型的音樂的接受度是開放的嗎?還是你們就是喜歡具挑戰性?


阿哲:「如果有機會,當然是願意嘗試不一樣的曲風,就像是去遊樂園,看到刺激的設施,一定會想去嘗試的吧!雖然害怕,但一旦成功了就會有巨大的成就感!」


可沛:「沒錯,我們對於音樂的接受度很開放!也喜歡各種作品上面的挑戰,讓大家看到不同面向的我們!」


建廷:「對於音樂接受度非常高,沒什麼限制,也很樂於接受挑戰,基本上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或許下次嘗試唱跳?」


雞丁:「我想,不同的曲風對應著不同的情感表達,所以當我自己有某些情緒、某些想說的話,需要透過某一種類型的音樂來呈現的時候,即使是沒有挑戰過的風格,也會想要去嘗試看看!」





第一張專輯《愚者》給我們的感覺就是一直在和自己對話,而第二張專輯《關掉/打開》似乎著重在一種內在的個人重組、質問、重新面向世界,而新專輯《半熟理想》則是向外的,充滿很多個人對於世界的價值觀、看法的疑問,有一種要闖出去的感覺如果你們認同這個觀察的話,這是「理想混蛋」一路以來的階段性的成長過程嗎?


阿哲:「理想混蛋的很多作品就是誠實的紀錄生活跟該階段所面臨的事,因此,是的!」


可沛:「這張專輯算是我們近幾年成長的結晶!」


建廷:「三張專輯分別代表當時的我們,算是當時的紀錄與總結,看起來不同,但也有一些共通之處,我覺得橫衝直撞、做就對了的愚者精神依舊貫穿我們的歌,每張專輯都有不斷前進的感覺。」


雞丁:「其實每一張專輯都很如實呈現我們不同人生階段的體驗,【半熟理想】這張專輯我覺得更多著重在二十歲下半場的探索,不管是自己的內心、還是與生活周遭環境和人的互動,都能更從容地去剖析和面對。有些問題即使沒有答案,也不會那麼焦急,可以接受追尋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意義。」





承上,至今有什麼人生經歷影響到你們的音樂創作或為其帶來衝擊?


可沛:「我覺得可能是各種的小經歷的影響,而累積成一個大衝擊,慢慢的越來越多人會聽我們的歌,讓我們對自己的作品更有一個要負責的心態」


建廷:「我覺得〈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愛你〉這首歌蠻影響到我自己對做音樂的看法。當初大學念的是跟音樂無關的藥學系,總覺得做音樂好像很難,也有點遙不可及,但做完這首歌才發現,或許我們把音樂想得太複雜。沒有華麗的編曲、沒有大器的弦樂,就是單純傳遞想說的,這樣其實也成立,所以就不用畫地自限,先做再說。」


雞丁:「對我來說,最大影響到我音樂創作的還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尤其是各種與身邊的人際互動,常會帶給我心裡的波瀾。這些感受常常都會變成音樂作品的靈感來源。」





非常好奇你們喜歡的音樂類型和風格相同嗎?還是大家有各自喜歡的?


阿哲:「大家好像喜歡的不太一樣,我個人是喜歡J-pop比較多,像是最近非常喜歡YOASOBI這樣的日本流行音樂。」


可沛:「應該不同,我個人喜歡搖滾樂。」


建廷:「四個人應該都不太一樣,我一直都很喜歡民謠又有點詩意的歌,其實就是安溥,不過近期對搖滾越來越感興趣,特別是上次看完 ONE OK ROCK 的現場,超級感動。」


雞丁:「我蠻喜歡的音樂都蠻不一樣的,我最常聽的是華語流行音樂和K-Pop。」





這次「奇異點 Bestrange」巡演的香港站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會帶給歌迷?有預告嗎?


阿哲:「驚喜絕對會有的,敬請期待!」


可沛:「我們有練了幾句廣東話,希望能夠有人聽得懂。」


雞丁:「每一場演出對我們來說都很特別,當然也要準備一些不同的驚喜,這也是我們第一次來到香港演出,所以我們跟大家一樣期待!」





2023 年快要結束了,回想這一年,有什麼要對自己說的?


阿哲:「2023對我本人而言,也是一個奇異點。成為專職音樂人後,生活和以前有著相當大的改變,雖然總是計畫趕不上改變、有著很多新的事物需要去習慣,但持續努力我想一定不會錯的!加油,並且好好堅持!」


可沛:「今年的盧可沛算是有好好生活,好好的為自己活,明年就保持跟今年一樣的努力就好!」


建廷:「真是辛苦我自己了,我很棒。今年做了很多決定,也跑了很多城市,進步很多,再接再厲。」


雞丁:「今年依舊非常值得感恩、感謝,也深刻感受到『越努力、越幸運』這樣的正循環。要繼續好好愛自己、接受自己的各種面向,不一定已經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但至少要在對的方向上。」







最後一個問題,請把這裏當成一個時間錦囊!對於未來一年的團隊和自己有什麼期待呢?


阿哲:「希望明年的自己,可以更用心的觀察這個世界,並把更多的感受寫下來。也希望能照顧好身邊的人。對團隊的期待,當然是期望可以一起站上更大、再更大的舞台!」


可沛:「未來的一年,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更厲害的表演者,然後不也希望能夠不僅在音樂上有突破,在音樂之外的事上也可以有所突破!任何事都好~」


建廷:「總覺得會越來越忙,但忙歸忙,希望還是能更多的感受生活中的大小事,工作之餘,好好生活。」


雞丁:「我希望未來的一年可以挑戰更多有趣的事情、沒有做過的企劃等等,也希望可以繼續到世界各個地方見我們的歌迷(小混蛋們)!」





理想混蛋【奇異點 BESTRANGE】 演唱會 香港場⁠

時間|2023 年 12 月 17 日(日)8PM⁠

地點|旺角麥花臣場館⁠

主辦單位|Daymaker Creatives

協辦單位|光尚娛樂-香港SSU Entertainment HK

音樂夥伴|KKBOX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