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yin_flaneur

地踎詩人 南洋派對 「N.Y.P.D」

融合了多種不同類型搖滾元素的「跨流派( cross-genre )的 hybrid 新聲音」



2018年頭,主音Jon與低音結他手Chau組成南洋派對。就跟大部分樂隊一樣,他們本來只是想要消遣,玩下玩下,有朋友邀請他們公開演出,再過一段時間,他們請來Room307的Allex當Keyboard、Leo當鼓手和Jack當結他手。就這樣,南洋派對以完整的姿態進軍音樂界。前輩袁智聰以「非典型搖滾樂形式」來形容著隊獨立樂隊,並說他們玩的是「跨流派( cross-genre )的 hybrid 新聲音」





2020年3月,南洋派對於Silk Road Sounds廠牌下發布同名專輯,於網上串流平台發表。今年3月,他們終於以黑膠印刷《南洋派對》,並與12月10日九龍灣KITEC舉行《南洋大派對》。當晚暖場包括 Room307 和qqbbyg。



《南洋派對》N.Y.P.D. 南洋派對(2020) — 樂團首張創作專輯



看過現場,才會感受到他們的真正魅力。當晚暖場過後,台面大概有20分鐘靜止了,觀眾開始不耐煩,大叫歌詞「我約得佢,佢就日日遲到」。當時我心想,假如待會兒他們演出得差,這20分鐘就等於樂迷對他們的告別了。等了好一會兒,南洋派對終於出場。鼓手一下一下,以post-punk的步伐開展這場派對。當鼓聲、結他、鍵盤慢慢加入,主音懶洋洋地唱出第一句,我知道剛才的等待絕對值得。





南洋派對的作品不多,但幾乎每首在唱著這座瘋狂城市的生活碎語來。當晚唱《Indie師兄》的時候(本身這是首節奏較慢的歌),主音和觀眾竟然突然舉起手,並以港式演唱會才會出現的姿態,一起左右揮手地唱「你很想X我吧」。能夠把如此不相干的事情混合得這樣自然而有型,應該只有南洋派對才做得到。






題材明確 地踎生活演繹成如夢與可笑的情節



說實話,南洋派對並不是一隊有明顯音樂風格的樂隊(至少暫時還沒有),但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他們每一首歌的歌詞和題材總能夠把地踎生活演繹成如夢與可笑的情節。例如《佳佳》,一句「我完全唔明你啲女人講乜嘢」開始,最後竟然唱到去「我知我同你係兩個世界,但我係真心好撚想同你食,佳佳!」,由不明白到想在一齊,這不就是麻甩佬的浪漫嗎?當晚的另一難忘畫面,全場觀眾跟着主音大喊「狗仔粉」,這本是荒謬的事情。沒有意思的三隻字,在整場演出裡竟然成為了觀眾與樂隊的共同語言,南洋派對為所謂的「大合唱」下了全新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