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1/12

JENNIFER YU 余香凝・

練習邱比特的金箭

「只要有生命,有手有腳,還有心跳,想做的事還是可以做到,人生有很多可能性。」- JENNIFER YU 余香凝

 

言歸她的專業,我們認識余香凝,憑著高䠷的外表、自然的演技,在新演員中突圍而出,更獲《骨妹》入圍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但其實她不只演戲,幾年前更選擇做歌手,唱出代表自己的想法。今年源於一個微電影拍攝與鮑姐合作,主題曲《最好陪伴》其中一句「別要將來,月缺星稀至去感慨」令她憶起婚禮當天的感受,熱淚盈眶。她一直有個願望就是擁抱爸爸,但礙於亞洲文代,總覺得尷尬。「這件事我說了很多年,多謝婚禮的攝影師。因為我每一次與他吃完飯都想與他擁抱,可惜是我害羞,突然與他擁抱,我怕會嚇到他,但是那天結婚的時候,婚禮攝影師就說:「女女抱下爸爸影相吧。」機會終於來了,做了這件事。」我們也很多時候對家人都不敢釋出愛意,傳統文化局限了我們對愛的表達,當愛不能去發放,爭執而來的怨氣反而會累積,這般不健康的觀念確實需要改變。看著她談說父親時眼睛水汪汪的,那份感動實在不言而喻,勇敢去表達自己的情感,對她來說便是成長,長大成人的另一個階段吧。

FASHION

1/8

LATEST POST

Mindly_Journal_17_Saturday.jpg

FEBRUARY 14TH, 2056

MODEL GLORY, FASHION DIRECTOR AND STYLING BY SYAN LEUNG, PHOTOGRAPH BY ERFAN SHEKARRIZ. FEATURING VALENTINO, CHLOE, LOEWE, DOLCE & GABBANA, TOM FORD, SALVATORE FERRAGAMO, COMME DES GARÇONS, SPORTMAX, CHRISTIAN LOUBOUTIN, RENE CAOVILLA, RICHARD QUINN, PORTS 1961, MM6.

Cyberpunk 1.jpg

    數碼龐克─霓虹燈下的夢魘

複製人經常出現在數碼龐克故事中,他們被注入記憶,能累積情感和擁有人性的自覺,與真實人類無異,反觀創造複製人的真實人類則冷酷無情,一心想握有絕對的統治權。銀翼殺手的故事正正是人性的檢視和自我探討。製造複製人的統結者只想保有造物主的角色,對複製人進行追捕,對於未知的事,我們多選擇操控而不是接受,當複製人比真實人類更明白生命的意義,人類還能勝仼統治者的角色嗎?

IMG_1313.jpg

JENNIFER YU 余香凝

很多人都嚮往一個幸福安定的家庭,希望三十歲前能找到一個一生一世的付託終生,也襯年輕時生兒育女,拉近親子的距離。余香凝也不例外,從前戲內戲內經歷過愛情起伏,不少傳媒總愛問她關於愛情和家庭的看法,到今天她的訪問內容不再是空想,她坐在這裡窩心微笑著,抱著肚子懷著小孩,幸福地訴說著家人的故事,洋溢濃濃母愛。現在懷胎的她心態上有什麼轉變,也期望之後成為怎樣的媽媽?

IMG_2971.jpg

談善言 Hedwig Tam & 黃溢濠 Yatho Wong・愛是⋯⋯?

愛像空氣,捉不著摸不到,卻時刻存在,包圍著你,你靠著它才能生存。

愛也像一個森林,有很多種樹類,那份神秘會令人著迷,當中有人會迷失,也有人努力找出路。

HEDWIG 和 YATHO 戲內戲外演譯過很多種愛情,除了甜蜜,不乏有單戀,歇斯底裏的,同性的。愛情觀有雷同時,SOUL MATE有存在嗎?

Screenshot 2021-01-25 at 3.29.17 PM.png

葉惠龍・抽離

剛接觸葉惠龍的作品,第一個感覺就是「範文」,如同教科書裏面的圖像。原因是他的作品都是處於一種「抽離」(Dissociation)的狀態,如同挪去了個人意識,客觀且帶有說明性。「我是喜歡「俗」的,我的作品帶有「俗」。」這番說話簡單直接地解釋了他作品所帶來的魅力,「俗」是帶有通俗性、普及化、並且貼近社會和大眾,是人和文化之間的交流。

4x5_gary_chiu_2901202108450844.jpg

趙浚承 GARY CHIU・夢見再追夢

​「結果係點其實我控制唔到㗎啦,但係我對我對我自己無愧呀,即係我真係盡咗力啦。」趙浚承由男子組合Square出道,組合解散後放棄了歌手夢,成為沒有夢想的鹹魚,一直壓抑著自己對音樂的所有情感,直到幾年後在夢裡再遇見舞台上發光發熱的自己。

VIDEO

FOLLOW OUR MIND:

  • Facebook B&W
  • Instagram B&W
  • YouTube